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幻剑之三世情缘〖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50章: 当年芳华当年侠(二)

《幻剑之三世情缘〖全本已出版〗》

第50章 当年芳华当年侠(二)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方岩并没有吃早餐,直接开了一间客房睡下。

小嫣甚不放心,未及吃完早餐,便叫人快快备了衣物和药品,送入方岩房内,却给方岩随手扔到床下,不予理会。

小嫣得禀,只得亲身过去,但见方岩面里而卧,两名侍女收拾着扔了一地衣物药品,束手无策;便是方岩听得她叫唤,也是不理不睬。

小嫣强搬过他的身子来瞧,见他面色极其难看,身上几处伤口也已化脓,不觉哽声道:“岩哥哥,你病得这样,怎么也不跟我讲?”

方岩恍如未觉。

小嫣央道:“岩哥哥,你莫要生气,我对叔叔真的没有歹意。若他还要和那谢……谢飞蝶在一起,我回去自会求父亲成全,你快听话,让我叫人替你清理了伤口,换了衣裳可好?”

方岩闭目不理。

小嫣摸摸他,只觉身上滚烫,不由更是担心,命侍女先行退去,自己去掩了门,竟脱了鞋,爬上了方岩的床,动手便解方岩衣衫。

方岩再也不能装作无知无觉,挣扎道:“你做什么?”

小嫣笑道:“你不要我的侍女来,想来是嫌她们粗笨,我自己动手,来给你更衣上药。”

方岩怒道:“不必,你自去做你的圆月谷的舒大小姐,广寒宫的出尘仙子,我贱命一条,不敢劳姑娘玉手!”

话犹未了,小嫣手起手落,点住了他几处要穴。她的武功原比方岩高出甚多,此时方岩身体虚弱之极,更无法避开她灵巧的手法了。

然后,舒景嫣,这个圆月谷的尊贵无比的千金小姐,毫不避讳男女之防,亲自动手,尽除去了方岩周身早已脏污不堪的衣物,用热水将他伤口一一清洗了,挤去脓血,敷上灵药,再一一包扎好,方才给他换上新衣,解开穴道,看向方岩的眼睛。

方岩仿佛还给点着穴道,但眼中早不见了怒意,一向平静的眸中,似愧似喜,似怨似恨,蒙上了一层薄雾。

好久,他才吃力道:“你……你一个清清白白的好女孩,何必这样做?若传扬出去,只怕有损姑娘令誉!我一介草莽匹夫,值得么?”

小嫣含泪道:“岩哥哥,你可当真不明白么?”

方岩垂下头,道:“我明白什么?”

小嫣幽幽道:“自从当日叔叔在我面庞上滴了一滴泪,我便一直后悔,后悔当时自己为什么不抬头看看,看看究竟是晨间的露水,还是叔叔的眼泪?所以后来,每当有什么滴到我的脸上,我总要抬头看看,那滴下来的究竟是什么?”

方岩不由看向小嫣。那绝美的面容,天真无邪,娇美欲滴,一如初见面的那般可爱纯洁。

小嫣泪水直掉下来,却笑着道:“我对敌高飞之后,其实并未受伤,只是佯装晕过去而已。可你抱着我一路回房时,我却听得你心头狂跳,紧张得像那颗心快跳出来一样。后来又有了一滴水滴在我脸上,我忍不住张开眼偷偷看了一眼。我才知道,这是你的泪水。”

小嫣穿上鞋,立起身,又回身笑道:“曾经有一次,我没有发现掉在我脸上的泪,差点失去了最挚爱的人。这一次,我发现了,便不会再错过。”

小嫣开了门,款款步了出去。

方岩似乎已喘不过气来,用力握住自己的拳,不让自己的身体颤抖。

那由于紧张而紧绷的身子,挤压着那刚包扎起来的伤口。鲜血,已又涌出,映红了雪白的纱布。

众人在客栈中休息了半天,在临窗的一间包厢里吃了午饭,只当小嫣必会下令继续前行,但小嫣却面含愁意,望了望阴沉的天,道:“我们,今日在这里休息一晚吧。”

舒望星什么也没说,一扭头,叫那小二,道:“送一壶烫好的女儿红,到我的房间去。”

他原便不是多话的人,这几日更是沉默,连同在车厢之内的方岩也不太搭理,唯其酒不离手,一路上便已喝了好几坛了,小嫣也不敢劝阻,方岩初时倒也婉言劝过几句,见他不听,只得罢了。好在他酒量甚是了得,喝了许多,也不见如何醉,不过整日微醺而已。

舒望星言罢便回身出了包厢,缓缓上楼,虽没有武功被制之前那般轻捷灵动,但举止沉静,清雅脱俗,虽是男子,竟和小嫣的绝世风姿一般出众夺目。

客栈的临着楼梯的一张桌前,一个约摸二十七八岁,身着一件灰色布衣的青年,和一个穿着更破烂的十三四岁少年,叫了一碟花生米,一碟五香豆干,就着一坛烈酒,兴致勃勃吃着。

一时似是高兴了,那浓眉大眼,面含微笑的布衣青年,居然以筷敲碟,放怀而歌:

“输赢成败,又争由人算。

且自逍遥没谁管。

奈天昏地暗斗转星移,

风骤紧,缥缈峰头云乱。”

他的歌声虽不曼妙,但随心而歌,纵怀悠然,自有一番风采,食客们虽不通音律,也不由都听住了。旁边那小小少年更是连声喝好,击碟而和。

小嫣也惘然。依稀,对这青年,有了一种似曾相识的好感。

只有舒望星目不斜视,恍如未闻,上楼,关门。

剩得满楼食客,听那落拓的布衣青年独自高歌:

“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

梦里真真语真幻。

同一笑,到头万事俱空,

糊涂醉,情长计短。

解不了,名缰系嗔贪,

却试问,几时把痴心断?”

小嫣也觉这歌中自有一副张扬放纵,潇洒自若的豪情,但方岩高烧未退,舒望星对她更是冷淡,更无一丝心情欣赏。

秋姨看小嫣愁苦模样,低声道:“小姐,我们留下一人来,照顾方公子就是了,此地恐不宜久留。”

小嫣摇了摇头,道:“他必会舍命地追来,拦不了他的。”

秋姨叹道:“小姐,你好生了解他,是么?”

小嫣微笑道:“他么,我自然知道。”

秋姨道:“可天正教一旦追上来,怎生了得?”

小嫣道:“我也想过了,天正教教主皇甫青云,乾坤堂主金玉寒、文舆远在总部,一时必赶不过来,其余众人不知叔叔被我所制,便是跟了上来,料不敢轻易动手。便是动上手,我也未必便怕了他们。”

秋姨应了“是”,却又道:“如果谢飞蝶出手呢?”

小嫣又微笑,道:“我虽未亲见过她,但相信她也是个绝顶聪明之人,怎会在叔叔禁制解开之前便对我们动手?”

秋姨犹疑片刻,道:“那假如那高歌的青年对我们动手呢?”

小嫣心头沉了一沉,低声道:“秋姨认识他?”

秋姨道:“不认识。但他随身的长剑虽是古旧,却有铸剑堂的标记,应该是把宝剑,想来身手必定不凡。”

……本章完结,下一章“ 当年芳华当年侠(三)”↓↓↓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