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幻剑之三世情缘〖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116章: 燕山未静归梦远(一)

《幻剑之三世情缘〖全本已出版〗》

第116章 燕山未静归梦远(一)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黑衣女子悠悠道:“你在做一件让我不高兴的事。”

雪白的男人淡淡道:“你并不喜欢圆月谷的人。”

黑衣女子道:“可是,你不能伤害那个孩子。他是他唯一的弟子。”

雪白的男人仍是淡淡的:“你可以把他带到地狱,让他一直伴着你。”

他忽然抬头,笑了一笑,嘴唇漾起一抹淡红,才让人感觉到一丝人气。他道:“其实他已经不是孩子了。在他这个年龄,你们早就在一起,还有了属于你们的孩子。”

黑衣女子冷笑道:“可他的心底,还有着纯真,所以,他还是我们当年的那个小岩。”

雪白的男人沉默良久,才道:“其实,你对他爱惜有加,只为他和元儿,已经是北极留给你的最后的亲人了。”

黑衣女子狂笑道:“我知道你想什么。你又想刺激我,千方百计告诉我北极已经死了。我告诉你,我不会相信。我的北极,我的星,不会死。——便是死了,他的灵魂也必得回到我的身边。”

她笑得眼泪都出来了,眉宇之间撒落的仍是不羁不屑。

而雪白的男人只是持着自己冷冷的笛子,看着她,雪白的眸光渐渐闪动一丝感情。

那感情,竟然,是怜悯。

然后,是一声无奈的悲叹。

黑衣女子忽然愤怒。一种苦苦掩饰的心事,一旦被曝于烈日之下的羞恨。

她仰起头,握紧了腰间的刀。刀柄镶的珠宝,已经褪了颜色,但檀木的刀柄却被汗水渍出了金属一样的光泽。

“弦冰,你听着,如果你再敢对这孩子下手,我不会对你客气。”

雪白的男人叹道:“你会保护他,就像保护你的北极。”

黑衣女子脸色煞白,眼中射出了凌利的光华,痛,怒,恨,伤,诸般情感交替,天地之间,仿佛都变作了这叫作弦冰的男人一般的雪白之色。

弦冰看着黑衣女子把刀柄握得越来越紧,低头叹息一声,拔身站起,抖落白衣上那几乎那不出来的雪花,瞑目捻指,低低念诀。眨眼之间,弦冰周围涌上一层黑雾,黑雾极浓,但片刻即散。

等黑雾散开之际,雪白的男人已经不见了。

只有凌乱撒落的几星积雪,明白地证明,那个叫弦冰的雪白男人,并非虚幻人影,海市蜃楼。

黑衣女子不觉收敛了不屑之意,凄凉一笑,纵身飞起,跃离山头。

落脚之处,踏雪无痕。

只有偶尔几滴微小的积雪凹陷,形如水滴。

却是那黑衣女子,几滴热泪,滴在那积雪之上,无声溶化。

方岩等至夜方到刀神门。这时比他们晚上山的江湖豪杰都已经到了。

门下弟子听得说是圆月谷弟子前来贺寿,飞跑进去通报。

不一时,许多弟子簇拥着二人前来,一个是面目很清逸的中年男子,另一位则年轻许多,而且面如冠玉,十分俊美。

方岩来前曾特地查过刀神门主要成员资料,知刀神素来不问事,早把门主之位传了他的四大弟子,所有事务俱由他的四大弟子打理。这二人便分别是刀神的二弟子柳清尘和四弟子花如雪,立即上前见礼。若算起辈份,这二人要高出方岩一辈,所以方岩以前辈之礼相见。

二人久闻方岩是北极弟子,自是不肯怠慢。田笑风、林如龙虽是一方大豪,与圆月谷的嫡传弟子相比起来,却算不得什么了,反是沾了方岩的光,才能得到刀神弟子的亲自招待。

但入厅落座排上晚宴之后,花如雪还是忍不住笑问道:“我们下午便听得飞鸽传书,说道是圆月谷的妙剑公子要来,预备着申时就该到了,怎知到这会儿才接着人。……下面说,他们专派了一名弟子送你们来,又都换了马。”

方岩面色沉了一沉,道:“我们来的路上,遇到了暗算。”

花如雪惊讶道:“暗算?暗算你们?”

放眼天下,敢暗算圆月谷弟子的人,实在是不多。

更何况,圆月谷弟子的身手,岂会寻常?即便一普通剑使,亦可行走江湖游刃有余,更别说是北极弟子了。

方岩也知此事大有蹊跷,但自认问心无愧,遂也不隐瞒,将事情经过托盘而出。

柳清尘和花如雪细细听了,相视数眼,显有惊疑之色。

柳清尘小心翼翼道:“方公子意思是,你们一行数人,被一丝隐隐约约的笛声,迷惑得失去心智,险些自己跳崖而死?”

田笑风忙道:“此事乃老朽亲历,绝无虚假。如能到崖下细细寻访,必可见得蛛丝马迹。”

方岩淡然道:“如非在下亲历,换了是别人告诉我,我一定认为对方在撒谎。”

方岩如此一说,柳清尘、花如雪反不好说什么。花如雪强笑道:“北极的弟子,自然一言九鼎,说一是一了。我们绝无疑意,方公子莫要多心。”

柳清尘却微噫道:“圆月谷出了如月神、北极那样的绝世高手,也够笑傲江湖了。只可惜北极屡遭事端,竟无法襄助月神谷主。”他的话语虽是客气,但言下之意,分明暗讽圆月谷在北极之后,再无能人了。

林如龙、田笑风是外人,不好说甚。方岩只作不解,端起了酒杯,慢慢品着。

小晴却是愠怒,待要说上几句,忽见云英轻轻握住她手,使了一个眼色,只得忍住不说话,却也重重哼了一声。

此时她是男装打扮,又刻意遮掩了俊秀的面容,看来倒像个随在方岩后的小厮,因此柳清尘、花如雪并不曾将她放在眼里。虽听说方岩在燕州时身畔有个美人儿,曾与秋晚袖对上,此时见着云英,虽无十分容貌,但气质超逸,自有一股出尘之气,料那美人指的必是云英,再不曾疑心那美人儿会另有其人。

此时方岩受了暗辱,云英因素不喝酒,遂轻啜了一口清茶,慢悠悠道:“这倒是好茶。入口虽是不奇,可细细品鉴,幽香暗渡,回味悠长,倒是不可小觑。”

花如雪心中一惊,忙道:“天色已经甚晚,我们已叫了将清心院打扫出来,专供圆月谷、天水宫、冰雪城弟子居住。田大侠,林大侠,你们是否和他们住一块儿?”

他先说了清心院是给三大门派弟子住的,再才去问田笑风、林如龙,显然有意将二人另作安排了。至于梁小飞,衣着甚是朴素,又老早就与方岩等一路同行,故而刀神门已将他和小晴一起,认作是跟随方岩的圆月谷弟子了,不曾提过异议。

-------------------------------------

本书已参加2008武侠大赛,皎希望喜欢本书的亲们能支持皎。

支持办法:打开书页,在内容提要的方框右下方,可以看到以下标志:

点击阅读|推荐投票|放入藏书架|查看407条评论

1、点击“推荐投票”,如果是普通读者,可以投一票,如果是VIP读者,可以投三到十五票不等,可以投到提示再投票需要花费红袖币为止(看到这个提示不能再投,再投会扣两毛钱滴!)每隔二十四小时可以投一次。

2、点击“放入藏书架”,收藏本书。

3、点击“查看XXX条评论”,进入书评区对本书就进评论。评论条数不作限制,可以发多条评论。

皎多谢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燕山未静归梦远(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