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幻剑之三世情缘〖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7章: 翠薇山深龙凤隐(二)

《幻剑之三世情缘〖全本已出版〗》

第7章 翠薇山深龙凤隐(二)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黑袍剑客没有说下去,解开方岩衣衫,也不管他身上污秽不堪,小心松开那浸满鲜血绷带,撕开衣襟,用水浸湿,仔细地为他清洗伤口,上药,包裹,指触很是轻柔,还不时问方岩有没有弄疼他。

等他包扎完毕,一抬眼,只见方岩已泪流满面,皱眉问道:“很疼么?”

方岩摇头落泪道:“不疼。父亲死了,我得着这样的一个大哥,是我的福气。”

黑袍剑客又怔了怔,然后遥望远方,喃喃道:“父亲?大哥?”

方岩自此便在这山洞中疗伤,黑袍剑客每日晚间必来看望他片刻,说上两句话,问问伤势情况,却始终蒙着面,不露出本来面目,更不谈及自己的出身来历。方岩知其中必有隐情,也不敢问起。那黑衣女子却一直未再出现。

转眼过了七八天,方岩虽未痊愈,精神却已好大半,因习那“春风化雨”心法,内力竟还胜过从前。黑袍剑客便让他下山回镖局去。

方岩心里也念着,父亲去世至今,还未曾回去磕过一个头,也想着回去了。

黑袍剑客道:“我当初原答应过教你些剑法防身,现在便先教你几招吧。你身子不便,先不必练习,只把诀窍记住了,回家慢慢练习。以后每月的十五月圆之夜,你都到这里来,我再传授你别的。”

方岩忙翻身倒地,连磕三个响头。

这次黑袍剑客没有推却,算是受了他行师之礼,才道:“我只教你自己所创的一些招式,至于我的师门武学,未能师门同意,不能传授给你。”

方岩问道:“我可以知道师父师承么?”

“不行,我目前的情况……”黑袍剑客一犹豫,却未说下去,只道:“你也不必对我执弟子之礼,以我目前的境遇,也不可能教你太多的东西。你只叫我大哥就行了。”

方岩道:“好,我就叫大哥,心里却将大哥当作师父就是了。”

黑袍剑客眼中漾了笑意,柔声道:“好,你看好了,我这便开始教你‘流云剑法’。”

方岩记忆力和悟性都很好,那黑袍剑客的剑法虽与平常所学大不一样,且变化繁复了许多,但方岩还是悟出大半,还有精妙之处不懂得的,也囫囵吞枣记了个大概,留着以后慢慢体悟。

黑袍剑客见方岩只在默默记诵领会,十分专心,似也甚是满意,点了点头,转身离开山洞。

他的身法何其快捷,等方岩发觉他离开时,早就连影子也不见了。

这些日子以来,黑袍剑客对他虽不十分热络,却也甚是关心,方岩心中早把他当作亲人一般,眼见黑袍剑客走了,心中不由难过,再一想,每月月圆之夜转瞬即至,到时不又可以见到这新认的大哥兼师父了么?

这般想着,心情好了许多,见外面天已渐明,遂起身收拾东西,准备下山。

回到镖局后,众人见他尚在人间,实是意外之喜,问及经过,只道是奄奄一息际为猎人所救,养伤至今才回;问及那劫匪被何人所杀时,更借口早已受伤昏迷,推了个一问三不知。众人见他重伤未痊,倒也相信,不再追问。待得方岩回到自己屋中,林如龙已亲身将方老镖师受难所应得的家属抚恤银两送来。

方老镖师早已安葬,方岩到坟间大哭一场,见坟墓修缮得很好,再打听得棺木及装裹之物很好,随葬之物也甚是丰富,知林如龙未因自己失踪、父亲并无苦主而加以薄待,心下甚是感激。

此后,方岩边在自己屋中养伤,边参悟大哥所教剑法。夜深人寂之时,还在院中苦练剑术。

众人有见到他练剑的,见他剑法虽是陌生飘忽,却不见有什么特别威势,只说小孩子家不知从哪胡乱学来的,也不放在心上。

每月十五,天一黑,方岩便早早关门佯睡,却从窗中跃出,回那山洞中等那黑袍剑客前来。因黑袍剑客一直极是神秘,对自己身世姓名师门俱是讳莫如深,想他必是有极厉害的仇家对头,或有其他难言之隐,不愿让人知道他的存在,所以一路之上甚是小心,生恐让人跟踪了去,害了黑袍大哥。

黑袍剑客却也信守承诺,子时过后一点,必会前来,先叫方岩演示以前所学,点拨调教失误之处,再传他数招剑法。一般视方岩剑术进展情况,传二招至三四招不等。初时方岩进境甚慢,每次只教两招,后来方岩对剑术领悟越来越多,人也更加勤奋,所传招式也变得越来越多,至多一次,竟一次传了他五招,但下月再见时,方岩对这五招的领悟却只差强人意。

如此过了一年,方岩已将流云剑法四十九式尽皆学会了。黑袍剑客转传他另一套天泪剑法。才传一次,便出了事,方岩也做了一件叫他自己后悔了整整两年的事。

那日,方岩和往日一般,亥时不到,便到了山洞。因天泪剑法初学,其运剑风格与流云剑法迥然不同,练来感觉很是吃力,因此心下甚是不安,生恐师父考起来时会让他不满意,遂只在山洞中比划长剑,用心思索那剑法流转时的奥妙精微之处。

不知过了多久,听得有人叹气,道:“你不要太用功了,正长身子,闹得身体亏了不是玩的。”

方岩知是师父来了,忙起身拜见。

一如往常,方岩将流云剑法演示一遍,又将已学的二招天泪剑法舞了一回。流云剑法他苦练一年,已是极为熟练,那两招天泪剑法却让他自己都羞愧不已。练毕,立身垂头道:“小岩有负大哥重望了。”

黑袍剑客蒙面依旧,双眼却亮如明星,他轻轻摇了摇头,道:“流云剑法讲究的是自在随心,万事随缘,无欲无求,天然淡定。天泪剑法却讲究用一颗悲天悯人的心,去荡涤世间的不平与黑暗,用佛家的话来讲,就是大慈悲心,用俗家的话来说,就是爱心。这就不能如流云剑法一般只求自保,进退随缘了。二者用剑主旨大相径庭,你年纪尚轻,真正入剑道时间又短,一时未能领会,也不必强求。”

方岩点头称是,见他善体人意,非但未加责备,反而劝慰有加,更对这亦师亦兄的黑袍剑客感佩之极。

黑袍剑客遂继续教他下面招式,边解边说边舞剑示意。但一招已了,另一招刚示范完毕,尚未开始解说,黑袍剑客脚下忽一踉跄,竟扶住身畔岩石摇摇欲坠。

方岩大惊,忙扶住他道:“大哥,怎么了?”

黑袍剑客道:“我没事!”

但他的语声却早已变了,待他说完,人已栽倒在地,晕了过去。

……本章完结,下一章“ 翠薇山深龙凤隐(三)”↓↓↓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