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幻剑之三世情缘〖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14章: 夜吟谁把天心解(三)

《幻剑之三世情缘〖全本已出版〗》

第14章 夜吟谁把天心解(三)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司马风仪并未全然处于下风,却不想再斗下去了。

他长啸一声,连劈数十掌阴寒之气,逼得方岩不得不连退十数步避其锋芒。

这一瞬间功夫,司马风仪已引身而起,飘身出了酒店大门!

司马风仪退走了!

歌吟声这时也停了下来,方岩持剑一时竟如在梦中。

“大哥!”他忍不住叫道。

众人不明白他没头没脑叫的是谁,但他相信舒望星一定知道自己在叫他。

周围却没有了那一丝舒望星的声音,更没有回答,只有绵长悠扬的歌吟余韵,似还在梁间缭绕。

方岩已非当年幼稚不解事的小小少年了,他心中明白,像舒望星那样的身手,若舒望星自己不出现,只怕方岩是永远无法找到他的。所以这一次,他并未像上次发现枕边剑谱时那般发疯了般出去寻找,但未见舒望星出现,心中还是由不住一阵失落。

这时门外忽然传来一声惨叫,赫然是司马风仪的声音!

这声音,仿佛是突然受到重击后发出的,且只及发出了一半,便顿住了。

众人还未从这场剧斗中清醒过来,又闻此惨叫,不由相顾愕然。

方岩定定神,奔出门去查看。

众人醒悟过来,紧随着出了大门。

离如意居不远的地方,黑黢黢掉了两样东西。

一样是司马风仪的下半身。

另一样是司马风仪的上半身。

二者竟隔了十数步远。

二者之间,是白花花的肠子,血肉模糊的内脏,和犹在不断涌出的鲜血。

云英只看了一眼,便昏了过去。

林小凤也瞄了一眼,立刻蹲在一旁呕吐。

方岩脸色自然也不好,却也强自慑定心神看了数眼。

显然,司马风仪走到这里时遇到了伏击,被一把极快的刀一斩两断。

因为司马风仪走势甚急甚快,偏生遇上了一把极快的刀,所以司马风仪下半身被砍下不能再走动,上半身还往外冲出了十数步方才倒下,而内脏,便尽数洒在这十数步中间了。

刚才也有镖师被那随着司马风仪的小厮一刀砍死,死的时候却还勉强算是个全尸,谁想片刻之后,方才还不可一世的司马堂主竟落着个如此可怕的惨死!相对而言,方才那镖师死得还算是幸福了。

跟随司马风仪的那小厮早已不见了。也许这人识趣得多,一听得舒望星的声音,便知绝不是对手,悄悄走了,众人都为场中那场激烈的打斗和那悲怆的声音所吸引,谁也没有注意到。

但是谁杀死了司马风仪呢?

有人猜是方才歌吟的那男子。

众人都感觉到那歌吟声那动人心魄的力量,也看得出那歌吟对这场战局的影响。

但方岩立刻道:“不是他。”

他不能容忍有人误会伤害到舒望星。

众人便知他跟这歌吟的男子必是相熟的了,甚至猜到这人必和方岩一身绝学有关,不敢再乱说。

但方岩也知道这事跟舒望星有关系。

他见过这样残忍的刀法。虽然当时那些人不是被一刀两断。

三年之前,小蝶——谢飞蝶不就是用极残忍的刀法杀死了那些劫镖盗贼,吓昏了当年的自己?

舒望星虽未现身,却显然已来了,谢飞蝶怎会不来?

只不知这司马风仪是怎么惹火了这姑奶奶,竟被这般砍死!

可也许谢飞蝶做事,根本不需要理由。

方岩仿佛又看见舒望星用责怪却无奈的眼神看着谢飞蝶。

他不禁苦笑。

抬眼看天,月正明。

清辉素影,轻霜如梦。

北极,舒望星,你在哪里呢?

回到镖局,林如龙见到三名得意弟子都受了伤,大是诧异,忙叫人来问明缘由。

当得知方岩已可与天正教堂主级的人物匹敌时大为惊诧,对那神秘的男子和马风仪被杀之事更是摸不着头脑,但知道从此必和天正教结下深仇了,一时大为头痛,皱眉不语。

林小凤却嘻嘻笑道:“怕什么?方岩的师父本领大得很,有他保护我们,才不会有事呢!”

林如龙一呆道:“岩儿的师父?”

方岩本有些神不守舍,待听得林小凤的话,也张大了嘴巴,道:“我哪里来的师父!”

林小凤背着双手道:“你不会告诉我你不认识那个吟诗的男子吧!我是不如你本领大,剑法高,可也看得出,他是在吟诗时教你用剑的诀窍,……好像还在借机打击司马风仪!所以你开始根本打不过那司马风仪,可后来司马风仪却反而好似打不过你了一般。我不懂其中的门道,可我们也不是傻子。难道说这男子是无缘无故出现的?还那么巧,能借吟诗指点你功夫?嘿,岩哥哥,还不老实说,这人是不是你师父?他是不是一直暗中保护你?”

方岩苦笑,道:“也算是你猜对了一半,他的确是授我武艺之人,却从未曾收过我为徒。我若说我已两年未见到他,不知道你们可肯相信?今日他突然出现,也是我意料之外。”

林小凤撅着嘴巴还待再说,云英已插口道:“我相信。”

原来她早已醒了,只是面色还很是苍白。

林如龙看向云英。

云英道:“司马风仪离开之后,岩哥哥曾叫了声大哥,如果我不曾猜错,岩哥哥叫他的师父——就是授艺之人叫做大哥吧。后来我们回来,岩哥哥还在外面四处转悠,分明是在找人,当然便是找他的大哥了,如果岩哥哥随时能找到他,何必还苦苦找他?”

林如龙思索道:“那么,如果我们镖局有事,岩儿这位大哥,会不会出手相助?”

方岩低头细想,突然出现的剑谱,危急之际的及时相援,无处不证明了舒望星分明就在青州,甚至常常会来看看自己,所以才能知道自己有险。若依他本来个性,自是温善侠义。但舒望星和谢飞蝶好容易才能在一起,要他公然露面却是不可能;便是他暗中出手,也必顾虑别人看出自己身手。说不准,这司马风仪便是因为猜出了些舒望星的背景才会遭了谢飞蝶毒手呢。想到这里,他叹息道:“我实在不知。不过,只怕,他未必肯出手。”

林如龙明知他必有隐情未曾讲明,也不好向下追问,只叹道:“只怕咱们振远镖局好日子到头了。”

林小凤道:“这天正教,真的会一怒灭了我们振远镖局么?”

云英愁道:“姨父,咱们要不要避一避?从这司马风仪的身手来看,咱们这里的镖师,只怕除了岩哥和您之外,无人能是其敌手。”

林小凤道:“不然我们就到幽州、洛阳找哥哥们去。”

林如龙摇摇头,道:“傻孩子!幽州、洛阳就没有天正教势力么?”

方岩道:“现在看来只能先联合青州几位身手高明的武林同道,看看他们可肯出手相助了。”

林如龙紧皱了眉,细把青州高手一一分析道:“长风镖局的韩威、振威镖局的黄业武大概是没问题的。我白天便去和他们通了气,他们随即给了回话,说明天便来商议。神风山庄的田大侠,执青州武林之牛耳,我们一向对其礼敬有加,他对岩儿也素来另眼相待,现在我们有难向他相求,想来必也不会拒绝,明天一早我便亲自带上礼物去拜访他。青州双侠萍踪无定,只好托人慢慢找了。南宫家家主南宫笛的弟弟南宫箫,当年倒是与我同过患难的好友,谁知梵天宫一战,竟然英年早夭,南宫笛性情古怪,我跟南宫家来往就不多了。这时有事去求他,只怕未必会理睬我们。”

林小凤眨巴着大眼睛道:“传说南宫大小姐南宫踏雪是峨嵋山寂心师太的得意弟子,长得美丽非凡,同在青州,我居然还未看见过呢。”

云英道:“我却听说这南宫大小姐很是骄傲呢。”

林如龙笑道:“这女孩子出身名门,武功又高,容貌又美,捧得人自然就多,骄傲自是难免的。”

林小凤嘟着小嘴道:“什么武功又高,容貌又美?我看应该是容貌又美,武功又高!人家必定是看她长得美才夸她武功高来着。”

林如龙苦笑道:“你这孩子!可不是吃不着说葡萄酸么?自己不好好练功,就见不得人家本领大了,务要说人家仗的是容貌。得了,且不提,你们一定也闹得乏了,先去睡吧。岩儿,你明早辛苦一趟吧,和我一起去拜访田大侠。我几次见到他,他都对你赞不绝口呢。”

众人一时退了,各去安歇不提。

-------------------

注:1.北极的歌吟为先秦《楚辞》之《九思》;

2.天泪剑法剑招出处:

“汝坟哭父”:北宋梅尧臣《汝坟贫女》“汝坟贫家女,行哭音凄怆。”

“君王烛心”:晚唐聂夷中《咏田家》“我愿君王心,化作光明烛。不照绮罗筵,只照逃亡屋。”

“宣城织毯”:唐白居易《红线毯》“宣城太守知不知?一丈毯,千两丝!地不知寒人要暖,少夺人衣做地衣”

“帝都牡丹”:唐白居易《买花》“帝城春欲暮,喧喧车马度。共道牡丹时,相随买花去。……一丛深色花,十户中人赋。”

……本章完结,下一章“ 青州定盟独驮峰(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