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幻剑之三世情缘〖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46章: 空许伊人知我心(一)

《幻剑之三世情缘〖全本已出版〗》

第46章 空许伊人知我心(一)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剑身通透,如珠似玉;剑华似练,脱俗绝伦。

三绝的面色都有了惊诧之色。

人绝疑惑道:“这就是你的宝剑,雪玉?”

舒望星温柔地轻轻抚了抚剑身,站了起来,道:“不错,我们已五年不见了。”

人是北极,剑是雪玉。

都活过来了。

天绝看着他的雪玉宝剑,叹道:“你的剑,已通灵性,它不再是一把剑,而是一个妖异之物了。”

舒望星低头察看着自己的剑,疼爱的眼神如同看着自己的撒娇的儿女或弟妹一般,道:“我知道。我从第一天遇到它,就没把它当成一个死物看过。它是我的好朋友,甚至,也是我的一部分,与我血脉相通。”

方岩好生迷惑,好朋友?一部分?血脉相通?成了妖的剑?他抬头看向林如龙,希望从他那里找到一点答案,可林如龙、田笑风的眼中,同样是不解。

北极的灵力,北极的离恨天,北极的宝剑,似都已跳出江湖人素常指的武学范畴,而近乎灵异了。但圆月谷本来就有修习灵力的传统,北极作为其嫡系传人,如此与众不同显然也不奇怪。

人绝回眸向天绝、地绝笑道:“看来我们可以看一看雪玉剑施展出来的离恨天了。”

而舒望星只笑了一笑。

天绝、地绝、人绝的精神陡然紧张。

飞绫祭起,笛声飞扬,闲影呼啸。

舒望星的身形再度被卷入无边红尘之中,瞬间消失。

红尘之中,美人语笑嫣然,香花似海,浓情无边。

幻境,胜似天境。

可又有谁能形容得出这红尘之中漫天的杀气?

舒望星被这亦幻亦真的花海美人逼迫得几乎喘不过气来。

但他的雪玉,他的雪玉幽幽的发着柔和的白光,温柔,温暖地看着他,像小蝶的眼。

舒望星苦笑。

雪玉好像他的小蝶呀,温柔,却嗜杀。但只要他不遗弃,她们便永远忠实地守侯着他,守护着他。

舒望星抬头,天是红色的,红尘弥漫。

笛音还在消魂散魄,剑影还在勾魂夺魄。

舒望星想起孩子熟睡的脸和小嫣温柔的眼睛。

扬手,起势。

地,忽然摇动,伴着神物的怒吼,映得天在晃,星在摇,月在藏!

近了,更近了,万丈红尘的中心,爆发出怒龙的狂吼,一声接一声,一声连一声。

三绝阵势受阻,微微晃荡。

天绝喝道:“天地人寰,绵绵不绝,缚神夺心,挡我者死!”

缚神阵中,杀意骤盛,涉到阵外之人,也觉魂不守舍,待要走时,耳边迷音阵阵,欲罢不能,再迈不开腿去,其中二人,更被阵中剑气所激,先后倒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

方岩、田笑风欲去相助,却无法逼近,眼看阵势移动,黄业武距离稍近,正是犹豫是否要出手相助之际,竟被卷入阵中,待得片刻这名青州屈指可数的高手被甩出来时,已是血肉模糊一片,是头是脚都分不出了。

南宫踏雪立在人群最后,张嘴干呕,却什么也呕不出来。

这时龙吟之声,一声紧似一声,甚至连成了一片。

龙吟,真正的龙吟之声,正从何处发出?究竟又有多少条龙在怒吼,在飞舞?

没来得及让人转过念头,只闻得轰的一声,红光四散飞去,同时九条银龙,自那红尘之中,冲天而起,映亮了半边天空。

小嫣紧紧握住方岩手,欢喜大叫道:“龙翔九天!龙翔九天!叔叔的武功一点没耽搁,他已练成了龙翔九天!”

九龙齐翔空中,然后从空中掉转巨首,齐齐奔下,反嗜缚神之阵。

三绝同时变色,以缚神之式,再次缚向不世的巨龙。

但以破笼而出的神物怎肯再入笼中?

震天撕吼中,红芒盛,笛音锐,剑影散。

然后一切归于沉寂。如云开,雾散。

三绝依旧成犄角之状。

舒望星依旧立于犄角之中。

但舒望星一身白衣傲立,三绝却都已倒在地上。

天绝强撑着想抬起头来,却一口鲜血喷出,落在石板地上,竟夹杂着好些肉末。

九龙之威下,他的内腑已全然震碎。

人绝低低唤道:“大哥,你怎样?”

天绝道:“我很好!”

人绝道:“那便好。可我的心脉已断,只得先走一步了。二哥便拜托你了,他自幼孤苦,大哥一定要多疼他……”

地绝显然也已垂危,伏在地上叫道:“三妹,三妹!”

天绝黯然道:“我知道,你一向敬重我,却怜爱他。”

人绝道:“他……他可怜啊!”

说毕便不再动弹,连胸前轻微的起伏也没有了。

地绝居然一边吐血,一边站了起来,道:“三妹,你等等我。”

恰走到人绝身边,他仆倒在地,抱住人绝,仿佛很满意似的叹了口气,再没了声息。

天绝笑道:“好,好,好,倒应了咱们结拜时的那句话,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相依相随五十年,咱们也算活够了吧!”

舒望星叹息道:“五十年,的确够了。人的一生,能有几个五十年?”

他看着倒在地上的三位,语气居然像在跟朋友话家常。

天绝居然也无恨怒之意,点了点头,道:“我活是活够了,只是我心里还有个问题想问。”

舒望星道:“请尽管问,知无不答。”

天绝道:“你的武学跟你兄长比如何?”

舒望星沉默片刻,答道:“谷主才智,原在我之上,论起习武资质,更是天下无双。只不过他自来俗事缠身,冗务不断,不能专心,习武进境未必比得上我。五年之前,我大概已能在他手底下走三十招左右不败。”

天绝道:“如今你们相比呢?”

舒望星道:“五年不见谷主,我又怎知他的武功进境如何?想来我练成了龙翔九天,他也练成了离恨天,最顶尖的武学我们都练成了,大约已不相上下了吧。”

天绝仿佛很满意听到这个结果,叹了口气,看了看地绝、人绝所在的位置,努力向前挣扎了一下,大约想爬过去,终究却一大口鲜血涌泉般喷出,再无半丝力气,只是瞪着一双无神的眼,从喉咙口挤出了一句话:“把,我们,埋在一处……”

舒望星立刻道:“放心!”

……本章完结,下一章“ 空许伊人知我心(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