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幻剑之三世情缘〖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24章: 素琴清声伤蛾眉(一)

《幻剑之三世情缘〖全本已出版〗》

第24章 素琴清声伤蛾眉(一)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方岩与林如龙至傍晚方才到达南宫府,此时田笑风等人早就到了。听得他们来了,与南宫寻春等人一起迎了出来。

寒暄几句,田笑风已笑对方岩道:“令师妹寻你未见,恰遇上我,我已把他带到南宫家来了,现正和南宫大小姐作伴呢。什么叫绝代佳人,我今儿算是见识了,居然还有两位,真是难得。”

南宫寻春也含笑向他道:“令师妹真是天仙化人呢,在下行走江湖多年,竟未曾见过这等绝色。都说我妹妹是美人,我瞧令师妹比我妹妹还还美上几分。”他几日前在神风山庄见着方岩时却无这等和颜悦色,好似方岩因有了这么个师妹地位陡然提高了一般。

方岩愕然,正想辩白自己并无师妹,却想起舒望星并未说过仅教过自己武功,如果他曾教过别人,应该也可算作是自己师妹;忽又想起小嫣来,想起她看自己练剑是出神的目光,身上猛地出了身汗,忙道:“我的这个师妹,是不是,是不是叫小嫣?”

南宫寻春微笑道:“正是小嫣姑娘呢,现就在我姐姐房中,方少侠现在去见她么?”

方岩、林如龙相视苦笑。

林如龙道:“这个小嫣,可真是,真是了不得呀。”

方岩又喜又恨,心中五味杂阵,咬牙切齿低低叫苦道:“这个小狐狸精!”

田远志愕然道:“令师妹这般可爱的姑娘,方兄如何这般称呼?”言语之间,颇为不悦,似在打抱不平一般。

林如龙见其余人也眼光异样,忙解释道:“这小嫣姑娘,我们原让她避避的,一个女孩子家,这般抛头露面,毕竟不好;况且大敌当前,一时伤了怎生是好?不想她见我们不带她来,昨晚就悄悄离了镖局,我们正在担心,谁知她不知怎的竟哄了田大侠带了她来。”

田笑风笑道:“我也正疑心呢。她说镖局一大早就不见了人影,而我到了这里林兄与方少侠却还未来。正想着不会出什么事吧,你们便来了。原来这小小的丫头片子倒也有几分狡猾,我老了,竟也给她骗住了。”

他虽如此说,但观他神色,并没有一丝不悦之意。

田远志更是道:“小嫣姑娘好生聪明!”

方岩吐了口气,看来小嫣不但天生美貌,更是天生好人缘,这些跟相处才半天工夫的前辈高手和少年英侠,尽管给骗了一骗,还是对她大有好感。想把小嫣送走,只怕是不可能了。

南宫寻春亲自引着方岩去找小嫣。一路但见房屋殿宇宏伟华丽,花园广阔,古木参天,异花摇曳,处处弥漫了芳草的气息,几只白鹤正在晾着翅膀,见了生人,懒懒扇动如雪的翅膀,优雅飞到不远处的小湖边,继续梳理羽毛。湖中荷花早谢了,但满池残叶飘摇,别有一番风味。穿过几条白石路,又经了一条长长的木廊,二人来到了南宫踏雪所居小楼前。

远远,便听得清脆的笑语之声传来,小楼上开着的窗户间,只见红影翩迁,正是小嫣,正自忙乱地一手抓了一件衣裳,往自己身上比划。那衣裳颜色甚是素静,看来不会是小嫣自己的。

南宫寻春叫了声:“姐姐!”

小嫣先从窗户探出头来,一见方岩,吐吐舌头,嘻地一笑。

方岩本想绷着脸责怪她几句,可见了这笑容,不知怎的,那腔怒意竟只化成无奈苦笑,又隐了丝丝担忧,此时却说不得了。

随即窗户间探出另一个美丽女子来,淡黄衣衫,云鬓高挽,肌肤近乎苍白,唇上也无甚血色,眸不甚明,若隐雾意;蛾眉淡扫,若蕴烟愁。论起容貌,绝不若小嫣这般妍丽,但那种若喜若忧、寂寞骄傲的风韵,却是小嫣万不能及的。

她看了看南宫寻春,淡淡问道:“寻春,什么事?”

南宫寻春一指方岩,道:“小嫣姑娘的师兄来了。”

方岩并不曾否认小嫣是他的师妹。不然怎么说?说她来历不明还是说她是一只蓝狐?

南宫踏雪仍只是淡淡看了方岩一眼,“哦”了一声,便转过身去,不再理会。

小嫣笑着冲方岩挥舞衣裳道:“南宫姐姐的衣裳真多,叫我挑几件呢。可南宫姐姐比我高,我穿着都嫌长,也太素了一点。还在挑呢。等我挑好了,下去找你。你先和林叔叔去商议怎么帮南宫家哦。我可不许什么人抢走南宫姐姐。”

方岩摇了摇头,转身便走。

南宫寻春冲小嫣笑了笑,挥挥手,才随了方岩而去。

这厢南宫踏雪温和地看着小嫣道:“其实,你穿哪件衣服都会好看的。”

小嫣道:“可这么素的衣裳我还未穿过呢。穿在你身上却那么雅致!”

南宫踏雪举起她素色轻纱的长长宽袖,在小嫣微乱的鬓角拂了一拂,道:“等我们南宫家这关过去,我叫人给你做几身合身的衣裳吧。”

小嫣微笑道:“我近来认识的姐姐一个个怎么都这么好?林叔叔家的两个姐姐也都生怕我没的穿似的,特喜欢打扮我。”

南宫踏雪也禁不住笑道:“你呀,天生便是让人疼的模样。别说男孩子了,女孩子见了也喜欢,打心底里想护着你。”

小嫣取过南宫踏雪妆台前的梳子,梳了两梳秀发,道:“可我瞧了姐姐才是我见犹怜的模样。”

南宫踏雪淡淡而笑,遥望窗外。

窗外,垂柳低拂,触着湖面,如久别的情人正喃喃在爱人耳边低语。

有几人青年人正在湖边弄水说笑,但眼睛却一直望着南宫踏雪的小楼。

南宫踏雪看着他们,却视若无睹。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非巫山不是云。

是谁,在风雨之夜,轻轻将我从泥水中抱起?

是谁,揽住我的肩,让我轻轻靠在他的胸怀?

是谁,曾用那温暖怜惜的目光俯看我?

是谁,每夜每夜,在我那如梦如幻的梦中,柔声道,踏雪,珍重!

落花流水人去也,天上人间!

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

何况生死之别!

何况天人永隔!

千娇万宠之际,寂寞谁知?

……本章完结,下一章“ 素琴清声伤蛾眉(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