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幻剑之三世情缘〖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35章: 痴意徘徊当年情(二)

《幻剑之三世情缘〖全本已出版〗》

第35章 痴意徘徊当年情(二)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众人愕然。振远镖局上下人等一概遣散,地势更无险可依,用什么和天正教斗?

方岩说出了想说的话,下面的话就流利多了,他道:“天正教来的都是高手,寻常人与之对敌,无异与卵击石,咱们犯不着多伤人命。振远镖局地方又大又空阔,正好用来决战。”

但用什么来决战?就凭在座的十有九伤的所谓青州精英吗?

后面来的人会是谁?

除了叶惊鸥,还会有怎样的高手出现?

方岩怎么敢提决战二字?

林如龙眼睛却亮了,道:“好好好!就这样,咱们下午就动身,田大侠,你看如何?”

田笑风正疑惑间,见林如龙对他暗使一个眼色,心中虽不解,还是道:“既然方少侠如此说,我们便只得扰一回林总镖头了。”

众人均以田笑风马首是瞻,见他附和,也便没了意见,何况算来算去,到哪里胜算都甚小,更甭提还要保护重伤不起的舒大小姐了。既然圆月谷的弟子这般说了,依了他,至少如果舒大小姐有个好歹,月神怪不到青州众杰身上。

方岩虽说决心已下,心中却似压了几千斤的大石一般,沉甸甸得似乎连头都抬不起来。默然坐了片刻,借口去看小嫣,转身先行离去。

一时见他走了,田笑风转头望向林如龙,道:“方少侠的想法,林总镖头好似十分赞成?”

林如龙沉吟良久,叹道:“其实我并不很清楚。不过我知道岩儿并没有去过圆月谷,他的武功,应该是一个隐居在青州的神秘高手所教。如果他和圆月谷有渊源,那也一定是因为那个神秘高手。那个神秘高手,应住得离振远镖局不远吧!”

众人不由心神大振。

方岩的武功众人已然亲见,绝对不凡。那授他武艺之人,当然是一等一的高手。

也许,胜负真的未定。

方岩再见到小嫣时,小嫣已经醒了,倦倦地枕在一大堆锦衾中,看着南宫踏雪。

南宫踏雪出神地向着窗外,仿佛在看着什么,又仿佛什么也不看,隐约间,有水珠在眼眶中闪动。

风在吹,吹动她的长发,和那素蓝的窗帘一起,轻轻飘动。

谁的心也在飘动,飘得空空荡荡,毫无着落?

为何,知道他还活着,心头更痛?

为何,宁愿你是活在我梦中的,那个永远的影子?

为何,我的心不能死去,永远地死去?

小嫣静静看着南宫踏雪,眼中竟也似有了泪光。

她知道南宫踏雪在想什么吗?

她知道南宫踏雪想的是谁吗?

方岩悄悄过去,摸了摸小嫣的额头。

小嫣回过神来,微微一笑,柔声叫道:“岩哥哥!”

方岩看着她绝美无瑕的面容,虽知她绝不像外表看来那么柔弱幼稚,却也禁不住爱怜地抚着她的肩,道:“好些没?”

小嫣道:“好多啦。你哪里来的凝心丹?我好似服了一颗,身子轻了好多。”

方岩悄悄看了南宫踏雪一眼,道:“是南宫姑娘给我的。”

小嫣点着道:“我身边原也有。上次受伤后为快些恢复,全用光啦。现在再没了。头还是直犯晕,再要打架,只怕得等个十天半个月。”

南宫踏雪已给惊动,走了过来,淡淡笑道:“不要紧,有你师兄在,犯不着你出手。”

小嫣道:“那是当然。不过,南宫姐姐,南宫伯伯的伤势好点没有?”

南宫踏雪道:“刀伤么,大概是无碍的。可有些伤,却比刀伤难好得多。”

小嫣一时也无语。

被自己的至亲骨肉伤害,只怕这伤口一世也痊愈不了。

这世间最痛最重的伤害,原不是在肉tǐ上的。

南宫踏雪衣袂飘飘,转身下楼而去。

小嫣叹气道:“其实南宫姐姐的气质,实在很配我叔叔,双姑姑也一样,两人都是那般难得的大美人。我便是不懂,叔叔为什么要选那个魔女?”

方岩很想装做听不懂,可小嫣偏偏用她那极为澄澈纯净的目光看着他,让他竟抬不起头来面对她。

有些问题原该是他去问小嫣的,可他偏不敢问。

有些问题小嫣应该不愿说的,可她偏会说。

小嫣叹气道:“我知道你怨我,为什么不早告诉你我是谁。可是我只想,只想找到我的叔叔而已。”

小嫣掉下泪来,成串成串,珍珠般透明晶亮。

方岩一阵心疼,轻轻搂住她。

小嫣在他怀中泣道:“他没死,是不是?他没死,是不是?从一开始,我便想着我叔叔绝不会死……”

小嫣抽泣着,梦呓般地讲起了当年的北极和北极那段素不为外人所知的情愫,当年的小嫣和小嫣对北极真挚的亲情。

圆月隔高树,举问何以名。镜悬宝丝网,灯晃云母屏。

圆月谷的月亮比别的地方更圆更亮,明如水,皎如玉,盈盈可爱。十五的时候,月神常常带了家眷到烟镜潭边的望月亭赏月。

少年的北极舒望星对兄长敬惧有加,素不肯和月神过于亲近,却也爱那轮洁净清幽的明月,与烟镜潭水中的月儿隔雾相望的妩媚样儿,也许是更爱一家人在一起的那种静谧祥和的气氛,每每也参与其中。每逢这时,月神很少显现作为一谷之主的威仪,常常怀抱着小女儿小晴,旁边坐着妻子花影和大女儿小嫣,与亲近弟子说说笑笑,品茶谈心,其乐融融。

在月神面前,舒望星向来不多话,往往坐在较远的一席,很少参与一家人的说笑之中,大多抱壶好酒,自斟自饮,品花观月,自得其乐。小嫣与他却极合得来,常依到他身畔跟他说话,或讨教武学上的问题,或追问江湖间的趣事。月神为人持重严谨,小嫣和舒望星一样对父亲甚是敬畏,等闲问题不敢去问父亲,却绝不怕这个比自己大了十岁、外表冷漠、性情却极是温和的舒望星。

舒望星也对小嫣疼爱有加,可以说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有时高兴起来,甚至一手执壶,一手执剑,跃入潭间,踏萍而舞,所舞之剑往往随心所欲,无招无式,却自成一路,但见他一身白衣飘逸如仙,潇洒自若,剑光如水如雾,映着那月光如水如雾,渐渐的剑光晃动,水光晃动,满天的月光也似晃动起来,成就了月夜最引人注目的风景,引得小嫣在岸上蹦蹦跳跳拍手直叫好,只恨自己年纪小武功不够,不能如舒望星般尽情邀游在烟月清潭之间。

圆月谷中弟子闻声竞相出观,猜度北极公子又在练习什么奇异的功夫。

这时候的月神也在静静凝望,虽从未出声赞赏过,但年幼的小嫣偶尔看见父亲的眼神时,分明感觉到了父亲眼中的满足和安慰。

是从什么时候起,北极公子再不愿和一家人一起赏月?

小嫣已经记不清了。

她只知道,舒望星十八岁的时候开始出谷历练,每次回来的时候都很奇怪。要么就很高兴,抱着她满山奔跑,快乐地笑着,叫着,和着小嫣喜悦的童声,飘荡在山野之间,天地间的景色,即便是寒冬,仿佛也明媚温暖起来。有时候却会突然回来,沉着脸,把自己关在屋子里,谁也不见,饭也不吃,非得月神知晓了,亲自过去命他出来,方才不敢不从命,出来吃上点东西,匆匆又躲回自己的宫中。

到后来,舒望星越来越不开心,终日埋头练剑,如非必要,绝不踏出所居的北极宫半步,连向来极疼爱的小嫣也不大理睬了。

一家人一起赏月,竟成了一个遥远的梦。

深夜,有时,小嫣会听见叔叔在弹琴,且弹且吟:

“迢迢牵牛星,皎皎河汉女。

纤纤擢素手,札札弄机抒;

终日不成章,泣涕零如雨;

河汉清且浅,相去复几许!

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

小嫣记得这是汉朝的一首乐府诗,讲的是被王母分开的牛郎织女的故事,却不晓得叔叔为什么会一直吟这首诗。牛郎织女纵被银河分开了,又关叔叔什么事?

……本章完结,下一章“ 痴意徘徊当年情(三)”↓↓↓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