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幻剑之三世情缘〖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111章: 玉手纤纤雌雄决(二)

《幻剑之三世情缘〖全本已出版〗》

第111章 玉手纤纤雌雄决(二)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这时人群中有了骚动。有些怕事的不敢再色迷心窍了,开始抽身退步;眼中闪过光芒的却反而上前一步,显然都是江湖中人,对四大势力之一的冰雪城及冰雪城的武学极有兴趣。

小晴奇道:“她是弹雪灵指的高手,和她赌大小有什么关系?”

梁小飞苦笑不语。

小晴猛地悟道:“啊,她听得出我骰子里的数字,暗用弹雪灵指做了手脚?你耍赖!”

秋晚袖微笑道:“原来姑娘也是武道中人。不过姑娘这般说就不厚道了。谁看见我做手脚了?只要赌盅没问题,骰子没问题,凭本事掷出来的大小就能做数!”

小晴气得瞪了秋晚袖一眼,又瞪梁小飞道:“你不会什么灵指吗?”

梁小飞道:“冰雪谷的绝学,我又怎么会?”

秋晚袖微笑道:“既如此,我在这里就谢谢妹妹送我这么多银子买衣裳了。改天买了好看的衣裳,必挑一套送与妹妹穿。”

秋晚袖转头跟锦袍男子笑道:“师兄,那么多银子,我可拎不动,师兄帮包了提上楼去吧。”

锦袍男子苦笑,却照办了。

正要走时,小晴忽然道:“且慢!”

秋晚袖道:“妹妹还不服气吗?”

小晴笑道:“我还想再比一次,不然嫁妆就不够了。”

梁小飞道:“咱们没钱了呀!”

小晴道:“岩哥哥那里有哩,我看见娘亲给他的包裹里,塞了好几张银票。不然你以为我偷了他钱,他没向我要回去,却哪来的银子一路开销?”

梁小飞对行止端稳冷静的方岩原有着三分惧意,怎奈敌不过小晴杀人眼神,只得去找方岩。一时回来,手上果多了一千二百两银票。

秋晚袖微露讶色,道:“好个不到黄河心不死的小妹妹!谁要娶了你,不用担心万贯家财用不了。”

小晴却冷笑道:“谁若娶了你,更是倒霉,便是攒了千万家财,也敌不过半夜点来的索命灵指。”

秋晚袖和锦袍青年脸色俱是大变。原来冰雪城的第七代城主为武帝所害,三位儿子为争城主之位,斗了个不亦乐乎。后来老大叶兰舟发了疯,武功被废,而老三叶灵舟居然在睡梦中暴病而死。但江湖隐有传言,说那老三叶灵舟是被老二叶轻舟,也就是现任的冰雪城主在睡梦中以弹雪灵指震断心脉而死。但传言毕竟只是传言而已,无凭无据,谁来管又有谁敢管冰雪城的家务之事?全是装聋作哑,只当不知道。七大尊者却曾见到过那叶灵舟,甚有好感,听得那些传言,不免遗憾,有时论起,却曾被小晴听到。小晴年纪既轻,见秋晚袖狂傲,也毫不避讳加以冷言讥讽。

锦袍青年冷冷道:“姑娘,你小小年纪,说话得积些口德。”

小晴笑道:“彼此彼此。这次就秋姑娘先请吧。我们不比大了,单比小如何?”

秋晚袖道:“好。”

秋晚袖很快开出赌盅,居然是三个一点。群情一片哗然。最小的点子已经开出,这个十多岁的美丽小姑娘,哪里一丝扳局的机会?

小晴冷笑,缓缓转动着赌盅,许久许久。

秋晚袖冷冷看着,眼中闪过讥讽,道:“小姑娘,开不出来吗?”

小晴停止了转动,淡淡笑道:“你猜我开的是几?”

赌盅慢慢揭开,里面居然是四个骰子,却只有二点!

其中一个骰子,被剖成了两半,剖面向上,自然是白板一块,一点俱无。

小晴微笑道:“我赢了吧!秋姑娘给把嫁妆还我了。”

秋晚袖猛地夺过赌盅,细看赌盅上有无裂纹。隔盅震骰和隔盅剖骰,可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如没有相当凌厉的刀剑之气,如何能剖开如此坚硬的骰子?

可赌盅偏偏完好如初。

以弹雪灵指隔盅震骰,本是一种类似隔山打牛的工夫,只有用力得当,指法灵巧,并不十分难做到。而隔盅剖骰,还将骰子剖的如剑划过一般,又是一种什么样的工夫呢?

这时秋晚袖旁那锦袍青年叹道:“姑娘剑术,大约已臻一流了,才能在转到赌盅同时,以指作剑,化气为刀,剖开这骰子了。姑娘,了不得。叶某不才,竟不知天下有姑娘这号人物,实在惭愧!”

小晴笑道:“你犯不着惭愧,我又不是什么名人,你怎会知道呢。把我的银子留下,该干嘛干嘛去吧。我还想再赌一把哩。”

秋晚袖哦了一声,道:“以妹妹的身手和容貌,不出名才是希奇呢。”她取了那锭黄金和一千零五十两银子,送往小晴身边。

距小晴还有数步时,忽然一踉跄,“嗳呀”一声,装着金银的包裹已向小晴摔去,趁小晴慌忙向后闪躲时,手指微屈,一道劲气已向小晴腰间要穴逼去。

小晴武功虽高,却不曾真正与人交过手,这秋晚袖却又是冰雪城屈指可数的高手之一,慌乱之下,竟躲不开去,眼见将被点中,忽见白光一闪,“丁”的一声,一物正在小晴腰前被击碎落下,原来却是一只小小白瓷杯盖儿,挡住了秋晚袖的重重一记暗袭。

小晴逃过一劫,又惊又怒,道:“不怪人家从不说冰雪城好,果然行事恶毒得很。”

秋晚袖以口掩袖,笑道:“姐姐不过跟你开个玩笑,何必当真!”口中如此,一双媚眼,正在四处搜寻出手救了小晴之人。

而她的师兄,却已经踏出一步,望向楼上廊前那正端着白瓷茶杯向下观望的青年。那青年二十二三年纪,容貌甚是端正,却清俊冷冽,微含怒意,一身素色淡青袍子,泯然众人,却掩不去随风浮动若隐若现的一丝忧伤孤寂。

锦袍青年微吸一口气,向着那青年抱拳道:“在下冰雪城叶出尘,未曾请教这位兄台尊姓大名?”

青年轻轻噫叹,道:“叶出尘,冰雪城城主的侄子惊鸿公子?”

围观的众赌徒已悄然散去,十数名没走动的,个个携刀带剑,显然都是江湖中人,听得惊鸿公子名声,都微微动容。

天正教归隐之后,极少履足江湖的冰雪城频频在江湖出现,做出不少大事来,其中风头最劲的,一个是以美丽闻名的是秋晚袖,另一个,则便是以弹雪灵指和冰雪神剑闻名的叶出尘了。自从一年前大败武当教真人天凌的二弟子游超然后,叶出尘更是声名大震,成了青年高手中最拔尖的一个。

但这青袍的青年却未对叶出尘的声名显出太大的兴趣来。他只是将手中的白瓷递到唇边,喝了一口茶,又在手中轻捻片刻,才叹息般道:“我,圆月谷,方岩。”

……本章完结,下一章“ 玉手纤纤雌雄决(三)”↓↓↓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