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幻剑之三世情缘〖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44章: 剑网尘丝斩又连(二)

《幻剑之三世情缘〖全本已出版〗》

第44章 剑网尘丝斩又连(二)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小嫣一下子摒住了呼吸。

青州众人的心沉了一沉,仿佛一下子冷了下去。

舒望星为了谢飞蝶,不惜诈死脱离了圆月谷,会不会也为了谢飞蝶,对江湖的一切再也不管不顾,包括阻挠他爱情的哥哥月神?

方岩微觉惊愕,看着舒望星。

只听得舒望星沉声道:“我发誓,无论是谁,想动圆月谷或月神一根汗毛,都必须先过了我舒望星这一关!”

一字一句,掷地有声,坚决有力。这不像是那个温暖慈和的舒望星的口吻,更像是作为圆月谷的守护者、北极宫之宫主——舒望星的誓言。

方岩心头的血,一下子沸腾起来。

自从学了舒望星的武功之后,平生第一次,他觉得,自己也是圆月谷的弟子,对圆月谷,也有一份责任和义务。

因为他的授艺恩兄,正是一名不折不扣的圆月谷弟子和圆月谷的守护者!

他还听到小嫣吐了口气,低低道:“这才是我的叔叔!”那微颤的声音,充满了欣悦和崇拜。

天地人三绝面色俱是一冷。

杀气,瞬间弥漫在百丈之内的空气之中。

附近的民居中,陆续传来了平民抵挡不住这可怕的杀气,而发出恐惧惊怖的哀叫。

舒望星一振衣袖,黑色的外衫蓦地爆裂,四散飞去,同时一股极柔和的温暖气息传出,连重伤的青州众人都感觉出那温暖气息带来的祥和和镇定人心的力量,被杀气压抑得透不过气来的胸怀顿时一轻。民居中的哀叫声顿时少了许多。

但南宫踏雪的眼中却掉下了泪。

舒望星的黑衫之内,竟穿了一件洁白的长衫。

白衣飘飘,如雾如雪更如仙。

当年那死去的那个高贵温和的北极,从这一刻,彻底复苏了。

舒望星又是一笑,轻轻松松道:“莫要在这里伤了无辜。振远镖局现在正是空院一座,咱们那里见个胜负吧。”

不待三人回答,他已飘身而起,正向振远镖局而去。

经过如意居时,舒望星仿佛叹了口气。

孩子,你在睡吗?

你在踢被子了吗?

你在梦中格格的笑,还是无助的哭?

你可知道,你的父亲,你的父亲今夜好生不安。

虽然他的表面还很从容。

可是,与你母亲一生一世的痴梦纠缠,与你堂姐相偎相依的叔侄情深,和你伯伯那爱怨交加的兄弟至情,以及,眼前从未遇到过的厉害对手,一切,自今夜始,如永远挣不脱的网,困住了最挚爱你的父亲!

难道,难道正如你祖母所预言的,你的父亲一出世,便已注定了一生的悲剧?

天地绝三人相视一眼,紧随了舒望星而去。

方岩正要赶去,小嫣一把抓住他,低低道:“不要舍下我。”

方岩知她与叔叔感情至好,再不肯不去观战,只得半扶半抱,带了她也往振远镖局而去。

田笑风、林如龙等也不肯错过这场罕见的大战,这一战,即便事后江湖上藉藉无闻,却一定会比舒望星对决谢问天精彩得多。为护卫圆月谷和月神,舒望星不可能不尽全力。至于能否趁此机会逃命倒成了次要的。舒望星一旦落败,三个老怪物要找出他们斩草除根只怕比辗死只蚂蚁还容易。所以他们匆匆安置了重伤人员,其他只要是能走动的,也前去了振远镖局,却只剩了七八人而已。

南宫踏雪走在最后一个。她见了舒望星的本来面目之后,心中曾暗自发誓,不再想不再念不再看这前世的冤家,但临了还是忍不住,紧紧跟了众人,奔向舒望星所在的方向。

镖局的演武场中,天绝、地绝、人绝,呈三角之形而立,三角之中心,正是舒望星。

这个白衣胜雪的青年人,立于苍茫月下,眸明如星,却有着明星所没有的忧伤寂寞。平举胸前的凡剑,经过他的内力催动,寒光闪闪,剑气横流,眩人眼目。

方岩手中的剑依然半身出鞘,却隐隐发出异声,似某种精灵被压抑着的哀鸣。

方岩却再也顾不上了,紧张的看着场中的每一丝细微的动静。

不知从哪里,传来天籁之音,又不知从何时,已有人在作飞天之舞。

万丈红尘,扑面卷来,充满了诱惑的天籁之音,正指引着人们走向红尘,走向繁华,走向七情六欲,醉生忘死。

田笑风、方岩等人只觉日暖天曛,身心通泰,手足酥软,方才那骇人心魄的杀气杳然不知所踪。

方岩更觉出自己牵着的小嫣的手冰冰凉凉,却满是汗水。

天绝正缓缓抽出他的宝剑。

他的剑显然也是宝剑,虽不如秋水落霞般眩目夺神,却和他的人一样气定神闲,典雅悠然。

他的宝剑是柄古剑,名字便叫做闲影剑。

闲影剑和使他剑的人一样,闲闲而出,杀气敛而未发,引而未出,分明是好整以暇,伺机而动。

舒望星立于万丈红尘之中,不言不动,但护体灵气暴涨,一丈之内,一层雪白雾气,除了护体灵气,还有剑光流动,那是——剑气!

但那红绫织就的万丈红尘,在夺人心志的地绝天籁笛笛音的襄助下,不时侵入舒望星护体灵气之中,甚至窜入舒望星身体半丈之内!

舒望星的鼻尖沁出了细密的汗珠。

以乐声伤人,舞技夺魄,他不是没有听说过,也不是完全不知破解之法,但他终究不曾亲遇过,更何况是这般出神入化的技艺。

而且以乐声伤人,舞技夺魄,跟别的武学刚好相反,一般的武学,只要熟知该种武功或相类武功的套路,便可根据其套路觅其来踪去向找出破解之道。而乐声、舞技,对丝毫不懂音律的人影响并不很大,顶多被乐律中的气氛所迷;但如被困之人通晓音律,必会推敲韵律字句,觅其破绽,若一时觅不着破绽,便被那妙音所引,困于其中了。这便如精于对奕之人常常为棋局所迷,无法自拔,一窍不通之徒看那再深奥的棋局也不过是一堆胡乱摆放的黑白棋子而已,反而不受影响。

舒望星家教素严,月神只恐他学的东西不够多,怎肯不让他学习音律?琴笛箫鼓,竟没有舒望星不会的,何况他本身更是性情中人,温和善感,万想不到此时却成了绝大弱点,反因之受困于舞技笛音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剑网尘丝斩又连(三)”↓↓↓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