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幻剑之三世情缘〖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29章: 海棠花影广寒仙(三)

《幻剑之三世情缘〖全本已出版〗》

第29章 海棠花影广寒仙(三)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厅中的战斗也终于近了尾声。

乾坤十三杀已到第十二杀,“天诛地灭”。

是什么样的恶魔,要你用天诛地灭?还是,根本你才是恶魔。那你有什么资格诅咒他人天诛地灭?

一招“大禹治水”,如神来之笔,迎向天诛地灭。

大禹治水,用疏不用堵。那已疏通的大水,宛如天上奔涌而来,带着初被释放的奔放和愉悦,满怀救世天下的气势,张开大片如水剑光,直卷过去。

“天诛地灭”委实太过凶猛,其实迹近同归于尽的招数,灭不了人,当灭自己。当“大禹治水”封住了“天诛地灭”的气势时,同时也让“天诛地灭”的威力开始反噬使用者自己。

黑风、熊立看出苗头不对,变了脸色,双双出手。

林如龙、田笑风立即相迎。

田笑风如风一般,缠住了黑风。

林如龙将熊立挡了一挡,竟未能拦住,熊立只身形一滞,立刻又向前冲,掌风已迫到方岩跟前。

方岩随手一招“白驹过隙”,却是流云剑法中的绝妙招数,快在变招,人已转到金无荐背后,躲过一击。熊立一掌落空,尚要追击方岩,“天诛地灭”威势已然反噬。金无荐“哇”的一声吐出一大口鲜血,人已委顿在地。

熊立大惊,一把抱住他,匆忙查看。

方岩冷冷看着金无荐,道:“我说了,有机会会杀你。”

天正教其余人等赶忙也来查看。

南宫笛趁乱疾奔向南宫落秋,混乱那么久,他的眼睛,始终盯在南宫落秋身上。似乎只南宫落秋,才是他唯一的牵挂,唯一的目的。

南宫落秋战着身子扑到父亲身边,颤抖嘴唇,道了声“爹……爹……”

南宫笛搂着他,还未及答应,便觉心口一凉,忙后退一步,只见xiong口已深深插.入一把匕首。

南宫踏雪、南宫寻春俱是大惊,忙抢过去扶住南宫笛。

南宫落秋泪落如雨,口中却叫道:“我杀了他了,我杀了他了,你们……你们快给我解药。”

众人一听便是他已被天正教胁迫。但无论如何胁迫,竟对自己亲生父亲下毒手,不肖得倒也少见。

南宫笛手捂伤处,面白如纸,老泪闪动,喃喃道:“冤孽,冤孽!”

这时厅中冲入一人,惊惶大叫:“老爷,二公子……”一眼看得满厅血污混乱,登时说不出话来。

南宫踏雪勉强镇定心神,喝问道:“出了什么事?”那永远蒙着层薄雾般的绝色眸子,少有地泛出凌厉光彩。

那仆人给她一瞪,竟退了一步,喃喃道:“已……已没事了。”

南宫寻春再忍不住,冲上前,厉声道:“究竟什么事?”

天巽堂一名护法冷笑道:“你们还做梦呢!除了这厅里,只怕贵府已没有活人了。”

南宫踏雪面色雪白,叫了声“娘”,跌坐在地。

南宫笛“哇”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

那仆人忙道:“已没事了,已没事了,我们虽伤了好多兄弟,后来来了一位仙女,救了我们,又跟那个领头的叶公子说了许多话,把他劝走了。”

众人听得莫名其妙,天正教人却忍不住变了脸色,连田笑风和黑风都住了手。方岩猛地想到小嫣。会是那个小丫头吗?她有这个能耐吗?如果有,可真是个小狐狸精了。他也猜到,天正教的叶公子,必是皇甫青云最得意的第三弟子叶惊鸥了。他虽甚少出手,但江湖传言,他的排行虽是第三,但他的武功却是皇甫青云三大弟子中最高的一个,高深莫测,不想今日竟也来了。

黑风冷冷道:“胡说!叶公子的武功出神入化,心志又坚,岂是什么女子劝得走的?”

宛如回答他一般,一个女子好生娇媚动听的声音传来,道:“可他偏偏很听我的劝,怎么办呢?”

小嫣不知何时又站在了厅中,笑意盈盈,然后看了看金无荐,冲着方岩道:“岩哥哥,我就知道他一定不是你对手。”

方岩苦笑道:“你不是离开了吗?”

小嫣微笑道:“我什么时候说要离开?我只不过去外面查看一下有没有人打南宫府家人的主意罢了。”

众人暗叫惭愧,只顾将精英集中厅间准备应敌,其余人只吩咐让躲入房中暂避,竟不曾考虑到有人从后园偷袭的问题。

田远志喃喃道:“可是,可是那叶公子好生厉害的,姑娘,姑娘有没有什么事?”

小嫣淡淡道:“我又没有跟他打架,他厉害不厉害,干我什么事呢?”

熊立怒道:“可现在干你事了,小丫头,纳命来!”他的手一扬,掌风暴起,攻向小嫣。

方岩一推小嫣,持剑接下熊立。

甫一交手,方岩心中便暗暗叫苦。他的剑法大大高明,内力却大不高明。

金无荐好.色无度,身体不免淘空了许多,因此练功时日虽久,内功却不算高明,虽比方岩强些,却也占不了绝对优势,终究败给了方岩。

熊立却以力闻名,加之内功深厚,掌风之中所挟力道成排山倒海之势,狂压向前,所指之处,无坚不催,无孔不入。

方岩的天泪剑法虽是剑意高超,但剑锋指处,常被熊立其强无比的掌风扫偏。剑势一偏,剑意随之牵动,所能发挥的威力已大打折扣。

更可怕的是,熊立并不想他长得那般粗疏,却并非一味蛮干,用劲厉而巧,许多变化万端的身法绝妙得不像这偌大的身体所能发出。

方岩极是小心避开与他正面交锋,但熊立却仗着深厚内力和灵巧变幻的身形偏与他硬碰。

几次被硬碰下来,方岩血气几度翻涌,内脏更被牵动得几乎移位,口角间开始溢出血来。

田笑风见势不妙,忙向前去接应。

黑风却盯他好久了,一见他动,立即赶上前去,交上了锋。

林如龙、青州二侠、空空儿几名数得上的高手也出手助相援,却分别为天正教其余几名高手接住。战场一直延到厅外的花园中,厅内墙壁被劲气所击,倒了好几处。烛火早灭了,几缕月光惨淡映了进来。

南宫府一方人数虽多,但金无荐一出手,便伤了八.九人,其余人等胆小的开始趁乱溜走,胆大一点的大半也只敢在一旁看着,倒也有几名热血汉子或南宫府自家培植的护卫真正出手相助,但功力显是不够,白白折了许多伤亡。

南宫踏雪、南宫寻春安顿好父亲,也加入战团,形势顿时一片混乱。

小嫣抬眼看了看,天正教一方除了一个面目呆滞,看来十分木讷的中年汉子外,都已出了手,而伤了父亲的南宫落秋,趁乱也不知溜哪去了。

方岩的形势已十分危急,内息散乱之余,已着了熊立一掌,又喷出一口鲜血,面色十分难看。

她叹了口气,亮出了她的白石一样的宝剑,道:“岩哥哥,你连战两场,先歇一歇吧。”

方岩正要撑着告诉她,自己支持得住,小嫣已抢上前去,挥出一招“白云苍狗”。

方岩怔住了。

这正是流云剑法中的一招,小嫣使来,挥洒随意,曼妙无双,隐隐可见那石剑上云气蒸腾,显然已臻化境。

她当然不是跟方岩偷学的,招式倒罢了,剑中流云般的剑意没有剑诀却是万万习不来的。何况,她的剑法修为之高,显然还在方岩之上,内力更是远远胜他。

难道她真是自己的师妹?

舒望星从未说过自己是他的弟子,但方岩心中却绝对将舒望星师父般看待。小嫣居然会舒望星自创的流云剑法,即便不是舒望星的弟子,至少也是极亲近的人,否则怎会传她流云剑法?

小嫣,是谁?

……本章完结,下一章“ 碧月凌空露华重(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