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幻剑之三世情缘〖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65章: 聚散且醉放歌行(一)

《幻剑之三世情缘〖全本已出版〗》

第65章 聚散且醉放歌行(一)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舒望星怔了怔。方岩虽自承是北极弟子,可大部分时间还是习惯性的还是称呼舒望星为大哥,但此时,却认认真真叫着师父,请求着师父。

方岩续道:“只有学会了最高深的武学,我才能到乾坤堂去,找金无荐报仇。我便是要杀自己,也须先杀了这个淫贼。”

舒望星叹了口气道:“你的武功,已在金无荐之上了。”

他抬头看了看无垠星空,忽而笑道:“何况小嫣虽是受辱,并未失.身,犯不着这般咬牙切齿吧。如果你是为了以后保护她着想,我倒会考虑传你这些绝学。”

他哈哈一笑,甩袖走了出去。

方岩满眼是泪怔在那里,前襟也是湿淋淋一片,却是小嫣的眼泪鼻涕。

谢飞蝶拍了拍他的肩,笑道:“傻孩子,你难道看不出,小嫣身上那件蓝袍,是那晚在振远镖局前,你们引出你师父时遇到的某个人的?你师父对他评价甚高,说他是个难得的君子。而且chuang上被褥虽乱,却不见血渍,看来这个人来得倒也及时,只怕也是一路上跟过来的。”

方岩真的傻了,吃吃道:“那,那小嫣……”

谢飞蝶笑道:“小嫣平时自以为是,不过是嘴巴能干不饶人罢了。其实才不过十五岁的小丫头,能懂什么?这种经历,吓也把她吓坏了。又怎会想到自己是不是真的已被污辱了?夫君方才必是要秋姨解释给她听,教她些男女之事了。”

她忽然冲着方岩诡秘地笑,低声道:“这些事,你懂不懂?要不要你师父教你?”

方岩登时满脸通红,手足无措,忽然间跳起来,逃了出去。

谢飞蝶在房间里笑得弯下了腰。

双明铛也松了口气,笑道:“还是谢姐姐聪明,二哥的一言一行,姐姐都能了然于心。”

谢飞蝶笑容倏地不见,她看着双明铛,淡淡道:“哦,做了那么多年的夫妻,如果还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做什么,也算是白做那么久的夫妻了。”

双明铛低下头,道:“姐姐和二哥,原是天生一对。”

谢飞蝶冷笑道:“不管你是真心也罢,假意也罢,你倒是第一个这样说我们的。以前我可只听说过你和望星是天生一对。”

双明铛红了脸,喃喃道:“姐姐说笑了,我和二哥,一直便如兄妹一般。”

谢飞蝶淡然道:“不管如何,今日你救了我们夫妻,我算是欠下你一个情了。以后有机会,我会还的。”

双明铛道:“我没想着要姐姐还情,换了我有难,想必二哥也不会置之不理。”

谢飞蝶笑道:“当然,他一向对你好。这次救了我们,想必他会对你更好了。”

双明铛吸了口气,强笑道:“姐姐放心,我现在便去跟二哥说,我是,是去访亲,顺路过来的,天一亮,还得去亲戚家,不能和你们一路的。”

谢飞蝶冷哼一声,甩袖走了出去。

双明铛微笑看着她走出去,忽然用袖掩住了唇,一团泪珠直在眼眶里打转。

舒望星正独立在小院中,看着暗沉沉的天。天已很冷,园中的花木正在风中哆嗦,几块用来装饰的异石点缀在花木之间,苍白,阴冷。

舒望星的眸子也在幽暗中闪着,然后他看到了提着盏小小灯笼,缓缓步向自己的双明铛。

“二哥!”双明铛微笑着道:“二哥,听说你功力为天仙制所制,还是赶快回屋里休息吧,外面冷。”

舒望星沉yin道:“刚刚小蝶是不是和你说什么了?她素不肯饶人半分,想必又为难你了吧。”

双明铛知他一直在院中,只怕方才谢飞蝶面含秋霜,盛气而出的模样已然看在眼里,忙摇头道:“谢姐姐谢我呢,说欠了我一个情。”

舒望星轻叹道:“明铛妹妹,你为什么从来便没脾气一样?我宁愿你痛骂我一顿。”

双明铛凄然一笑,道:“二哥十岁时就说过,明铛是最好的女孩,从不惹他生气的。”

舒望星一时怔忡。

是在自己十岁的时候说过的这句话吗?

当时明铛才八岁,跟着父亲到圆月谷来做客,举止大方温柔,是很乖很懂事的小姑娘了。月神见了极喜欢,便叫年龄相差不大的舒望星带她走走。

舒望星也是个听话的孩子,却还有着些男孩的淘气,常带了她到烟镜潭、望月亭四处玩耍,有时玩累了,明铛便不回圆月谷客人所住的凤来馆,直接在北极宫和小望星挤了一张chuang睡下。因二人年纪俱小,加之双方家长又自有一番心思,也无人来阻止。后来舒望星还带她去紫云峰爬山,舒望星当时武功已小有根底,双明铛到底是女孩,相差较远,一不小心,便滚下峰去。舒望星好容易救了她上来,已经受了些轻伤。

回去之后,虽然明铛再三声明是自己要去玩,自己不小心,月神还是罚了舒望星。他被罚跪在院子里冰冷的石阶上跪一整夜。明铛哭着要陪他跪。

十岁的舒望星道:“铛儿,我不要你陪我跪。你这么小,又受了伤,跪着会让我难过的,让我觉得对不起你。”

八岁的明铛道:“二哥不叫我跪,我便不跪,我只要陪着二哥就好。”

明铛到卧室里取来卧具,便睡在了院子里,和罚跪的舒望星,讲着天水宫,讲着海,讲着海里各色的鱼和珊瑚,还讲着各自的朋友,讲着朋友间的小小趣事,看着星星,看着月亮,看着在风中轻轻摇曳的凤尾竹,和静静吐着幽香的粉红的海棠。

天亮的时候,明铛还没有睡着,还在和舒望星说着故事。

舒望星望着天际灿烂的红霞,才惊觉天已经亮了。

这一.夜舒望星过得很开心。有明铛在一旁解颐的罚跪,虽是跪着,却不是惩罚。

所以他和明铛说:“明铛是最好的女孩,从不惹我生气的。”

明铛欢喜道:“明铛是最好的女孩!那么,二哥会一直陪着明铛,对明铛好么?”

舒望星道:“我当然会一直陪着明铛,对明铛好!我这一辈子都会对你好的!”

明铛想了想,又问:“那我们不是得一辈在一起么?我们一个是男孩,一个是女孩,不是成了亲才能一辈子在一起么?”

舒望星道:“那等我们大了,就成亲吧。”

明铛羞红了脸,躲在被子里格格的笑。

那笑声,明月作证,几乎在十五年后还回荡在舒望星的耳边。

十五年,舒望星自己做了些什么事?

……本章完结,下一章“ 聚散且醉放歌行(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