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幻剑之三世情缘〖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73章: 烈火渡劫由我成(三)

《幻剑之三世情缘〖全本已出版〗》

第73章 烈火渡劫由我成(三)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到得山顶,只听得隆隆声不断,整个连石山,都在震颤摇晃。

接着不知从何处飘来的抑郁之气,纠结在空中,又忽然被抽去了一般,然后又是一声天崩地裂的声音,一团黑气,倒卷上天,天空中仅有的几颗星,都被遮掩得不见了。

众人退到连石山脚下,走上官道时,还可看见连石山顶上,光亮如昼,隐隐有银龙盘旋,和凤凰火红的翅膀,还有依稀的白虎影子。

离恨天。

龙翔九天。

圆月谷两大绝学,舒望星显然都已经用了。

那凤凰和白虎,显然是乾坤双魔的绝学幻出,他们与龙翔九天比,到底孰优孰劣?

武中天顿下了脚步,道:“明铛姑娘,你带大家先走吧,我还是回去看看,能不能接应一下小舒。”

双明铛低头道:“不用去接应了,二哥要谢姐姐活着,要我们一个个好好的活着。”

小齐道:“小双,小舒的武功突然恢复,你好像知道是怎么回事?”

双明铛流泪道:“不管是怎么回事,二哥要我们所有人都好好活着!”

她抱着谢飞蝶,运起轻功来,跑得飞快,只是一路都可听得她强自忍住的哽咽之声。

方岩、小嫣受伤俱是极重,心中虽是焦急,但细算来诸人之中,只他们二人算是晚辈,不好无理反驳长辈的意见,何况也知道两人均已重伤,纵回去也只能添乱,只得在武中天、小齐的扶持,尽力向前奔去。

诸人奔了半夜,估计一时半会应无人追上来,方才找了个土地庙,歇息下来包裹伤口,照看谢飞蝶。

好在天水宫出来的人,多多少少懂得些医术,双明铛不指望这半夜三更在荒野之中找着医生,便将谢飞蝶挪入角落之中,用衣衫挂起帘子隔了,查看谢飞蝶的情况。

小嫣稍稍一裹伤口,也前去看能否帮忙。

双明铛勉强笑道:“我刚刚给谢姐姐服了续命保心丹,大概没有生命危险了。”

小嫣道:“那,那孩子呢?叔叔的孩子!”

双明铛垂下头,道:“谢姐姐能保住命,已是万幸了。”

武中天一面包扎方岩胸口那极大的创伤,一面道:“不要紧,他们还年轻,还会有许多孩子的。对吧!”

双明铛倚着墙壁慢慢坐倒在地,双手阖在脸上,极疲乏的模样。

小嫣轻轻道:“双姑姑,你身上的伤口还在流血,我帮你包裹一下吧。”

双明铛摇了摇头,小嫣却已从怀中取出药来,道:“我先给你敷药。”

她伸手去拉双明铛。

双明铛却猛地一推,推开了小嫣的手。

这时她已松开了阖在剑上的双手,但见满面泪水横流,满眼的泪光里,分明透着无尽的悲伤和绝望。

她叫道:“舒大小姐,你为什么,为什么一定要制住二哥的武功?为什么?你知不知道你会害死他的?他会死的!他会死的!”

小嫣呼吸一时凝住。

双明铛再也控制不住,伏倒在地,嚎啕大哭,哪里还有原来半点的温柔明媚?

众人的心,一下子沉到了井底。

烈火渡劫。

双明铛发现舒望星身上出现火光之际,曾惊呼出这四个字。

烈火如何能渡劫?凤凰可以在烈火中燃烧自己,然后涅磐,然后在烈火中永生。可人呢?

劫的彼岸是什么?奈何桥?黄泉路?还是无尽的轮回和悲伤?

武中天慢慢站起来,道:“小齐,你在这里守护他们,我要回去看一看。”

方岩挣扎道:“我也去。”

武中天淡淡笑道:“不用了,你伤得这样,只要有这份心,就不枉小舒教了你这一场。”

武中天没有再追问双明铛一句话,便站起了身,出了庙,头也不回。

天不怕地不怕的小齐,只觉得脊背阵阵发凉,忍不住看着土地庙里的神像,喃喃念道:“小舒,小舒,不会有事的!小舒!”

方岩心中冰寒一片,更觉不出伤口的疼痛。转眼看到小嫣,正怔怔看着自己。

两个人,都在对方眼中看到了恐惧。

深深的恐惧。

“大哥会回来的。他说天明来和我们会合。他一定会回来的。”方岩仰天说着,声音却空空洞洞。

他是骗人,还是骗己?

半夜的天,漆黑一片,看不见半点星辰。

只有风的呼嚎,风的肆虐,风的狂暴。

破落的窗棂终于支撑不住,被风吹了开来。

这冬天的深夜的风,立刻倒灌进来。

冷得澈骨。

天明之际,武中天终于赶回了连石山。

他们迎着晚霞唱着歌时所踏的山路,已经找不到了。

满山的狼藉,凌乱的枯藤,歪倒的树木,碎裂的岩石,断续的血痕,都在昭示着昨日连石山经历的浩劫。

武中天找了很久,居然发现了好几个天正教徒的尸体,看打扮地位还不低,有一个,应该是天艮堂的副堂主。

连副堂主的尸体也顾不得收,可见天正教走得很仓促。

武中天略松了口气。

如果乾坤双圣赢了,怎肯让自己的弟子曝尸荒野?至少,他们决不肯让具备了一定地位的副堂主曝尸荒野。

可如果舒望星赢了,他又在哪里?

按理说,他会前去和武中天等人会合。可武中天一路行来,并未遇到他。

武中天正沉吟,忽然听到了微微的喘息。

他以为自己听错了,忙凝神静听,然后远远望去。

枯枝的掩映下,一个孱弱的青衣妇人身形,正靠在一块岩石上颤抖着。

“秋姨!”武中天认得这是小嫣的奶母,忙奔过去。

秋姨面色青白,瞳孔焕散,已然奄奄一息。

武中天抱住她唤了许多声,秋姨才似有了一点神智,凝神看了武中天良久,才似看出了他是谁,一把攥紧武中天的袖口,叫道:“公子!公子!快去找我家公子!”

武中天连声问道:“小舒吗?小舒去哪里了?小舒去哪里了?”

秋姨叫道:“他走了,他走了!火在烧他!火在烧他!火一直在烧他!他很痛苦地叫着,向前走着,我叫他,我怎么叫他他也听不见!他走了!火还在烧他!火!火!火……”

秋姨向上翻着眼白,直着喉咙吼着。

武中天眼中已冒出火来,低吼道:“他去哪里了,往哪边去了!”

秋姨用力抬起手来,拼命指向一个方向。

武中天一眼望过去,却是西面一道森森峡谷,幽幽深深,也不知通向哪里。但是,却绝不会通向官道,绝无法和武中天等人会合。

武中天还要细问,却见秋姨含着一泡眼泪,犹自僵直着手指向着西方,却已然没有气息。

武中天轻轻阖上她的双眼。

一串泪珠,顿时从她已没了生机的眼中滑落。

连石山东西走向,连接两条官道的山路,则是南北走向。

南北走向虽不过七八里路,可东西绵亘的山脉,却足有五六十里。

舒望星纵使有难,为何不往南北有人烟处求救,反而走向了杳无人迹的西部山区?

武中天飞快地沿着峡谷,向西部奔去,而心,却一点一点下沉。

……本章完结,下一章“ 上穷碧落下黄泉(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