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幻剑之三世情缘〖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48章: 空许伊人知我心(三)

《幻剑之三世情缘〖全本已出版〗》

第48章 空许伊人知我心(三)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小嫣垂下头,道:“我怎会伤害叔叔,我只想把他带回去而已。”

她缓缓取出三根细如毫发的银针,蹲下身去。

方岩紧张道:“你做什么?”

小嫣道:“救醒他!”

方岩也不知该不该拦,眼见小嫣将银针刺入舒望星玉枕、天灵、膻中三处要穴。

舒望星微微一动,慢启星眸。

方岩放下搁在小嫣脖子上的雪玉宝剑,忙忙扶起舒望星,叫道:“大哥,你觉得怎样?”

小嫣手起手落,已起出银针,道:“叔叔,醒了吧?”

舒望星惊疑地看了看她,微微一运气,背心一缕剧痛,突然炸散开来,毒蛇般窜向全身。饶他性情坚韧,也不由失声痛呼一声,整个身子俱痛得软倒下来,额间汗珠,涔涔而下,片刻衣衫便已湿透。

方岩大惊,叫道:“大哥!”

小嫣眸中闪过一丝不忍,但随即道:“叔叔,我要带你回谷。现在你想必会同意随我回去了罢!”

舒望星低头,苦笑,黯然道:“天仙禁!你对我下了天仙禁!丫头,几年不见,你居然也会算计人了!”

小嫣微笑道:“叔叔,天仙禁,是你教我的,不会忘了吧。那一年春天的时候,你在烟镜潭边吹完箫后,我问你,圆月谷弟子武功练到极至,是否无法可破?”

舒望星苦笑道:“我告诉你,有的,任何武功都不会无懈可击,即便圆月谷中人既修内力,又修灵力,至少也挡不住两种看似邪门外道的工夫。一个是嗜心蛊,一个便是天仙禁。它们都可借助异物突破防护者的护体灵气,轻易制住对方。”

小嫣笑道:“叔叔还跟我讲,一般修习者会对这两样异物特别注意,如果对手身上带了此类物品,往往能感应得出其中的威胁,除非……”

舒望星叹道:“除非这人不是自己的敌人,修习者不存提防之心。比如你,如果趁我不注意对我下手,我是感应不出的。”

舒望星感应出了小嫣的伤怀,小嫣的依恋,小嫣的疼痛,却没有感应出小嫣由这些而生出的怒意,异心。

小嫣看着叔叔微笑。

舒望星看着侄女苦笑。

小嫣笑着道:“叔叔,随我回去吧。爹爹自然会帮你解了天仙禁的禁制。”

舒望星摇了摇头,道:“我不回去。我要去找小蝶。”

他立起身来,推开方岩,缓缓向镖局外步去。

小嫣大是意外,叫道:“叔叔,无人帮你解开禁制,你一旦运功,便会受万针刺骨之痛,等于被废去武功一般,没了武功,你只是凡人一个,以后怎么办?”

舒望星转过头,居然笑道:“我早就想做一个平平凡凡的人了。天底下大多数人不都是不会武功么?他们不也是活了一辈子么?甚至活得比会武功的人快乐多了,长寿多了。我也只想过着平凡日子,守着喜欢的女人一辈子,要武功有什么用?”

小嫣万想不到舒望星为了小蝶竟连刻苦修习半生的武学也不要了,反怔倒在当场。

方岩紧走几步,随在舒望星后面,道:“大哥,等等我,我陪你一起走。”

舒望星微笑道:“小岩,你年纪正轻,还是在江湖间浪荡逍遥一番吧。”

方岩笑道:“江湖道,有什么好的?大哥看,前几日南宫府那许多高手,人山人海,可不都是江湖人?今日此地,还剩了几个?便是大哥这等身手,都难免遭小人暗算,我又何必趟这混沌江湖?”

他虽也笑着,却把“小人”两字说得特别大声,恨恨之意,溢于言表。

田笑风、林如龙等见小嫣虽有外伤,却行动如常,知她在众人被屠戮之际,尚掩藏了真正实力,暗想这小小女孩,为擒住自己的叔叔,竟如斯有心计,也不禁心寒。

小嫣见舒望星自顾要走,急叫道:“不准走!”

舒望星脚步虽慢,却一丝不停,缓缓道:“难不成你把我捆了押回谷去?那也由得你。但即便你剁去了我双脚,我终究也会爬回去找我的妻儿!”

提到妻儿,舒望星的眼眸不由温柔起来,语气也柔和许多。

方岩哽咽道:“大哥,你走!小岩无能,让她玩弄于股掌之间,方才害了你!现在她若拦你,小岩当以性命相护!”

舒望星微笑道:“我一直便知道你是个好孩子。”

这时舒望星已走到青州一众人身后。

众人的最后,掩着一个雪白的影子。

舒望星顿住了脚,看着那影子,轻轻道:“对不起,踏雪!”

没人知道他这句“对不起”是何缘由,但南宫踏雪知道。

南宫踏雪禁不住要流泪,却终于未流出。她微笑道:“原来你还和以前一样,一点都没变。”

舒望星低下头,道:“请帮个忙,帮我将三个亡者好好安葬了,葬在一起,莫让我违背了对天绝的承诺。拜托了,踏雪。”

南宫踏雪还是微笑,道:“好,舒大哥!”

舒望星也微微一笑,记起当年那温顺美丽的小踏雪,也曾许多次这般对他说:“好,舒大哥!”

舒望星继续前行,方岩身侧相伴,眼看已转入长廊,转眼便可出了振远镖局。

小嫣嘴唇颤抖,身体也开始颤抖,终于喝道:“北极宫主,站住!”

舒望星心头一震,北极宫主?多少年没有人这么叫他了?即便他正式被任命为北极宫主之后,谷中之人,还是沿袭原来的习惯,叫他公子,或北极公子,很少有人会称他为北极宫主。

只除了他,月神。

“北极宫主,请记住你的身份!不可以和那些市井之徒鬼混!”

“北极宫主,我命令你,代我应战!圆月谷的北极宫主,一定可以赢过宇文天伤!”

“北极宫主,不准再和谢家那女子交往!”

“北极宫主,域外双魔作恶多端,立即出谷,除掉他们!”

“北极宫主,向刀神门的大小姐道歉!”

……

也许武功被禁,对人的抵抗力的确大有影响。舒望星忽然觉得,这秋天,实在很冷,冷到心底。

他顿下了脚步。

身后,小嫣声音微颤,却响亮清脆:“北极宫主,圆月令在此,接令!”

对着黑暗无边的苍穹,舒望星闭上了双眸,然后,睁眼,返身跪下,跪在淡月稀星之下,跪在冷冷天地之间,低声道:“北极在!”

那一刻,他的眸光暗沉如冰。本就与众不同的气质,更形得孤单寂寞,忧怀无限。

小嫣手中持着一面白玉令牌,眼中含泪,一字一顿道:“立刻随我回圆月谷!”

舒望星低头,沉默,然后吐字:“是!大小姐!”

方岩惊呆,扶起舒望星,道:“大……大哥!”

舒望星摆了摆手,轻轻道:“罢了。我必须回去了。”

他起身回头遥望天际。天际一片漆黑,飘缈苍茫。

何处吹来这般寒冷的风?舒望星的衣衫雪白而单薄,猎猎翻飞,身子似乎也微微颤栗,好生寂寥,好生无奈。

……本章完结,下一章“ 当年芳华当年侠(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