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幻剑之三世情缘〖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25章: 素琴清声伤蛾眉(二)

《幻剑之三世情缘〖全本已出版〗》

第25章 素琴清声伤蛾眉(二)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暮色低垂,南宫府中琴声飘荡,幽伤娟灵,委婉凄怆。

南宫踏雪的小楼外,几多人在静静倾听,听南宫大小姐幽幽而歌:

“昭昭素明月,辉光烛我床。

忧人不能寐,耿耿夜何长!

微风吹闺闼,罗帷自飘扬。

揽衣曳长带,屣履下高堂。

东西安所之,徘徊以彷徨。

春鸟翻南飞,翩翩独翱翔。

悲声命俦匹,哀鸣伤我肠。

感物怀所思,泣涕忽沾裳。

伫立吐高吟,舒愤诉弯苍。”

……

琴为谁抚?

歌为谁吟?

泪为谁流?

心为谁疼?

谁又曾见过,美丽的南宫大小姐,一身白衣,持一枝红梅,踏雪而来,向着那温和微笑的少年,嫣然而笑。

花,只为你开;

笑,只为你展;

你若在世间,可曾听到我呼唤?

你若在天堂,可曾听到我祝福?

两日很快过去。

南宫府说不出的平静,平静却不安静。

对于青年人来说,这两日南宫府简直成了乐土。

那骄傲清洁的南宫大小姐,数度露面与前来助拳的各路英豪共饮,感谢众人好意。

苍白面容上极难得露出的淡淡笑意,让多少年轻人为之疯狂!

更何况多出来一个娇美绝伦的小嫣,亲切可爱,灵秀动人,同样吸引了众多年轻人。

短短数日,妙剑方岩的知名度大增,原本对他看不上眼的一众青年才俊、名门子弟,都对他笑脸相迎,兄弟相称。

叫他哭笑不得的是,这一切,都只为他有个叫做小嫣的漂亮小师妹!

在振远镖局时,镖师们并无那么深的门第之见,方岩是他们的英雄,又救了小嫣,小嫣一天到晚腻着方岩,自然而然便将小嫣和方岩视作了一对;到了南宫世家,多的是慕南宫世家或南宫踏雪之名来的世家子弟,方岩并无在镖局时那种超然的地位,相反,作为一名普通镖师,尽管在青州小有名气,长得也算英挺,可在世家子弟心中,还是甚为瞧不上眼的,更不认为可以配得上小嫣那样的绝色美人。所以来和他搭讪的年轻人,十个倒有九个是问小嫣身世,不然便是问她可曾许过人家。

方岩只得告诉别人,小嫣是自己出师之后入的师门,身世——不详,其他——不详。

众人大失所望。

方岩心头却是奇怪,奇怪此时此际,这些名门子弟居然还能以追花逐月为乐,浑不见大战在即的紧张。

也许,在他们心里,有南宫世家在,有田笑风在,还有其他那许多成名高手,天正教再厉害,强龙不压地头蛇,未必能拿南宫府怎样。

也许,他们也知晓一些其中的利害,但小嫣的笑容,和南宫踏雪的愁意,早压倒了那时隐时现的担忧和恐惧。

倒是他们的父辈,包括南宫家性情怪异的主人南宫笛、田笑风、林如龙、黄业武、韩威和第三日方姗姗来迟的青州双侠、空空儿等人却常在一起商议,面色凝重。

山雨欲来风满楼。

那种暴风雨前的宁静,让方岩每夜以春风化雨行功之际,都会感觉灵魂深处微微的悸动,似紧张,又似兴奋。

天泪剑意更是常在不经意间心胸流动,甚至无须刻意催动,显是又进了一层。自觉看世人之眼光,不知不觉间,仿佛多了几分悲天悯人的情怀,到底是心境受到剑意的影响,还是剑意受到心境的触发,便说不清楚了。

正是这份情怀,让他竟能很平静看着那些年轻人,如群蝶追花般逐着小嫣。好象早已看透,小嫣不属于他们,而他们,简直不属于这江湖了。

谁说虎父无犬子?将门多不肖,慈母多败儿!

老一辈费尽心力打下了基业,为的是让自己的下一代好过上好日子,却不知,享福的年轻一辈早忘却了当年的艰辛,锦衣玉食的生活,甚至他们已无法想象如何面对死亡和杀戳。

镶着贵重明珠翠玉的弯刀佩剑,是用来向美人眩耀财富和力量,显示自己潇洒和魅力的,但论起实用,也许还不如一把生锈的菜刀。

方岩叹口气,擦拭着自己那把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精铁长剑,感觉着剑身正应和主人内心的悸动而微微悸动,看着那些不知生死的名门子弟竟觉他们好生可怜。虽然那些名门之后正用居高临下的姿态看着方岩,信心十足,志得意满。

夜,已来临。皓月当空,却让南宫世家里外的灿烂灯火映照得黯然无光。

南宫世家宏伟宽阔的大厅,摆了五桌酒宴。

菜肴预备得极其丰盛,即便是在最有名的状元楼,也未必会吃到那么多名目的好菜。

酒是好酒,一色是陈了五十年以上的女儿红。

这一场酒宴,如果无人打扰,怕是要吃到天明的。

因为,已是第三天。

三日之期的最后一天。

以天正教之能,绝无可能放弃对付南宫府。

南宫府会约高手前来助阵,只怕也早在他们的预料之中。

更可能,他们甚至想趁此机会,将青州一干反对天正教的高手一网打尽。

这个念头,田笑风等几人都已想到了,私底下也曾谈过这种可能,故尔才忧心忡忡。

但他们没敢把这个念头跟年轻一辈讲。

方岩也想到了,不过除了林如龙,不会有人来和他讨论这个问题。

林如龙知道方岩的想法竟与田笑风等不约而同,不由更对这少年刮目相看。

同时也很庆幸自己预作安排,即便大劫来临,至少自己妻儿老小可保平安。

方岩对他这个念头仿佛有些不屑,却说不出口。

方岩自然也坐在这五桌之中,却处在五桌中最偏的一桌中,选的座位更是最偏僻不起眼的角落。

小嫣却和南宫踏雪一道,与南宫笛、南宫寻春等一起坐于主桌,构成了整个大厅最靓丽的风景。

红烛高照下,小嫣巧笑嫣然,美丽夺目,光彩四射;南宫踏雪如雪莲般静静坐着,不如小嫣那般芳华妍丽,但偶尔淡淡一笑,宛如冰雪之中蓦然盛开一朵红莲,美得叫人无法呼吸。

几多年轻人的血为这嫣然的笑燃烧,为这淡淡的笑沸腾?

几多年轻人在心中发誓,要去护卫这美好的笑容,哪怕付出血,付出生命,付出灵魂。

没有夜晚会是黑暗的,在如此美丽的生命辉映之下。

浓香扑鼻的酒宴上,豪情万丈的剑客侠士,无畏无惧,谈笑风生,开怀畅饮,畅饮这辉煌璀璨的人生美酒。

方岩也觉得有些眩目,特别是在这跳动颤栗的烛光之下。

田笑风和青州双侠对视一眼,不觉面有忧色。

性情一向古怪的南宫笛虽在主[xi],却不出面招呼客人,只安坐其位,自斟自饮,只是眉目紧锁,看来好生不豫。幸好南宫寻春举止雍容,相貌俊雅,武艺人品也久为人知,游走众人之间招呼,很是游刃有余。尤其是年轻人,许多本是世交,即便不是青州本地的,也是南宫踏雪的仰慕者,本就相识,更好相处。

……本章完结,下一章“ 素琴清声伤蛾眉(三)”↓↓↓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