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幻剑之三世情缘〖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17章: 青州定盟独驮峰(三)

《幻剑之三世情缘〖全本已出版〗》

第17章 青州定盟独驮峰(三)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田远志却摸了摸鼻子,有些酸溜溜地嘀咕道:“什么好友,只怕便是那些自诩风流,拜倒在令姐脚下的裙下之臣吧。这些养尊处优的所谓名家弟子,手中宝剑恐怕早已成了吓小孩子的玩具了吧。”

话犹未完,已闻田笑风一声断喝,道:“你以为你很成么,学了二十年的神风掌追风剑,才有了几成火侯?拈酸吃醋的本事倒是很长进!”

众人便知这田远志八成也是中意南宫踏雪了,方岩心中不禁有点好奇,这南宫踏雪究竟是怎样的绝色,竟会叫那么多的男子为她如痴如醉呢?

林如龙道:“如此说来,金无荐不久便会到青州来,与南宫家为难?”

南宫寻春苦笑道:“若非如此,我又怎会来到田大侠处求援?”

田笑风道:“兹事体大,我自然不能置身事外,只不知令尊意见如何?”南宫寻春虽是南宫家年轻辈中最出众的一个,到底不是南宫家现时的主人。以南宫笛的古怪脾气,田笑风不请自来帮忙,只怕会落个吃力不讨好的结果。

南宫寻春道:“家父性情虽是不好,对姐姐却是爱惜得很,本待亲自来请田大侠的,又恐金无荐突然来袭,故而不敢离府。家父还曾讲,若能请得林如龙大侠和青州双侠等各位,那更是好。”

他说这话,自然也是请了林如龙和青州双侠了。

林如龙和青州双侠早已不得不与天正教为正面为敌了,闻言齐诺道:“承蒙南宫大侠看得起,敢不从命!”

林如龙道:“长风镖局与振威镖局已与我相约联手对抗天正教,约好今日在我们镖局中细谈,这会只怕已在我们镖局中了,我便将他们也约了,以田大侠为首,建起个联盟来,共商大计,共同进退,如何?”

田笑风也不推辞,道:“好!我们便各自准备一下,近日各带高手进驻南宫府!”

南宫寻春道:“好,那南宫寻春回去扫榻以待!”

商谈间,不觉早已过了午时,下人备了午餐来请,若依南宫寻春,恨不能立时就回南宫府中,生怕天正教随时来袭;林如龙也想着黄业武、韩威此刻怕已到了振远镖局,也急着回去与他们联络,但田笑风怎肯叫他们饿着肚子回去?硬将他们留下用了午餐。

午餐很是丰盛,尤其山中野味,都是就地取材,风味绝佳,可惜各人都满怀心思,哪有心思细细品味?

只除了神偷空空儿,方才大家讨论大计时默不作声,吃饭之际却如风卷残云,吃得津津有味。但田笑风和邓玉清似早已司空见惯,也不以为怪。

别了田笑风,林如龙心头似轻松了点,一路与方岩谈谈说说,很快回到青阳城中,振远镖局四个金光闪闪的大字已然在望。

这时后面忽然传来阵阵马蹄之声,甚是急促,很快赶到了已勒缰缓行的林如龙、方岩身边。

二人回头看去,只见那匹黑鬃黑尾的枣红马儿上卧着一身形极娇小的蓝衣女子,紧贴马鞍,竟似失去知觉一般。等到了镖局门口时,那马儿忽然人立而起,扬声长嘶,似在求救一般。那女子被这一颠,从马背上滚了下来,眼看便要掉在地上,忽一人飞掠而至,托住了她,轻轻抱住。

这人正是方岩,他的眼中正充满迷惑。

当他见到这小小的身形往下掉落时,心中忽然没来由的一痛,几乎想都不想飞身下来托住了她,连他自己都没想到自己能有这么好的轻功,这么快的速度。

然后他一低头,才发现这年纪极轻的少女,才不过十四五岁模样,简直还是个孩子,生得极好,肌肤虽是苍白,却如冰雪般晶莹剔透,唇边并无丝毫血色,但轮廓秀美可爱,瑶鼻秀挺,也如白玉雕就一般。睫毛却微微颤动,似在忍耐甚么难忍的痛苦一般。

方岩正看得微怔之际,那睫毛却如蝶翼般轻轻一扇,星眸已然半启,看了方岩一眼,竟像遇见甚么熟人一般,居然微微一笑,面颊上露出了一对极好看的梨涡。

方岩只觉头有些晕,忙晃了晃头,再低头看时,这少女却已昏了过去,那马儿却又嘶叫起来,用头推扯方岩,似赶着他要他救人一般。

这时林如龙也赶了过来,匆匆下马,道:“是什么人?”

方岩自是不知,抱着少女发呆。

少女无力垂着头,衣带随风轻飘,若不是方岩抱住,似乎连风都可以吹走一般。

林如龙道:“还是快救人吧。”

客房中,林如龙把着蓝衣少女的脉搏,久久不语。

方岩心头却说不出的慌。

他自己也不明白自己在慌些什么。

不就是个生得好些的小姑娘么?

却分明素未谋面,素不相识。

可为何他偏偏觉得这女孩子说不出的面善?

而且这女孩望向他的一眼,也似乎极为熟稔,熟稔得叫他心慌意乱,不知如何是好。

“她,到底怎么了?”方岩终于还是忍不住问。

林如龙纳闷道:“这女孩子脉象混乱,真气四散郁结,筋络不通,分明是练某种高深的武功走火入魔。可瞧这女孩子,顶多十五六岁,能有多深内力,居然会练那样的武功?而且看模样应该与人交过手,还受了内伤。又是谁那么心狠,对这么个小女孩儿下手?”

“那现在怎么办呢?”

“走火入魔找医生只怕是没什么用的。我试着用内力打通的筋脉试试。不过这女孩的内力好像自成一家,一般的疗伤方法,只怕未必有效。”

林如龙将那少女扶起,盘膝坐下,暗运内力意欲打通她那为真气堵塞混乱的筋脉。

谁知内力到处,少女脉络之中,竟隐隐有股力道,反弹而出,震得林如龙掌间好生疼痛。林如龙一怔,再度相试,那股力道更是汹涌,分明极为排斥。

方岩看出不对劲来,问道:“不成么?”

林如龙摇摇头,道:“她的内力可能与我截然不同,所以蕴含在筋脉中的真气对我的真气极是抗拒。由这种抗拒程度来看,她所修习的武功,必然非常特殊,要求真气要和她自己所修习的一样纯正,非常排斥其他门派内力。看来这女子绝非常人,只怕也绝非一般人所能救的了。”

方岩目注那蓝衣少女,只见她昏迷之中犹自紧皱秀眉,稚气未脱的苍白面容分明有痛苦之色,心中好生怜惜。但想及林如龙内力远胜自己,还无法救她,何况自己?

林如龙并未放弃,又找了好几个有救伤经验的老镖师来,依然毫无头绪。但凡见过这少女的人无不对这少女容貌之美啧啧称叹。昏迷之际,看来都能如此乖巧美丽,何况清醒之际,不知是何等的倾国倾城呢!

林小凤、云英同是女子,容貌也是上佳,见了这少女也是自愧不如远甚,又见少女病得好生可怜模样,便亲来照顾。但到得晚间,方岩再次来看这少女时,小姑娘面色已由苍白转为艳红之色,原来已发起高烧来。

……本章完结,下一章“ 国色嫣然顾君笑(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