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幻剑之三世情缘〖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23章: 似曾相识伊人来(三)

《幻剑之三世情缘〖全本已出版〗》

第23章 似曾相识伊人来(三)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同时不见的,还有云英给她新做的几套衣裳和紫骝马。

方岩找了一圈未见,独站在镖局门口,紧撰着小嫣送他的龙凤碧玉佩,竟有些失魂落魄的模样。

云英远远瞧着他,幽幽叹了口气。

林小凤道:“小嫣不会出什么事吧?”

云英道:“应该不会,她便不是妖精,也不是平常女孩,没听姨父提过么?这女孩的内力自成一家,而且似已有相当火候了。”她低头叹了口气,道:“只不过,她天生便是一副娇娇弱弱的模样,我见犹怜,更别说岩哥哥了。”

林小凤也不语了,仰首看天。

天际流云飘过,丝丝缕缕,团团絮絮,扯不断,理不清。

流云的阴影也投在了城外通往青阳山的官道上,照在骑在紫骝马的红衣少女身上。

小嫣已换了一身云英替她做的新衣裳,披了大红羽纱的大氅,用红纱蒙了面,露出翦水双瞳,幽幽看着远方,马儿未见主人召唤,懒懒地信步踱着。

远方,田笑风领了四名最得意的弟子和田远志,疾驰而来。

远远,他们看到了一个好生忧伤的娇小身形,低徊顾影,便夺尽了天地神采,即便蒙着面,也别有一番惹人怜爱的情怀。

几人竟不自觉地放慢了马匹,生怕马儿一时失蹄,冲撞了她;又恐掀起漫天的飞尘来,污了她的衣裳,脏了她的罗裙。

年轻人更是不由在想:天底下竟有这般女子,会有这般如仙的风韵。一时恨不得想那风儿再大些,吹开她的面纱,好看看那隐藏的容貌,是否也如这身形气韵般,让人怜惜,让人疼爱。

六人六马缓缓从小嫣身旁驰过,几名年轻人还是忍不住又回头看。

小嫣目注他们,眼看他们驰过自己,忽然说道:“是田笑风田大侠么?”

她的声音不高,柔柔美美,如天边高高飘过的云,随时会给风吹散。

可一行六人,偏偏每个人都听见了她的话语,每个人都勒住了马,每个人都扭过头来看她,目光,都是从未有过的温和。

小嫣缓缓驱马向前,田笑风忙回马迎上前,柔声道:“姑娘有事?”

小嫣微微一点头,叹道:“师父让我来找师兄,可是,我找到振远镖局,那里一个人也没有了。我找不到我师兄。”

田笑风声音更柔,道:“令师兄是振远镖局的?镖局主人林如龙跟我倒是素识。只不知令师兄是何人?”

小嫣欢声道:“我原是听师兄提过,田大侠英雄盖世,侠义无双,神风掌、追风剑,叫青州恶人闻声丧胆,闻名江湖,跟林大侠又是好友,有事找他准能行。方才见大侠气度,宛然如师兄说的一般,冒昧相唤,竟让我蒙对了。”

田笑风成名既久,溜须拍马之徒也不知见识了多少,比小嫣更能说会道的也是不计其数,可听来总不如小嫣那喜悦甜美的声音来得动听悦耳。

田远志忍不住搭讪:“姑娘,你师兄是振远镖局的哪一位英雄?”

小嫣笑笑道:“我师兄是方岩。”那笑容虽则隐在面纱里,但那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笑容轮廓已极是动人。

“妙剑方岩?”几个年轻人都不由有点妒忌,方岩至强不过是个镖师而已,竟会有如此不凡的师妹。

“他的确是振远镖局的人,不在振远镖局么?”

小嫣好生委屈的模样,道:“我刚刚已说啦,那个镖局,一个人都没有。我还到内院查看了,连狗呀、马呀都找不到一只。”

田笑风略一思索,已明其理,林如龙一向行事小心稳重,必已将镖局中人尽行转移到别处去,自己到南宫府相助,这样,便是失败,也不至牵连家人子弟。方岩多半也跟着林如龙去了南宫府,他虽年轻,却是振远镖局身手最高明的镖师,林如龙极是倚重。他的流云剑法,田笑风曾亲眼见过,便是自己的几名亲传弟子也未必是对手,且以自己的江湖阅历,竟是看不出一点他的师门来历。但观其剑意,飘逸出尘,隐然正道,显然师门绝非邪门外道,多半是某位隐逸高人,因此格外青眼相加。至于方岩何时多了个这般出尘的师妹,却是半点不知晓。大敌当前,小嫣虽怎么看也不像是天正教或其他有敌意的人,也不敢便告诉她方岩行踪。

田笑风遂问:“不知姑娘怎么称呼?师承何人?”

小嫣道:“我叫小嫣。我的师门我可不好说。师父会骂的。师兄也不敢说呢。”

田笑风也知如是方岩师妹,必也不肯说出师承,当下笑了一笑,道:“方少侠剑术超群,流云剑法很是不凡,不知道可有缘见小嫣姑娘施展一番?”

几名弟子便知田笑风对她身份尚有疑虑,心里都不禁嘀咕,这么天真可爱的一个女孩,会撒谎么?

小嫣倒不在意,笑了笑道:“请哪位少侠指教呢?”

田远志为田笑风独子,资质虽非最佳,但田笑风难免有点私心,留心加意指点,武学一道,倒是众弟子的翘楚。他见小嫣娇娇弱弱,大有怜意,生怕师兄弟一时不慎,误伤小美人,飞下马背,抢上前去道:“我来领教姑娘的高招。”

小嫣轻轻一跃,已从马背落在地上,解开羽纱大氅,搭在马鞍上,又取下蒙面细纱,露出娇美绝尘的容颜,冲田远志微微一笑。

“天底下居然有如此的美人!”田远志心神一荡,神志也有些恍惚了。眼见小嫣从马鞍上取过一支雪白冷硬如白石雕就的长剑,漫漫舞来,出尘飘逸,一时竟呆呆的不知躲闪。

四名年轻弟子一般的也一时为她容色所迷,回不过神来,也不知加以提醒。

田笑风一惊,“呔”一声大喝,田远志方如梦初醒,面对这看来毫无光泽的石剑,慌忙运起全身内力向后退去。

小嫣见他退的快,一催剑势,轻轻变招,迅捷如电,直追田远志。

田远志出身名门,临乱不惊,身形倏变,连换几次身法,同时,出剑。

剑光凛凛,快捷如风,夹着寒意丝丝,直逼人面。

他的剑是宝剑,剑法更可追风。田笑风当年行走异域,得了块寒铁,坚硬无比,又请到江湖上最有名的铸剑大师曹干将以此铸成宝剑一只,端的吹毛立断,锋利无匹。田笑风以子名名剑,称为远志剑。

田远志练功倒还勤快,但资质并非绝佳,修为始终无法到达一流境界。但比起一般武林人士,却要高出许多,加之人家看在田笑风面上,很少有真正和他动手的,自小听的称誉之话倒是不少,性子不免浮躁骄傲。他见小嫣小小女子,更是不放在心上,直待见她出剑,方才吃惊,匆忙抵敌,已是失了先机。

小嫣笑颜如花,对那凛凛剑光视若无睹,信手化去,飘逸自然;进击处更是灵动俊秀,轻捷如云。

结果是,田远志连连后退,夹杂着几分狼狈;小嫣身体随剑而飘,衣袂飞舞,倒似古时的飞天,飘飘欲仙。

几招之后,田远志已退了二三十步,小嫣的剑闪动着古朴的白光,蓦地后退,恰退至田笑风身边,笑容不改,道:“田少侠果是名门之后,若非有意承让,小女子万不是敌手。”

田远志收剑呆立,一时竟不知如何回答。

田笑风知道即便田远志未失先机,也未必是这个小丫头的对手,心头暗叹,面上也只得微微笑道:“小儿大失体统,倒叫姑娘见笑了。”

小嫣笑道:“田大侠想必相信我是岩哥哥的师妹了吧。”

田笑风自她一出剑便知她所使的,正是和方岩一样的流云剑法了。剑招形似或许旁人学得来,但这淡然飘逸的独特剑意显然是他人仿不了的。此时又听她称师兄作岩哥哥,显是极熟,心下更无怀疑,笑道:“姑娘既是方少侠师妹,不妨与我们一起去南宫府罢。方少侠想来必与林总镖头一道,去相助南宫府共抗强敌了。只不过南宫府日下已十分危险,不知道令师兄放不放心姑娘前去。”

小嫣道:“我才不怕呢。我的武功不比师兄差,你们放心吧,我会照顾自己的。不过,南宫世家不是很有名么?什么样的厉害对头要请林大侠和田大侠前去助力。”

诸弟子忙争着将前因后果跟她简略说了。

小嫣慢慢披上大氅,依旧蒙上面纱,上了马,道:“有趣儿,我才出江湖便遇到这么件大事,一定是要好好凑凑热闹的。”

田笑风见她言语之间一派天真,生死大战也当作一场热闹事来看待,心中苦笑,也不免担心。转而想道:“这女娃儿剑法不俗,未必不能保全自己;况且如方岩不放心,自可将她再行送走。”

遂带了小嫣一路行往南宫府。

田远志虽被她逼退数十步,到底不能算作是落败,况且如非为她美色所迷,也不至如此,心中对她更无怒意,反倒驭马而行,紧紧伴在小嫣身侧。

他们再也猜不到小嫣是因方岩不肯带她去南宫府,负气自己找机会混进去。她昨晚临去前跟方岩道:“难道偏要你带我去吗?”方岩只当她是放弃进府的念头了,却万料不着她的意思竟是自己有办法进南宫府。

……本章完结,下一章“ 素琴清声伤蛾眉(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