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幻剑之三世情缘〖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51章: 当年芳华当年侠(三)

《幻剑之三世情缘〖全本已出版〗》

第51章 当年芳华当年侠(三)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铸剑堂消失江湖已有近百年历史了,但至今江湖间还流传了很多铸剑堂的传说。据说,铸剑堂的堂主,数百年来最著名的铸剑大师——莫大师,对剑的要求极高,自家所铸之剑,极少能入得他法眼,微有瑕疵,便一毁了之,故传至江湖之中的宝剑数量极少,遗留到今日的,只怕已不超过十把。

小嫣闻言沉吟道:“我好象见过这人。”但她知道自己绝未见过这人。这人的举止容貌,落魄而端雅,甚是奇异,以小嫣的聪明,见过一次,绝对会留有印象。

夜暮终已降临。寒意陡地浓重起来。

客栈却比白天显得更热闹更暖和了。

原来,到了晚上,客栈关了门,在大厅之中生了好几个暖炉,居然开起了赌局来。

坐庄的居然是和白日纵歌的落拓青年一起的那十二三岁的少年。

但见他面前堆了一大堆黄白之物,熟练地摇着竹筒,吆喝道:“快点快点,买大还是买小?别再磨蹭啦!难得发财好机会!小爷今日就怕这些银子散不出去呢!”

众人有参赌的,有在犹豫的,也有看热闹的,满满当当围着赌桌,整个厅中都闹得不堪。

小嫣见了这般暄哗,正想着叫小二把饭菜端入各人房间,却见舒望星一身白衣,已然坐在最偏僻的一个角落,饮起了酒,神情落寞,在一堂的暄闹之中,更是引人注目。

那曾高歌的布衣青年居然没去赌局,也要了两碟小菜,在另一个角落喝酒看热闹,趣味盎然。

忽回头见了舒望星,转头端了自己的酒菜,自顾与舒望星共了一桌,笑嘻嘻地摸出几粒骰子,道:“三粒天命子,一掷百愁消!兄台,也来一盘吧。”

舒望星定定望着那几粒在布衣青年手中转动的骰子,半响才道:“三颗死物,敢称天命?”

布衣青年笑道:“人生一世,无非悲欢得失,赌一场下来,岂不尽得其中三味?天命握于掌中,有何不可?”

舒望星一笑,笑容居然甚是温暖。他道:“不可。天失时,地失利,人失和,不赌。”

他起身,竟不再饮酒,拂袖上楼。

布衣青年也笑了,眼中却有了一丝惆怅。

依然的白衣飘逸。

依然的温暖笑容。

依然的落寞伤怀。

北极公子舒望星,那么多年,天上地下,你居然还不曾找到自己的快乐么?

小嫣的茫然的眼中,却闪过了灵光。

似曾相识的落拓。

似曾相识的布衣。

似曾相识的高歌。

布衣之交!

当年,舒望星曾将她抱于膝上,跟她讲他在江湖上的际遇。讲他遇到过很多人,很多在谷里想也想不出的异人异事。

在外人眼里,圆月谷之人,方才是真正的异人,可在当年十七八岁的北极眼中看来,外面的人,却更是奇异。

不仅奇异,更有情,有情味,有情丝,有情趣。

他交了一大帮朋友,有做官的,有经商的,更有屠狗卖肉的,沿街乞讨的。

那时他还未成名,朋友叫他小舒。

小舒最好的几个朋友分别叫小武、小钟、小齐、小顾。

小武是个要饭的,酒量极佳。小舒跟他斗了几回酒,喝到最后把外袍抵了酒钱。

小钟出身官宦之家,却从家里逃了出来,在市井之间帮一个屠夫卖肉。

小齐是个赌徒,赌品极好。自称天下第一赌,却常常连裤子都输给小舒。当然小舒不要,小舒只爱穿白衣,怎会要小齐的破烂的灰布裤子?

小顾是个白面书生,比小舒还俊俏白嫩,一直说要去赶考,却始终没去成,整日和几人在市井之间鬼混。

后来小顾给拆穿是个姑娘,脸一红,溜了。

再见她时,几个少年才惊觉,小顾竟是个绝色的美人,而且在江湖之间已有了名号,叫做飘缈仙子。除了与他们相处的那段日子,她一直行踪飘缈如谜。

小武很怅然,跟随他的老乞丐师父离去了。到小舒对敌宇文天伤时才知道,他的老乞丐师父,居然是丐帮的首座护法,宇文天伤除到丐帮帮主后,他的师父便成了丐帮帮主,再后来,小武也成了丐帮护法,其实已内定为少帮主了。

更想不到的是小钟居然是个什么王的儿子,最后他父亲穿着兖龙袍把他从市集上迎了回去,走的时候,小钟却泪眼婆娑,看呆了满市集的闲人。

只有小齐还是小齐,除了赌钱唱歌再无别事,当五个好友走得只剩他和小舒时,才听得他叹气,问小舒,会不会也要走了?

小舒不答。

第二天,圆月谷主月神的亲笔手书到,要他立刻回谷,不得再在市井之间鬼混。

小齐笑弯了腰,说自己前世修来的福,几个朋友居然个个了不得。

不过小舒知道小齐也了不得。小齐的剑法远比他的赌术好多了,他的剑,是铸剑堂留下的最好的剑……

一别多年……

小嫣面容上有了微笑。如果叔叔再和以前这些朋友相聚,不知会是怎样的局面?

一别多年!

舒望星挑亮灯芯,惆怅,却也有了一丝温暖的微笑。

窗棂上映出一个健壮的身影。

有熟悉的声音笑歌:

“忆昔江楼吹铁笛,

明月一醉三人同。

迩来一别世间甲子不知数,

但见几度玉洞桃花红。

金龟老,黄鹤翁,各分一讳贻此公。

天然意趣自相合,芳称长在尘寰中。

好将大手整顿乾坤了,

归来一笑,

拂云看剑重会沧溟东。”

舒望星又笑。

他的朋友看来过得和以前一般的快乐,一般的旷达,一般的善解人意。

小齐在外笑道:“不开门么?你又在怕什么?莫不是你哥哥又要抓了你回去?”

舒望星叹道:“你既知道,何必多问?”

小齐又笑,道:“便是派的那个小女孩子来的么?好生漂亮!定亲了么?”

舒望星道:“我的侄女,你也有兴趣么?先叫声叔叔来听听!”

小齐哑然失笑道:“你越混越回去了。你别告诉我,你武功是被你这小侄女制住的!”

舒望星叹道:“我自己也从不曾想过会有这么一天。我原想,便是被捉回去,多半也是被我们谷主捉回去。”

在圆月谷中,同为剑尊之子,他的地位和武功,原是仅次于月神的。

小齐沉默片刻,道:“要我帮忙么?”

舒望星微笑道:“不用。我白天不与你相认,便是怕你无故卷到我的家事中来。”

小齐道:“仅是家事么?”

舒望星叹道:“你认为我现在还有心情去牵扯江湖中事么?”

小齐点头道:“你借死遁身,一去五年,一个朋友也不曾联络,想来早就决定远离江湖是非之地了。”

舒望星黯然道:“五年来我一直想着,这般绝踪而去,于自己的儿女私情,固是得偿所愿,可却苦了那许多牵挂我的朋友和亲人了。”

小齐笑道:“那倒不至于。你知道我是会些相术的,虽然不入流,但大的方向还能算计个八九不离十,我看准你不至那般短命。四年前见到小钟,他素来最敬重你,也一点不相信你会死,认定你是躲起来了。三年前我又见到小武,他认为你的个性虽是悲观些,但有那谢大小姐在,估计不会出什么大问题。小顾却一直没见,也不知躲哪去修行了。”

舒望星笑道:“你那相术灵么?怎么不算算自己什么时候发财?”

小齐摇头道:“千金散尽还复来,我注定得这么过一世啦!你看我贵人碰了不少,外快也常有,却从无积蓄,便知我的命了。”

舒望星道:“只要你肯戒了赌,离发财大概便不远了。”

小齐道:“你若肯忘了谢飞蝶,我便可戒了赌。”

舒望星大笑,摇摇头,道:“看来每人命里都有一个魔星,逃也逃不掉的。”

小齐不可能戒得了赌,舒望星也不可能舍下谢飞蝶。这便是他们的命。既是命中注定,聪明的,就只得认命了。

小齐微笑道:“真的不要我帮忙么?你该知道解你身上禁制的法门吧!”

舒望星将灯芯挑了一挑,道:“知道。破这禁制的法子也简单,只是这人的凝月神功的功力必须比我更高。”

小齐怔了怔道:“可那小丫头的功力比起你来只怕还差得远。”

舒望星道:“这与下禁制的人功力深浅无关,但解禁制的人功力必须超过受禁之人,否则解禁制时,受禁之人功力如决堤之水涌出,必定重创解禁之人,甚至可能使两者一同丧命。”

小齐叹道:“那可难了。当今江湖,只怕只有你大哥可以替你解禁了。”

舒望星也叹息道:“所以我只有回谷去了。”

小齐沉默片刻,道:“那我真的不便与你相见了。月神看来并不喜欢我,我不去触怒他了。”

窗外再无声息。

舒望星抬头,映在窗上的影子已然消失了。

他推开了窗,望向窗外朦朦树影,在那黯淡月光下微晃。

风不大,但寒气凛冽,透过他单薄的白衫,直侵入身体,连心似乎都冻得哆索起来。

不知从哪里,传来轻轻一声叹息,有些不屑,又有些无奈。

舒望星猛地僵住了,许久,发白的唇边终于露出一丝温柔微笑。

……本章完结,下一章“ 修罗连环阵中阵(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