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幻剑之三世情缘〖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37章: 江湖秋水万丈横(一)

《幻剑之三世情缘〖全本已出版〗》

第37章 江湖秋水万丈横(一)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后来的很多年,年幼的小嫣好生后悔,自己为何这么贪睡,为何不睁开眼来看看,究竟是不是晨间的露水?

如果她当时睁开眼,大概悲剧就不会发生了。

三天以后,北极断情崖坠崖的噩耗传来,小嫣才想到,那不是露水,那是叔叔的泪水。

从不流泪的叔叔,流泪了。

他不想死,不想离开心爱的侄女,不想离开圆月谷。

但他面对着自己无法沉受之痛,无法抗争之苦,终于选择了不归路。

小嫣并不相信叔叔会败,会死,但当她想起叔叔的那滴泪珠时,她的直觉告诉她,叔叔只怕真的出事了。

月神却不相信弟弟会出事,他带了人亲身赶往断情崖。

小嫣想喊住父亲,告诉他那滴泪珠的事,但终于没说出口。

她的心中仍有着一线希望。

直到七日后月神带回舒望星的佩剑,雪玉。

雪玉是舒望星十五岁时机缘巧合之下所得,素有灵性。本来只是白石般的死剑一把,但与舒望星朝夕相处一个月后,变成了一把晶莹夺目,宝光流动的白玉宝剑。

月神从山崖下找到的雪玉已没有了宝光流动,一个月后,连原先的玉色也没有了。雪玉又变回了一把白石般的死剑,冷,硬,没有光泽。

人在剑在,人去剑亡。

月神看着死去的宝剑,死死地看着,忽然喷出了一口鲜血,直喷到那死剑上。

死去的雪玉无动于衷,仿佛剑身凝着油脂一般,让那鲜血倏地滑落,无声无息,然后依旧木然躺在那儿,冷,硬,没有光泽。

精神完全崩溃的月神整个人也和那柄剑一样,冷,硬,全然失去了高傲自信的风采。他和当初的北极一样,把自己关在屋中,不吃不喝。

花影带了小嫣两姐妹苦求了好多天,月神才开了门,却已老了十数岁模样。

小嫣心中明白,父亲心中,有着太多内疚。北极公子和谢问天一战,正是月神一手策划的。他算定舒望星必赢,即便舒望星不杀谢问天,以谢问天骄狂的个性,一朝落败,绝不可能再将自己的妹妹嫁给舒望星。

可惜他没有算准舒望星的决心。

如果不能和谢飞蝶在一起,舒望星宁可选择死。

因为这样,至少谢飞蝶会想他一辈子,爱他一辈子。

他也终于得偿所愿,他用自己的生命证明,他没有错,不论生死,谢飞蝶都都愿相随。

生死相随。

够了,对舒望星来讲,太够了,有了谢飞蝶,他会快乐,无论生死。

痛苦的是月神。

年未弱冠便已执掌圆月谷,威振天下的月神,只有一双女儿,没有子嗣。但他从未遗憾过,因为他有一个弟弟,一个惊才绝艳的弟弟。

他精心安排着弟弟的每天的功课,从武学,到谋略,从经史子集,到诗词歌赋,从品茶鉴酒,到琴棋书画,他完全是把弟弟当作了自己的继承人来培养,沤尽心血。

这个弟弟也很争气,努力勤奋,当同龄的孩子还在母亲的催眠曲中撒娇时,他还在修习内功;每天天未亮,当同龄的孩子还在沉睡之中时,他已背下数十首诗词,在练剑了。

而且弟弟从不违抗他的命令,对他恭恭敬敬,言听计从。

舒望星终于成才,成了圆月谷名副其实的北极,月神一度认为自己很成功。

直到弟弟离开人世,他才想起,自己从来没有赞扬过他一句,也从来没有问过北极,他需要什么,更没有告诉过他,自己心中,到底有多疼他。

他更想起,舒望星十二岁的一天,爬到正高坐主位的自己身畔撒娇,被自己一顿斥责后,再不曾叫过自己哥哥。

舒望星断情崖出事后,他出乎意料地练成了自己思索了二十年始终未练成的离恨天。

离!恨!天!

分离的痛苦,永别的悲恨,看穿世情的忧伤,原来竟有那样的沉重和威力!

舒望星为何会以十八岁之龄练成?

月神曾以为是北极的天赋和骨骼更适合修炼离恨天,正如他自己二十岁时便已练成了龙翔九天一般。

原来不是。

是离恨。

与宇文天伤决战前晚,舒望星曾出乎意外地与月神大吵一架,为的正是谢飞蝶之事。

月神心绪不宁,方才中了暗算,重伤在身。

舒望星跪倒在卧床的月神前,含泪发誓绝不再顶撞谷主,也绝不再和谢飞蝶在一起。

第二天,北极舒望星代兄应战,离恨天初现江湖,一鸣惊人。

在圆月谷众人的欢声雷动中,有谁看到了北极掩住胸口,强忍着心头的巨痛?

他并非循正途修炼的离恨天,他是被满怀的离恨逼出来的离恨天!

离!恨!天!

徘徊在北极宫里的月神由离恨天的剑意也悟出了一套剑法,取名望星剑法。

望星。

北极。

我的弟弟。

小嫣从父亲那里学到了望星剑法,更从望星剑法里看到了父亲的痛苦。

……本章完结,下一章“ 江湖秋水万丈横(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