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幻剑之三世情缘〖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112章: 玉手纤纤雌雄决(三)

《幻剑之三世情缘〖全本已出版〗》

第112章 玉手纤纤雌雄决(三)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原本微微动容的江湖人都不由站起来。

冰雪城远在漠外,声名原不甚好,无论如何也比不上数次改变江湖运数的圆月谷,神秘而如雪山般高洁的圆月谷。何况这青年不但是圆月谷弟子,还是圆月谷北极的弟子,月神的师侄。击败了宇文天伤和乾坤双魔的北极,击败了皇甫青云的月神!

秋晚袖面色顿时苍白,叶出尘也惊叫了出来:“妙剑方岩?”

方岩看着众人的崇敬或惊羡的目光,不觉有种穿透世事的悲伤和疲倦,忽然明白了尊贵如月神的神情中,为何总有些疲倦和落寞。也许是因为众人的追捧,更容易反衬出内心的孤寂吧。所以他没有接叶出尘的话,只是懒懒道:“小晴,你也该回房去了吧。”

小晴笑道:“我今天又赢了许多,要走的话,得问问那些输钱的朋友肯不肯罢手。”

方岩环扫了客栈众人一眼,淡淡问道:“还有不愿罢手,要和我师妹赌胜的人吗?”

连原先带了刀剑站在原地未动的人都开始往后退了。只怕退慢了一步,显出是站在众人之前,存心找圆月谷岔子似的。

方岩微笑道:“看到没有?没人愿和你赌了,小晴,快回房去。还有你,小飞,别在下面乱晃。”

梁小飞应了一声,拉了小晴正要过去,只听得叶出尘喝道:“慢!”

梁小飞驻足看他,却听他道:“我倒不想和这位姑娘赌斗,只想和方公子切磋一下赌艺。”

方岩道:“哦,我不赌。”

叶出尘冷笑道:“你不敢吗?身为圆月谷的嫡传弟子,你竟不敢应战么?”

方岩微笑道:“是的,你可以告诉你见到的每一个人,妙剑方岩,不敢应叶出尘的赌约。我是绝不会否认的。”

小晴和梁小飞已走到方岩身边。小晴怒道:“岩哥哥,这人开始看起来还像个好人,原来却这等坏,想着法子在挤兑你哩。你不应他的赌约,不是堕了圆月谷的威名?”

方岩轻轻挥了挥衣袖,道:“圆月谷的威名,并不是靠赌建立起来,也不是靠赌来保全的。”

他头也不回,转身往自己房中踱去。他的青袍虽是陈旧,但肩背却挺得笔直。

小晴怔忡半天,恍然大悟道:“哦,原来岩哥哥不是不敢。”她回头向叶出尘二人娇媚一笑,追向方岩。

她的话只说了一半。方岩不是不敢,而是不屑,他似谦实傲,绵里藏针,竟叫出口相逼的叶出尘无法回答,又仿佛在告诉所有人,圆月谷的弟子,若轻易应了一场普通的赌约,才是失了自己身份的事。

梁小飞双手一击,激动道:“嗨,我师父怎么没告诉我,方大哥这般有个性!帅呆了!”

他却不知圆月谷数年静修磨砺,和月神的言传身教,方岩气度武功,均非当年可比,早已不是齐若飞当年遇到的那个质朴少年了。

只有惊诧的叶出尘、秋晚袖师兄妹,愕然当场。

次日,方岩暗遣梁小飞出去打听,果听得燕州城里已是满城风雨,都知道了圆月谷嫡传弟子方岩带了圆月谷弟子住在了云来客栈,冰雪城的大美人和大剑客亦在客栈,双方还起了冲突,亲见的人极多,描述起来绘声绘影,差点没说成两大门派之间的一场大战。

同时客栈的房价也突然调高了数倍,因为太多的江湖人这日已到了燕州,且一定要住到云来客栈里。结果除了圆月谷和冰雪城弟子所在的房间,所有的房间都涨了价。

小晴听说,大是惊讶,笑道:“果然无奸不商。”又道:“等我呆会儿有空,一定去找这里的老板,务要问问,可不可以分我们几分红利?”

方岩道:“小晴别闹了。我们还是收拾收拾,明天就去刀神门吧。已到燕州,却在此地盘留不走,刀神门知道,必觉得我们太过失礼,不给刀神面子了。”

小晴道:“罢了,那等明日吃了午饭,我们就去刀神门吧。听说燕山顶这些日子还有许多的雪,山脚却花开正好,正可以赏赏这奇景。”

小晴正筹划之际,听得有人在外问道:“方岩方少侠住在这间房吗?”

方岩听这声音甚是熟悉,一时竟想不起是谁来,正迟疑际,已听见云英在外泣道:“姨父!田伯伯!”

方岩忙将门拉开,果然是林如龙和田笑风正在门外,与云英执手相对,泪眼迷蒙。林如龙头发已经苍白,背也微微弯曲,显然老了许多,不复当年英姿;田笑风却未曾有多少变化,一见方岩迎出,便笑道:“方少侠,别来无恙?”

方岩忙上前见礼,依旧如以前一般称田笑风为前辈,林如龙为总镖头,恭恭敬敬迎入房内,云英捧了茶,亲手奉上。

林如龙叹道:“我早不是总镖头啦。年纪也大了,只要守在家里,日日能伴着我的小孙子,便心满意足了。”

方岩早知他在林夫人、林小凤以及众弟子身故后十分孤凄,将青州的镖局关了,携了仅余的弟子陈越,到洛阳儿子的镖局去住着,以含饴弄孙为乐,其实也是在打发寂寞时光,不愿一直耽溺在失去至亲的痛苦之中。

可从他短短数年额上多出的皱纹来看,他还是在思念着妻子和小凤,思念着当初镖局与众徒相处时的欢yu与满足。

可终究,万般俱成空,惟有纸钱灰晚风送。

尽蜀鹃啼血烟树中,唤不回一场**。

数年前的悲欢,早如刀刻般深深镌入他的脑海,驱之不去。正如方岩竭力不去触碰与小嫣和北极相关的任何记忆,却还是每每半夜惊醒,汗湿重衣。

那种阴影,如相思一般刻骨缠绕,剪不断,理则乱。缺影疏桐,何处找那一点归鸿!春事已空。

林如龙定定神,细看云英,更是肤白眸明,气质清雅了,行动之际悄无声息,点尘不沾,自是武功也大有进展。但仍留着头,保持着少女的装束,知道并未能如小凤所愿与方岩结为夫妻,不由心中暗叹,细问他们别后情状。

方岩虽素来寡言少语,但林如龙看着他长大,又是至亲叔伯,向来多方照拂,就不能不一一作答,又询林如龙何以重出江湖,到这极北之地来。

林如龙叹道:“我就想着,刀神寿诞,你想必会来,云英亦可能会来,所以来碰碰运气,看能不能瞧着你们。”

方岩感动,垂下了眼眸。而云英已叫了声“姨父”,跪伏在林如龙膝上嘤嘤而泣。

田笑风笑道:“对了,我们来了这么久,怎不将这两位小朋友介绍给我们?”

梁小飞、小晴见他们叙话,只在一旁悄悄看着。见田笑风发话,梁小飞忙上前见礼道:“晚辈梁小飞,家师布衣赌侠。”

田笑风道:“哦,令师与我,许多年前也有过一面之缘。”他又看向了小晴,然后奇怪地“啊”了一声。

小晴伸手来拉了拉他的胡子,笑道:“我长得很美是吧!爷爷你年纪这般大了,也给我迷到了吗?”

田笑风苦笑道:“姑娘是很美,跟我以前遇到的一个小姑娘一般的美。”

方岩便知他说的是谁,勉强笑道:“她叫小晴,舒景晴。”

……本章完结,下一章“ 谁家故人风波定(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