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幻剑之三世情缘〖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26章: 素琴清声伤蛾眉(三)

《幻剑之三世情缘〖全本已出版〗》

第26章 素琴清声伤蛾眉(三)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南宫踏雪却不甚以为然,当日她见那金无荐太过无礼,便出函约了七八名青年高手,去找那金无荐,本意是想将大哥救出来,也给金无荐一个教训。不料面对强敌时,这些平时剑指天南、气吞长江的少侠们却大败而归,折了三人,余的几名,原还留在南宫府中,后闻得天正教来犯,拼命劝她离开,见她执意不从,借口去搬救兵,竟是一去不复返,心下更是失望,满眼看这些年轻侠士,估量也是差不多的人物,更不放在眼时。只为南宫府面临大劫,不得不委曲求全,稍稍假以辞色,却着实怀疑这些人究竟能帮上多少忙。

她想着,不由暗叹了口气,抬头看那灯花。

若是他还在世间,若是他肯为她出手,再厉害的对手,又怕什么?

那随风飘动的白衣。

那温和微笑的面容。

那疾如闪电的出手。

那温润如玉的宝剑。

南宫踏雪闭上眼,似乎还能感觉他的手握住自己手的温度。

心头,竟又是一阵疼痛,一阵冰凉。

冷风割面。

是心冷吗?

为何周围也突然寂静?

南宫踏雪猛地回过神,睁开眼睛。

厅中已多了一群人。

人数倒也不是很多,只有十余人。

十余人成众星拱月之势护着个年轻人,年轻人一身明黄锦衣,佩饰豪华,腰悬一柄长剑,镶金嵌玉,剑柄上一颗猫眼石更是价值连城,正是金玉寒、文舆的宝贝儿子金无荐。八名随从中一名高高瘦瘦身穿黑袍,另一名相貌普普通通,但身材却魁伟得很,却是一直随着金无荐的两名高手黑风、熊立,这二人原是乾坤堂的护法,金玉寒夫妇特地找了他们来跟随爱子行走江湖,自然有过人之能。上次略一出手,便将南宫踏雪带的几名少年高手打得落花流水。其余人中有人认出是两三名天巽堂的香主、护法一流,看来应都是天巽堂的高手了。最后慢腾腾走到众人后面的,却只有南宫家的人才认识了,正是南宫家被俘走的长子,南宫寻春和南宫踏雪的大哥南宫落秋。

南宫踏雪寒意怒气直往心头涌去,霍地站起来,向金无荐怒目而视。

金无荐看见她顿时露出笑容,忽一转眼见到另一个正睁大眼珠讶然盯着他的小美人,失声呼道:“小嫦娥!我找得你好苦,你却躲这里来了!”

小嫣给他一叫,吓了一跳,飘身而起,纵身飞去,竟一头撞开窗户,逃了出去。

林如龙、南宫寻春等人这才意识到,小嫣便是当日让金无荐舍了南宫踏雪不追,去苦苦追逐的小嫦娥了;方岩更是明白了小嫣何以会练功走火入魔、身受重伤了。

若小嫣练功时遇上这个小魔头,想不受伤都难。

金无荐一见小嫣遁去,舍了众人不理,直向窗口追去。

众人也知道了这人对小嫣不怀好意,纷纷喝骂,兵刃出鞘声不断,不知几多剑光,向金无荐来路截去。

金无荐长笑,去势不减。

但见刀光闪动,剑影纷呈,但听咣当之声不断,惨叫之声不绝,片刻之间,从金无荐起身的地方,直至窗户,鲜血淋漓,血肉横飞。

方才意气风发的少年们,已成了一堆堆毫无知觉的血肉。

豪华的酒桌上,也撒满了鲜血,甚至断骨残肢。

一只手臂,也不知是谁的,和几只油光光的红烧猪肘一块,静静地躺上碗中,犹在微微抽搐。

南宫踏雪也不禁胆寒。

上次只看见黑风、熊立出手,只当这浪荡子是个全靠护卫保护的窝囊废,不料竟也有这等身手。

他的剑太快了,出手迷离迅捷,狠辣无情,更何况所持的必是柄宝剑。

那一地的断剑断刀,显然不是靠内力斩断的。

与他过招的人,全是一招致命,若论功力,倒不致全不是他一招之敌;可双方兵刃一交错,兵刃立断,难免惊愕;惊愕之余,如何敌得过身手远胜自己的敌手?

金无荐已追到窗前。

田笑风不敢去追,前面还有一群高手。

南宫笛看着南宫落秋,见他面色苍白仓皇,正在皱眉,无心顾及其他。

林如龙等想去追,却还微微犹豫。不是怕死,而是非想一想,面对强敌,该如何做才最有利。

略迟疑间,金无荐已至窗前,向外掠去。

旁边又闪过一剑,轻灵曼妙,却不似有甚力道。

金无荐眼都不眨,回身格剑,送招,准拟一刀送了对方性命。

但来人剑似飘云,随了金无荐的剑风而动,身形转处,剑已逼向金无荐喉间。

金无荐急退,人已被逼回厅内。

一个浓眉大眼的少年,持了普普通通一把长剑,淡淡立于窗前,也不见什么坚决的神情,却也无半丝退让之意。

金无荐笑道:“没想到青州道上,还有这样的青年。你是南宫寻春,还是田远志?”

在他心中,青州能有这般身手的,大概只有南宫家的南宫寻春,或田笑风的独子田远志了。

少年笑笑道:“我是方岩。”

南宫寻春、田远志都不觉低下了头。见到金无荐那般气势,他们都有了片刻犹豫,根本未及出手相援。

金无荐皱了皱眉,道:“方岩?方岩?是不是妙剑方岩?”

方岩笑了笑道:“就是我了,剑妙不妙你大概已知道了。”

金无荐道:“好得很,我正要问你,司马风仪是不是你杀的?”

方岩冷冷道:“如果那天我有这个机会,我会杀他,正如今天我如果有机会,我会杀你一样。”

金无荐哼了一声,道:“即便你有机会,也只会被我杀!让我瞧瞧你的什么流云剑法到底有什么了不起?”

金无荐剑花挽起,但见白光一片飞起,卷起寒冰万道,箭一般扑向方岩。

方岩剑虽普通,剑法却是北极舒望星的剑法,着实不是等闲。

流云剑法,如轻云出岫,虽则云淡风轻,却飘忽而来,倏忽而去,快巧轻灵,金无荐宝剑虽利,剑法虽精,却不能近方岩之身,更遑论伤及他了。

但流云剑法本是舒望星愿求与天边流云般无拘无碍,多是信手拈来的妙招,虽是神奥,却无杀人之心,伤人之意,便注定了流云剑招本身没有太大的杀伤力。如此一来,方岩也不易伤到金无荐了。

田笑风见方岩毫无败象,心神略定。转身去看黑风、熊立等人。

黑风也全神贯注看着金、方二人之战,微微皱眉。

熊立略为不耐地“哼”了一声,道:“少堂主,用乾坤十三杀!不然小嫦娥可走远了。”

众人不禁变色。

乾坤双魔金玉寒、文舆杀人虽不多,却尽是高手,传说,这对魔星最拿手的杀着便是乾坤十三杀。

方岩年纪轻轻,如何对敌这闻名天下的乾坤十三杀?

乾坤十三杀显然也是金无荐的压箱底的本领。他略一犹豫,方才变招。

乾坤第一杀:开天辟地。

是什么?是飞流直下三千尺的瀑布突然倒转方向,冲进南宫府了吗?

什么样的宝剑才会有这般的凄厉光芒、眩目杀机?

什么样的剑法才会有这般的气势汹涌、奔放似狂?

方岩吸气,飞身连闪,勉强躲过第一杀。

乾坤第二杀:石破天惊。

方岩仿佛被一个不可知、不可言的旋涡扯住,随时要扯入那交织着数不清杀气的剑光之中。

他再吸气,变了剑式。

“君王烛心”!

刹那间,厅中辉煌一片,那点点烛光,尽化作了慈悲而疼痛的眼神。

慈悲,为善良子民的疼痛。

疼痛,为恶毒子民的残忍。

我不愿伤人哦!

可我要护着我的大多数膜拜我信任我良善子民!

天在流泪!

天泪剑法出手!

“汝坟哭父”。

谁在哭?汝坟贫女,莫伤莫泣,恶人我为尔惩,泪珠我为尔拭!

天在悲!

“宣城织毯”。

谁在凛冽寒风中哆嗦?谁在厚厚绒毯上踏过?谁在悲伤?谁在欢笑?

地不知寒人要暖,少夺人衣作地衣!

天在怒!

“帝都牡丹”。

一丛深色花,十户中人赋!

夺人一世衣食,愉我一时心性。

天在叹!

多少天地不平事,今朝尽在我心头!

愤郁慈悲之气,婉转流动,愈来愈浓,愈来愈烈。

金无荐变色。

乾坤十三杀已用到第八杀:天地混沌。

天地混沌一片,混沌和无知之中,是无尽、无边、无际的杀意!

这么大的气势,青州小小一个镖师,竟一招一招挡了下来,并一招一招逼了上来。

而且,方岩的剑法,完全是冲着乾坤十三杀而来的。

你有杀意,我亦有杀意。乾坤杀意愈盛,天泪杀意愈浓,愈甚。

因为天泪的杀气,完全是由对方的杀气所引。

天无意伤人,只有当人有杀意的时候,天方才怒,方才悲,方才叹,方才流泪,方才掀起更胜一筹的杀机去以杀止杀,以暴制暴!

天之怒,谁能挡?

……本章完结,下一章“ 海棠花影广寒仙(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