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幻剑之三世情缘〖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27章: 海棠花影广寒仙(一)

《幻剑之三世情缘〖全本已出版〗》

第27章 海棠花影广寒仙(一)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方岩这几日领会的天泪剑诀完全贯通,剑气所到之处豁然开朗,剑华展处气贯长虹,天下闻名的乾坤十三杀,竟被这沉郁的伤痛之剑压、下、来!

林如龙忽然觉得自己一向对方岩还不够好,一向还是太低估了方岩了。

方岩的一身武学不但已不在自己之下,甚至,根据他所估摸的田笑风修为,方岩的剑道,已在青州第一高手田笑风之上!

在今日相助南宫家的高手之中,方岩原也是算得上一个的,但田笑风等人一向只将他当作最弱的一环。

但今日看来,他的修为,至少是剑道修为,竟已是最高的一个。

振远镖局藏了如此卧龙,连林如龙自己都没想到。

其他人更没想到。

包括南宫府一方的南宫寻春、田笑风、青州双侠等人。南宫笛更是从未曾将这不起眼的少年看在眼里。

但现在,人们不得不重新估量这少年的份量了。

再平凡的镖师,再平凡的剑,能有这般的修为,便绝不是平凡的人了。

天正教的人更没想到。

看着乾坤堂少主渐渐落了下风,他们多少都有些瞠目结舌。

方岩,绝对是他们的一个意外。

天泪剑法虽不出名,但已无碍于它和乾坤十三杀一样进入天下顶尖剑法之列了。

因为,今日一战,天泪剑法,势必名振天下。

偌大的厅中,早已遍地杯碗碎片狼藉,菜肴和破碎的桌椅直溅到大门外;晚宴,已被鲜血和杀气充斥,被天下罕见的两大剑法夺尽光彩。

也许,这真是难得的一顿晚宴。

青州武林难得一见的武林盛宴。

南宫府花园内。

秋夜海棠,幽香阵阵,却漫不过渐渐扑面而来的血腥味。

腥得叫人不用看就能感觉粘稠的血液正从许多人的身体中,脖子里汩汩冒出。

大厅里的人,全副精神都集中在金无荐等天正教的高手中了,竟无人想到会后园失火。

南宫府中武功稍高点的护卫,大多都在大厅之中准备应敌,后园之中,大部分都是不会武功的无辜家人和仆役,数名天正教剑手正无情屠杀着,如宰猪,如屠狗,人命,在这一刻,竟如草木般卑贱。

有几个会点武功的护卫,试图逃脱,都被剑手一剑斩下脑袋,满腔热血冲天而出。

月光,被血光所冲,似也变作了淡淡红色。

南宫府高高的墙头,一个蓝衣的少年负手立着,默默注视着花园中的一切,黯然叹气。他的眼眸如水,浸透了深深的悲哀,使他那沉默而优雅的面容,也显得充满了怜惜之情。

一切杀戮,仿佛与他无干,他只是个天神,垂怜地看着他的子民在挣扎,发出最后的哀嚎。

这时忽然有了一些奇怪的动静。

那些正麻木地屠戮着生命的剑手眼中都有了些光彩,然后怔了一怔,便倒了下去。

蓝衣少年微怔,看向一处花丛。

花丛中慢慢探出一个少女的身子,盈盈走出,走到一株怒放的海棠树下,伸出那白玉般晶莹的小手,轻轻探了枝海棠,闻了一闻,笑了一笑。

海棠在这一瞬间失却了颜色。

蓝衣少年也觉微微晕眩。

天底下竟有这般夺天地造化般的女子么?

但蓝衣少年毕竟远非常人可比。他很快镇定下来,微微笑道:“姑娘好身手!天下会无影指的人不少,但有姑娘这般境界的却着实不多见。”

这少女当然便是小嫣,她还是温柔笑笑,道:“是么?能叫叶公子赞赏的人,只怕也不多。小女子不胜荣幸呢。”

蓝衣少年叹道:“我一向不大出手,想不到姑娘竟知道我。”

小嫣徐徐道:“一笑人间世,机动早惊鸥。叶公子贵为天正教主最心爱的三弟子,心性高洁,点尘不染,身负金情宝剑,胸怀救世雄心,纵然极少出手,又有谁人不知?”

那蓝衣少年果然便是皇甫青云的第三弟子叶惊鸥,他见小嫣一眼看破自己来历,赞道:“姑娘了不得!我虽见姑娘出手,却还猜不出姑娘来历,倒叫姑娘将我看得透了。”

小嫣微笑道:“我叫小嫣,现在南宫家做客,在江湖上么,却藉藉无名,叶公子要是认得我,那才希奇呢。”

叶惊鸥点头道:“假以时日,江湖间有不认得你的人,那更希奇。”

小嫣道:“早闻得叶公子心肠很软,因见不得家畜被宰杀时的模样,长年吃素,不愿沾染血腥。今日见了,才是大错。”

叶惊鸥看着园中倒落的尸体,缓缓道:“姑娘才是错了。慈悲之心,当是大慈悲。若为天下人之故,牺牲一小部分人的性命,也是必须的。”

小嫣道:“这便是你们所说的人道已死,天道当立,以我骨血,匡天扶正了?”

叶惊鸥毫不犹豫道:“正是。现在人心太坏,太多人已毫无人道之心,该是将那些已无人心的人铲除,重新建立一个符合天道的世界了。”

小嫣的眼光蓦地犀利,肃声道:“人生若尘露,天道邈悠悠。敢问何为天道?”

叶惊鸥略一沉吟,飘身下墙,直面小嫣,道:“天之道,使耕者有其田,织者有其衣,损有余,补不足,爱亲人,及他人,除狂暴,安良善,以正直之心,扶天下走正直之路。是为天道。”

小嫣冷笑道:“好个天道!说的可真是好听。可要使耕者有其田,织者有其衣,损有余,补不足,爱亲人,及他人,除狂暴,安良善,还不是要人去做?以人之心体天之心,行的又何尝不是人道?既行人道,你们扶的又是什么天道?”

叶惊鸥一滞,尚未答话,小嫣又道:“圣人早有言,自然无为,乃天之道。由他日月星辰东西相从,由他春夏秋冬花开花落,由他人生几世幻灭生生死死,是天之道,人能奈之何?人又能奈天何?天道幽且远,鬼神茫昧然!阁下何人?皇甫青云何人?天正教何人?妄言天道!”她的容貌虽尚年纪,但神色严肃,语气凌厉,冷静高贵,俨然一代名士风范。

……本章完结,下一章“ 海棠花影广寒仙(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