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幻剑之三世情缘〖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36章: 痴意徘徊当年情(三)

《幻剑之三世情缘〖全本已出版〗》

第36章 痴意徘徊当年情(三)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每每小嫣偷偷进北极宫去看时,只见舒望星要么弹罢琴,便盯着琴呆呆发愣,要么瞪着乌黑一片的天际,木然站着,半天没动静。那一刻,连头顶的月儿都是寂寞的,用凄伤的光芒洒在这才华绝世的孤独少年身上。

后来小嫣才知道,舒望星喜欢上了一个叫谢飞蝶的美丽女子,这女子的性格脾气正和她的美丽一样惊人,行事的狠辣乖张足以让绝大多数的**人物为之侧目,望风而逃。而一身武功,却偏偏让白道人物无可奈何,倒过来退避三舍。

一向冷静淡泊的月神曾经愤怒地用魔女二字来形容这个勾去弟弟三魂六魄的女子。

月神讨厌这魔女,讨厌极了。

北极喜欢这魔女,喜欢极了。

月神发现弟弟的痴迷,更加讨厌这魔女了。

剑尊在舒望星十岁之际带了娇妻爱妾远走海外,浪迹天涯,大约是对月神十分放心的缘故,自此竟再不曾回来过。舒望星全仗了月神一手教导长大,长兄如父,何况月神生性严谨,言语虽是沉静平和,举止之间却自有威仪,故舒望星竟从不敢对兄长之语违拗半句。

月神坚决不允舒望星娶谢飞蝶,舒望星痛苦之极,却不敢与之争执。毕竟,北极即便是天上最亮的星,也掩不过那轮明月的光华。

他所能做的,只是同样坚决地不肯娶月神所中意的其他女子为妻。

尽管他和那女子自幼相识,而且向来相知相惜。

尽管那女子出身名门,国色天香,知书识礼,明媚无双。

尽管那女子爱他,甚至可以不去计较他是不是也爱她。

小嫣叫那女子双姑姑,舒望星叫那女子明铛。

那女子是天水宫的大小姐,双明铛。

双明铛受尽了昔日好友兼心上人的冷落和伤害,终于淡然一笑,踏上了天水宫来接她回去的软轿。

她回去的时候,所有人都去相送,包括疼爱她的元老护法,仰慕她的青年弟子,也包括小嫣的父亲月神,母亲花影,小嫣和小嫣的妹妹小晴。但她最想见的人连面都不曾露过,仿佛她是洪水猛兽,夜叉转世。

但她仿佛什么都不计较,她一直微笑着,温柔有礼地与众人一一道别。

她的微笑一直持续到放下轿帘的那一瞬。

那一瞬,小嫣看到两串晶莹的泪珠,飞快滑下双明铛光洁如玉的面颊,重重滴落。

重重滴落在小嫣心里。

更重重滴落在月神心里。

小嫣在父亲向来平静的眼神中看到了怒火,已经燃烧的怒火。

不久,江湖上开始出现一些流言,都是些轻视谢问天的门第为人,藐视谢问天的问天刀法的流言。这些流言据说是北极亲口所说,都经圆月谷的亲信子弟证实的。

甚至,有人当面用这类言语撩拨谢问天。

谢问天是谢飞蝶的大哥,但北极的许多言语显然是不把这未来的大舅子看到眼里。

也许谢问天原来并不相信。

但众口烁金,三人成虎。

更何况有些事情本来是必须靠实力来证明的。

一直在圆月谷中闭门不出的北极公子舒望星,终于收到了谢问天的挑战信,同时也接到了谢飞蝶被兄长软禁的消息。

舒望星终于出了北极宫。

他出来的时候,秋阳正好,碧草青青,小嫣正奔在草地上放风筝,是一个鲤鱼的风筝,在空中飞得高高的,欢快得像在水中游一般。

小嫣也正和这风筝一般欢快地跑着。

满眼的秋色在小女孩红润快乐的笑容下,也映出了融融春意来。

舒望星晒着暖暖的阳光,闻着青青的草香,看着高高的风筝,也不禁微微笑。

小嫣更快乐了,她跑到舒望星身畔,道:“叔叔,你终于笑了。”

舒望星微笑道:“小嫣,今天不要做功课么?”

小嫣笑道:“爹说,我已经很聪明啦,不过也不必太刻苦。圆月谷有叔叔这样的天才,必会发扬光大,不用担心。”

舒望星笑得有些恍惚,道:“谷主真的这么说?”

在小嫣的记忆里,舒望星从不叫月神哥哥,只叫月神为谷主,是不是因为月神首先是圆月谷的谷主,其次才是他的哥哥?还是因为舒望星作为北极公子,首先是圆月谷的部属,其次才是月神的弟弟?

小嫣从没细思量过这事,她笑道:“爹就是见叔叔一直不开心,所以很是担心,现在好啦,叔叔笑了。”

她踮起脚来,伸手用力向上够着舒望星的脸,扎着红丝带的两只羊角辫一跳一跳的,好生可爱。

舒望星蹲下身去,问道:“小嫣要做什么?”

小嫣笑道:“叔叔笑得真好看,两只眼睛弯弯得像月牙一般。小嫣要摸摸叔叔的眼睛。”

舒望星笑道:“小嫣更好看,笑起来两只眼睛也弯弯得像月牙一般。小嫣长大了,一定是个倾国倾城的大美人。”

小嫣头一歪道:“会有双姑姑美吗?会有你喜欢的那个小妖女美吗?”

舒望星脸上瞬间失却了颜色。他失魂落魄道:“怎么你也认为小蝶是妖女?”

小嫣见了舒望星那失落模样,恨得直想打自己的嘴巴,陪笑道:“叔叔,你今天是不是没事儿?陪小嫣放风筝吧。”

舒望星默默瞅着风筝,又瞅了瞅小嫣手中抓的线,忽然伸手一弹,那细细的风筝线顿时断了,鲤鱼在小嫣的惊呼声中,飘飘摇摇,直向天上飘去,还不时打个转,像正跳着极快乐的舞蹈。

舒望星叹口气,指了指天际道:“小嫣,让它去吧。每个人都喜欢自由自在,风筝想来也是一样的,何必总抓跟线把它牵在手里?它若有灵魂,想必也是不高兴的。”

小嫣并不懂舒望星的话,但眼看风筝已消失在视野之中,再也找不回来,徒自着急也是无益,不如改日再叫人做一个;况且叔叔难得今日这般开心的模样,丢了个风筝也是值得的,因此眼珠一转,笑道:“叔叔,你好久没背我上山间玩去了,今天带我去玩好不好?”

舒望星怔了怔,终于笑道:“好呀,我也好象许久不曾出去透过气了。最近一次带你出去玩,只怕还是春天。”

小嫣一指东方那耸立云间的高高山峰,道:“可不是春天的时候!那时紫云峰满山都是花。大把大把的,回来的时候,你还说那些野花开得漂亮,下次要帮我做一个花环戴呢!”

舒望星一俯身,道:“小嫣,到叔叔背上来,我们上紫云峰去,秋天也有许多野花呢,又有晚桂和琼花,一定给你编个花环。”

舒望星真的找到了许多很漂亮的花,有的甚至是小嫣从未见过的。他把小嫣的头发散开披下,为她戴上了极美的一只花环,像一个异族的小公主。

小嫣的这一天过的也真的很快乐,尤其她发现叔叔很快乐时,更加高兴了。

一直到晚上,二人还呆在紫云峰上。舒望星抓了两只小兽,生起火来,便用烤肉做了二人的晚餐了。深秋的山间虽是寒冷,但舒望星内力深厚,丝毫不惧寒意,小嫣内功也有一定基础,也是不怕。舒望星生恐小嫣还冷,便叫小嫣练习剑法来瞧。

小嫣一笑,拣根树枝舞起来。

舒望星一瞧她剑势,大是惊讶,原来小嫣所用的,竟是自己闲来无事所创的流云剑法,却只徒具其形,精华之处却不甚了了。

小嫣见叔叔一脸讶色,格格笑道:“我以前见叔叔舞过好几回,只觉得甚是好看,所以学了来玩。”

舒望星听说她仅凭看了数次便已全套招式学会,大是讶异,转而摇头苦笑道:“这个剑法么,哪是你这般用的?”

说毕,便将流云剑法剑意剑诀细细讲了一遍。小嫣对剑招早已熟悉,人又极是聪颖,舒望星才讲一遍,便已心领神会。遂以舒望星所授剑诀再度练剑,如有不对之处,舒望星及时纠正,如此快到天亮时,小嫣的流云剑法已全部习成。

这时小嫣也倦了,打了个呵欠坐倒在舒望星怀中道:“叔叔,太阳快出来了吧?你今天是不是要出谷和那个什么问天刀决斗?”

舒望星苦涩一笑,道:“小嫣怕不怕?”

小嫣笑道:“我才不怕呢,爹早说了,叔叔的离恨天,放眼江湖,都找不了几个人能接下来。何况谢问天的刀法并不怎么样,只怕叔叔连离恨天也不必用。”

舒望星有没有再说什么小嫣已然忘怀了,因为她自己话还未说完,便已睡着了。

恍惚间,一滴水滴在她的脸上,她没有睁开眼睛。她想,大概是晨间的露水。

……本章完结,下一章“ 江湖秋水万丈横(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