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幻剑之三世情缘〖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42章: 画角声残落木风(三)

《幻剑之三世情缘〖全本已出版〗》

第42章 画角声残落木风(三)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高夫人面上泛起一丝微笑,温柔恬静,眸光更是深情一片,除了她的夫君,再也看不到别的了。这死亡的一刻,她美得惊心动魄,甚至这种风流几乎压得过南宫踏雪的风华,舒景嫣的妍丽。

她的眼睛终究没有闭上,大概是舍不得再也看不到她的夫君。

而她的瞳孔里,已深深映入了高飞的影子,直带入另一个世界。

高飞跌坐地上,抱着死去的妻子,喃喃吟唱道:

“楼上黄昏杏花寒,

斜月小栏干。

一双燕子,

两行征雁,

画角声残。

绮窗人在东风里,

无语对春闲。

也应似旧,

盈盈秋水,

淡淡春山……”

他垂头,吻了吻妻子的额,低低道:“伊人,伊人,你的苦处,我知道啦,我总是顾着教中的事,总不陪你。你一直喜欢唱这首歌,其实是唱给我听的。我何尝不明白,可为着自己的私心,总装不懂,总是把你撇下,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我知道错啦,你不要也撇下我好不好?你等等我好不好?”

黑袍剑客蓦地明白什么,奔向高飞。

叶惊鸥头皮一炸,用力扶起高飞。

明晃晃的落霞剑,正刺在高飞腹中,和高夫人——展伊人一样的位置。

高飞抬头看了看叶惊鸥,笑了笑,又低下了头。永远低下了头,再也不会抬起。

不见面目,却依旧显得飘逸贵气的黑袍剑客惋惜地注视着二人,忽回头,看着小嫣,神情好生忧伤,更夹着些难掩的怒意。

小嫣略有惊讶之色,但瞬即不见,高声道:“叔叔,她太过分了!”

高夫人意欲将一众人等,甚至包括不武功的平民一网打尽,用心不谓不恶毒,连黑袍剑客都被激起了杀心,但见他们夫妻二人临终时一番款款情深,那点杀意早随风逝去,留下的,只是深深的同情与怜惜。

小嫣一声叔叔却惊住了众人,叶惊鸥抬起了头,青州一行人等也抬起头,惊愕得无以复加。

小嫣的叔叔是谁?月神的弟弟。

月神只有一个弟弟。五年前死于断情崖的北极。

小嫣会不会认错人了?

只有方岩低下了头,心中一阵难过。

他自己这一注下得很准。振远镖局一战,果然逼出了舒望星。舒望星,他的大哥,该怎么办呢?假如月神还是不让他和他的小蝶在一起,他会不会恨自己?

小嫣盯着黑袍剑客,道:“叔叔,你还不承认了么?你用圆月谷的‘灵绫缠’破了‘长天断’,同时护体灵气护身,难道还要掩饰自己的身份?”

小嫣流泪了,哭得像是带雨梨花,在那泠泠的风中,单薄的身子颤抖不已,似随时要给风吹了去。她哭道:“我很想你,爹也很想你。你不知不知道你走之后爹变了多少?他……他整日的自责,常常到你住的北极宫去,一呆几个月,他练成了离恨天,还根据离恨天创了一套剑法,叫望星剑法,你知不知道什么是望星,什么是望星?”

小嫣身体一晃,栽倒在地,看来伤痛之余,已是晕倒了。

方岩忙抱住她,叫道:“小嫣!小嫣!”

黑袍剑客默默看着年轻的女孩,眼中渐有泪光闪动,他轻轻揭开了自己的面巾,露出他俊秀的面庞,叹道:“小嫣,小嫣,何苦,何苦必要找出我来!”

他这般说,无疑已是承认自己是北极了。

众人再不想此时此地竟见到了传说中的绝世人物北极,都怔倒当场,不知是惊是喜。

“原来,你竟是名震天下的北极公子,我们,不认输也不行了。”叶惊鸥轻叹一声,拔出了高夫人腹中的石剑,掉转剑柄递给舒望星,道:“北极公子,舒大小姐的剑。”

舒望星看着那柄剑,仿佛被牵动了什么隐藏极深的心思,微微动容,却不伸手去接。

方岩忙接下,冷冷道:“谢了。”

叶惊鸥还了剑,也不语,静静看着舒望星手中之物。

舒望星手中执的,是高夫人的秋水宝剑。

他淡然一笑,也以剑柄相送,递给叶惊鸥。

叶惊鸥双手接过,肃然道:“高堂主家中尚有一双儿女,他们夫妇之物,我当完好交到他们儿女手中。至于他们的仇,报不报,就看他们的心意了。”

小嫣已微微醒转,努力侧过苍白如白莲花瓣的面颊,挣扎着道:“放心,只管找我,相报仇,且看他们的本事。”

叶惊鸥深深目注了她一眼,点了点头,回头又向舒望星道:“过了今夜,北极公子若还有命在,五年之后,在下当再讨教!”

叶惊鸥说罢,携了高飞夫妻尸体,带人众人,跃上马,瞬即离去。

方岩皱眉道:“他的话什么意思?”

舒望星眼眸中闪过一丝寒意,手握紧了他自己的那柄凡剑。

秋风,萧杀。

秋夜,冷冽。

那一夜真的很冷,隔了许多年,当方岩回忆起那个暮秋的夜,也认为是自己有生以来遇到的最寒冷的秋夜,冷得不像秋天,夜风吹着面庞,像冰凌在脸上刮过。

舒望星却似毫无所觉,他静静站着,提着剑,神情愈来愈凝重,而身周的护体灵气已然展开,似云似雾,缭绕在舒望星周围。

方岩虽觉得叶惊鸥临走所言有些怪异,却觉察不出什么异样,除了这异样的冷,和舒望星异样的行止。

他很快发现了第三种异样。

从展伊人拔出的白石剑,自叶惊鸥交给方岩之后,方岩一直便握在手中。

当舒望星身周护体灵气展开之际,白石剑的剑身仿佛微微颤抖,如情窦初开的少女,突然见到了梦中情人,那不自觉的娇躯轻颤。

方岩开始还认为自己初经大战,太过紧张,所以自己的手在抖。

等他发现是剑本身在抖时,他震惊得只能看着这不断颤抖的剑,不知该问盘坐地上调息的小嫣,还是问正神色凝重、如临大敌的舒望星。

黑暗,在不可知的黑暗中,究竟隐藏了什么?

一直被认为死去的北极,一直被认作死物的石剑,究竟被什么激起了无数的涟漪?

忽然之间,白石剑“丁”地一声,一半剑身,已然探出鞘外。

仿佛,是被某种高深的杀意激出,又仿佛,是方岩自己用内力将其弹出。

但方岩知道不是。

那颤抖的剑身出鞘之后立时不再颤抖,如同那坠入情网的女子,一头扑入了情人的温暖怡人的怀抱,立时安静下来。

安静地露出半边剑身,露出通透润泽的白玉般的身段。

方岩相信不是自己的眼睛出问题,的的确确,死了的白石剑,自己出了鞘,并且由一块普普通通的石头剑,变成了一块白玉剑,上好的白玉剑!

但他已来不及告诉任何人这种变化,便被舒望星的啸声吸引!

舒望星提剑沉默了好久,终于在白石剑化为白玉剑,丁然出鞘的时刻,长长一声吟啸,修长的身段拔起,飞高,飞高,然后一剑凌空划出。

平平淡淡看不出任何花哨的一剑,平平淡淡划出,自上而下,越过屋顶,越过树梢,飞向黑暗之中一个不经意的院墙角落。

那个角落里,在静静躺着几块岩石,怎么看都是随处可见的点缀风景的石头,也许闲暇时主人也会掸掸上面的灰,坐下来喝口茶,吹吹风,看看小院里的花花草草,和几个朋友论几件天下兴亡,说几桩家长里短。

这几块岩石,怎么惹着了名震天下的北极公子舒望星?

很快人们便知道了为什么。

其中的三块岩石,忽然活动起来,变身,立起,凌空跃起,飘出,鬼魅般躲开了舒望星看似简单,却显然经过深思熟虑划出的一式剑招。

……本章完结,下一章“ 剑网尘丝斩又连(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