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幻剑之三世情缘〖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64章: 梅雪清韵非故人(三)

《幻剑之三世情缘〖全本已出版〗》

第64章 梅雪清韵非故人(三)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杜思洛吸了口气,道:“天水宫的双大小姐?”

舒望星自从那女子来了,便目注那女子身上,眼神似怜似愧,说不出的复杂。

谢飞蝶的眸光中却闪过一丝怒意。

天水宫的双大小姐,双明铛,来了。

当年的舒望星和双明铛,自幼便已相识,彼此门户相当,又常到对方家中做客,舒望星初出江湖之际,也是二人结伴同行,并肩傲笑江湖,早被长辈目为郎才女貌,天生一对,甚至连舒望星自己也认为将来必定会娶了双明铛,生儿育女,平平静静过上一生一世。

可他偏遇到了谢飞蝶,这个心比天高,性烈如火的女子,不知何时已将他整个身心俱已燃烧起来。

为了谢飞蝶,双明铛成了他和兄长间冷战的牺牲品,受尽了他的故意冷落,伤害,甚至恶语相向。

这个自始至终没有抱怨过他一句的女子,在他借死遁身后,谢绝了所有提亲之人,悄然隐居,再未离开天水宫半步。

人前,她还是那么温文有礼,人后,她究竟流了多少泪水?

微笑后的忧伤。

繁华后的落寞。

舒望星并非完全不知。

尤其在青州安定下来后,不经意间,他想的最多的,就是这个一直温柔明媚地微笑着,叫他“二哥”的明铛妹妹。

他曾想,自己今生已负了他,来世再相报吧。毕竟,自己已无意于江湖,不出青州,双明铛远在东海,二人见面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又曾想,双明铛以为自己已经死了,也许渐渐会忘怀那段少女幽幽情愫。

不想这么快又见面了。

不想再见面时居然是双明铛在保护他,就如初出江湖时自己总在保护双明铛一样。

舒望星低下头,轻轻喟叹了一声。

双明铛已飞快走上前去,一一为众人解穴。

杜思洛迟疑片刻道:“童长老,快出手,今日他们若胜了,只怕我们要死无葬身之地了。”

童一慎咬了咬牙,与杜思洛联手扑向双明铛。

双明铛轻叱一声,白绫飞起,如刀锋般斜斜切向二人。

那一瞬间,白绫丝的质地,反射出了金属般的光泽,眩了眼目,杜思洛不敢硬碰,匆忙躲闪,以所持盘龙棍击向刀般的白绫。

白绫却在此时又由刀化为绫了,蛇般飞旋向上,杜思洛的盘龙棍已被缠住,正运功欲夺回,却觉手边一松,原来竟被双明铛借力打力将棍棒引向了童一慎所持单刀之上,变成杜思洛在打童一慎了。

这片刻之间,双明铛已飘到正挣扎着欲爬起来的方岩身畔,将一滴水弹入他口中,又递了一只白玉瓶给他,道:“九天圣水,可辟百毒,每人一滴,‘梅雪清韵’便解了。”

九天圣水,正是天水宫的镇宫之宝,传说可解四百三十三种毒,想来“梅雪清韵”和秋良药的毒,正在这四百三十三种毒之中了。

方岩只觉手脚虽是麻木,却渐渐能动了,忙将九天圣水分给众人。

秋良药此时已从厅内打到了外院,尽管他的武功并不在高飞之下,又能使毒,但此时百毒无效,面对的人却是堂堂丐帮之主,难免落尽下风,听得说来人是天水宫大小姐,方才恍然大悟。若武中天预先服了九天圣水,自己的毒,又怎伤得了他?又见众人已服天水,知事不可为,暗叹一声,发出长吟之出,却为通知金无荐速速离去。

童一慎一闻他那长吟之声,立时夺路而逃,剩得杜思洛如何敢与双明铛纠缠?且不说双明铛武学精深,单是她身后的天水宫三个字,便能叫普通江湖人退避三舍了。

好在双明铛和舒望星一般的性子,从来无意伤人,竟自放了他离去。

杜思洛经过外院,见秋良药落于下风,忙从侧攻了武中天数招相助,道:“秋堂主,速退罢。”

秋良药已两次发声呼唤,却不见金无荐的身影出来,心头疑惑,不知是金无荐听得了动静不对早已离去,还是正在兴头上不愿离去。

但武中天见了杜思洛出手,恨他相叛,出手更疾,秋良药无奈,手一甩,一大团烟雾暴开,趁武中天屏息防卫之际,拖了杜思洛飞快离去。

武中天追了几步,终究牵挂好友安危,又退回厅内。

厅中众人四肢知觉正慢慢恢复过来。双明铛已除了面纱,露出那双极美的翦水双瞳,和舒望星见礼:“二哥,一向可好?”

舒望星苦笑,道:“明铛妹妹好!双伯伯、双大哥他们安好?”

双明铛点头道:“他们很好。”然后低了头,向着正冷冷看着她的谢飞蝶微微笑着道:“谢姐姐,多年不见,益发美了。”

谢飞蝶脸色很难看,点了点头算是答复。

双明铛的援手,大约是她这辈子最不愿意接受的援手了。

方岩行动略觉自如,沙哑着声音道:“小嫣,小嫣!”人已提了剑冲了出去。

舒望星忙道:“明铛妹妹,请帮忙在附近的房间里找一下小嫣。”

双明铛瞪大眼睛,道:“小嫣?她……”

舒望星垂头道:“她被乾坤堂主的禽兽儿子抱走了。”

双明铛忙飘身出去寻找。

舒望星喝茶,用的是品鉴心态,饮得并不多。待得能行动,也便让谢飞蝶扶着,前去找小嫣。

小齐抱头叹道:“这么长的时间,便是找到,只怕什么也晚了。该发生的早就发生了。”

他这么一说,还未恢复的秋姨等人也坐不住了,流着泪,挣扎着走出门外观望。

方岩很快便找到了小嫣。

一个小小的房间,没有点灯。

床上被絮凌乱,床头倚着一人,披头散发,几不蔽体的衣衫上,罩了一件男子的衣袍。

“小嫣!”

方岩冲了过去,一把抱住她。

双明铛随即走上前,点上了灯,立即看到了小嫣那张美丽而木然的面容上,隐隐几道泪痕。

“对不起!对不起!”方岩紧搂着小嫣,泪水直往下掉。

为什么对不起?是为自己不能保护她?还是为自己一路对她的冷落?小嫣,小嫣,在什么时候起,已成了他心中的责任和义务?

他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了,他只想抱着这个受伤害的女孩,紧紧抱着,无数声地喃喃着:“对不起!”

小嫣终于有反应了。她也搂住了方岩,头埋在他怀里,嘤嘤的哭。

这一刻,她不再是圆月谷的大小姐,不再是广寒宫的宫主,更不再是那个心机深沉计算自己叔叔的舒景嫣。

她只是那只被方岩无意救回保护着的小狐狸精,紧紧跟着赖着方岩,天天撒娇的小狐狸精。

双明铛看着相抱的两个人,泪光盈盈。

舒望星走了进来,扫了小嫣一眼,又走到床边理了理凌乱的被絮,立起身来,对站在门外避嫌的武中天道:“小武,这客栈还有你的人吗?叫了备一大桶热水有问题吗?”

武中天哼了一声,道:“当然有。就凭杜思洛和童一慎,我不在时还能把弟子们蒙蔽一时,现在我来了,还轮得着他们一手遮天?”

他转身走开,片刻便又回来道:“水已在隔壁备好了。”

舒望星点头道:“秋姨,你和水玉快带小姐去洗浴吧。”

方岩兀自抱着小嫣不肯松手。

舒望星拍了拍他抱小嫣的手,道:“好了,让她洗个澡,便什么事都没了。”他的语气居然甚是轻松。

方岩只得放开了小嫣,眼睁睁看着水玉和小清扶着呜咽不已的小嫣离去,又见舒望星拉着秋姨,附耳不知说了句什么,秋姨仿佛松了口气,匆忙随了小嫣过去。

舒望星见方岩还是难过,摇了摇头,道:“小岩,不要乱想,以后护着她没事就行了。”

方岩咬唇道:“我想杀了自己。”

他一低头,忽跪下道:“师父,请您教我离恨天绝学。”

……本章完结,下一章“ 聚散且醉放歌行(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