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幻剑之三世情缘〖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45章: 剑网尘丝斩又连(三)

《幻剑之三世情缘〖全本已出版〗》

第45章 剑网尘丝斩又连(三)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正是舒望星心神恍惚,手足乏力之际,闲影剑终于闲闲而出,竟刺穿舒望星护体灵气,直奔他胸前要害。

舒望星强敛心神,满蕴真力长啸一声,硬将那纸醉金迷的笛声压了过去,同时剑出,挡住了闲影剑!

天绝赞道:“好!居然还能出剑!”

舒望星自知如此下去情况大是不妙,一抖长剑,“幻月七剑”等圆月谷厉害招式已然连连出手。

小嫣也曾用过“幻月七剑”,便如方岩也用过“天泪剑法”一样,舒望星和小嫣的境界全然不一样。

月芒在瞬间大盛,舒望星长剑的淡淡寒光,分明已将明月之灵气引入剑中,温柔,却满含肃杀之意,刹那间席卷全场。

方岩等立刻疾退,以防给舒望星误伤。

当是时,舒望星全力而击,显然也已不可能顾惜到他人了。

万丈红法阵势微乱,天籁笛音微微跑调。

舒望星虽为舞技笛音所扰,修为大打折扣,但尽力施为,与天绝的闲影剑相斗,居然斗了个半斤八两。

天绝久战不下,叹了口气,道:“不想月神的弟弟武学竟也有如此成就。罢了,二弟,三妹,缚神!”

缚神!

缚什么神?

月神吗?

人绝叫道:“大哥,那是留着对付月神的!”

天绝沉声道:“舒望星未必比月神好对付!”

地绝叹道:“自作孽,不可活!青年人,是你自寻的死路!”

一切突然温柔下来。

天地之间,一切已然静寂,只剩得红尘漫漫,笛音如水,却无孔不入,无地不侵。

温柔的闲影剑,却在这笛音之中,无处不在!

万丈红尘,天籁之音,闲影之锋,交织而就的巨网,笼罩了天地,更罩住了天地间,这白衣的剑手舒望星。

舒望星在一瞬间再找不到对手!

而自己所有的空门和破绽,在失却了对手之后,白纸般呈现在敌人面前!

对手到底何在?在等着缚了自己,再缚月神?

舒望星伤痛一笑,剑指天南,一股伤痛悲恨之意蓦地笼罩住天地之地。

哪里来的沉郁之气?屈原的?子胥的?孟姜女的?

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

是生离,是死别,是抱冤,是含屈,是天地间一切的不平和悲痛。

我的天,是离恨天!

我不要离恨!

可是偏偏只有离恨天!

剑光晃动,击向三个方向,三个敌手。

我不知道敌手在哪里,可剑意知道,离恨天知道,这股沉郁之气,会毁了一切,一切的不平,一切的烦恼,一切的不公!

天绝震惊。

地绝震惊。

人绝震惊。

传说的离恨天!

他们苦练一生的缚神对上了传说中的离恨天!

仿佛,来自宇宙洪荒之处最寂寞伤怀的离恨,从某处山眼,如火山,骤然喷发。

剑光闪动,离恨奔涌!

万丈红尘发出被撕扯摧裂的啸音,离恨的疼痛刹那而出,击破了天籁,悠闲的闲影剑被的离恨击得失却了从容,如同醉汉,踉跄步离了正道。

缚神之阵,被恐怖的离恨天生生撕开了一角,白衣的剑客陡地从缺口中跃出,平凡的宝剑迎上了如影随形追至的绫舞、笛音、剑影!

甫一直触,只闻“刷”的一声,那平凡的剑忽地消失,舒望星飞起,飞高,手中已多了段白绫,如白云般卷向那片剑影。

他的身体远远跃在高空,如同站在云端。

片刻,天空落下轻尘,带着淡淡的铁腥味。

片刻,天际下起了雪,无数白绫细屑,纷纷扬扬,在天空跳起了秋夜的舞蹈。

一样东西,掉在方岩脚下,低头细瞧,竟是一把暗旧的剑柄。

方岩的心一下子揪紧,抬头向上望去,连小嫣的手指甲直掐入自己手掌肉中也不觉。

空中还有一片白影,悠悠落下,随之而下的是天绝、地绝、人绝,依旧成犄角之状,正将白影困在中心。

舒望星半跪于地,轻咳两声,一串鲜红的血,从口角溢出。

他的双手已空。

剑化轻尘,绫成飞雪。

天绝叹了口气,道:“舒望星,离恨天,果然名不虚传。只不过,你为何没用你的成名宝剑雪玉,却用了这么一把平凡的宝剑,这么一段普通的白绫?这等俗物,你用来对付平凡之辈倒也罢了,可在缚神和离恨天两大神功的夹击之下,加上闲影剑的锋利,万丈红尘的柔韧,天籁笛音的夺魂,焉有它们的用武之地?”

舒望星虽是面色苍白,却还在淡淡而笑,道:“若是我的雪玉在,你们的缚神还能困得了我么?”

天绝闭目揣夺片刻,道:“胜负尚在未知之数。不过,离恨天借的是天地灵气而发,现在灵气已被缚神击散,一时难聚,凭目前的环境和你现在的体力,只怕已难以再施展一次离恨天。何况我们经历了一次离恨天,虽未见明显破绽,却已有应对之法。所以,即便你有机会去拿你的雪玉剑,你也必败!”

舒望星抬头看了看方岩。

方岩心头一跳,却不知舒望星何意。

小嫣狠狠一撞方岩的手肘,方岩吃痛,手一松,小嫣已将那半露剑身的白石剑抓在手中,出鞘,掷向舒望星,喝道:“雪玉,雪玉,尔主归来,还不现身!”

白石剑剑身隐有白芒流转,带着奇怪的呜呜之声,飞向舒望星。

人绝一甩手,万丈红尘卷向白石剑。

小嫣重伤之余,掷出白石剑的力道分明不大,但白石剑自身却似有灵性一般,顺红绫卷向而出,冲天而起,夹杂着若喜若痛又如哭泣般的鸣声,在众人上空飞旋,一圈一圈又一圈,竟不落下,似在等待什么,又在寻觅什么。

三绝齐喝,同时天绝剑起,地绝笛飞,人绝绫舞,直击向白石剑。

舒望星却咬破了自己的无名指尖,然后向着天空轻轻一弹。

一丝淡淡的血影,也许淡得都看不到,悠悠飘上天空,透过剑影,透过笛音,透过飞绫,悄悄洒到了白石剑身上。

一声奇异的声响蓦地爆起,像不知从何处传来的凤鸣之音,打破了夜的宁静;更有一道奇异的白色闪电亮起,爆起眩目的白光,毫不犹豫,窜向飞绫,窜入笛音,奔向闲影。

三绝震惊。

如果是一个人,三绝当然会上前,与之斗;可他们见到的,分明只是一把剑,甚至这把剑片刻之前只是块冷冷的死石,现在,却成了闪电,如同一个不可知的怪物。所以红绫退,笛音颤,闲影仓皇。

那团闪电毫不犹豫向下,奔向舒望星,如同一个少女,兴奋地纵入了情人的怀抱。

舒望星一伸手,已握住剑柄。

……本章完结,下一章“ 空许伊人知我心(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