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幻剑之三世情缘〖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76章: 上穷碧落下黄泉(三)

《幻剑之三世情缘〖全本已出版〗》

第76章 上穷碧落下黄泉(三)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第二十五章上穷碧落下黄泉

方岩手足冰冷。

一般学武之人,梦寐以求打通任督二脉,便得以进入武学一重新天地;舒望星天纵之资,又得月神悉心传授,竟已能将督脉、任脉、冲脉、带脉、阴维脉、阳维脉、阴蹻脉、阳蹻脉这八脉全部打通,无怪天下罕有敌手。但谁又能想到,奇经八脉俱通,也可能会成为一道催命符呢?

方岩回头向门外走去。

双明铛问道:“你去哪里?”

方岩道:“我答应了大哥,要照顾好师娘。”

双明铛道:“谢姐姐一定是去连石山找二哥了。你当然也只得去帮她找人了。”

方岩道:“我的伤势渐好,自然应该去找大哥。”

双明铛点头道:“记住,活要见人,如果死了,”她咬着唇,道:“不能让她见尸。这是二哥的意思。”

方岩看向双明铛。

双明铛的眼睛亮得出奇。

也许正如此时方岩自己的眼睛。

舒望星避开不肯与他们会合,显然是不愿让谢飞蝶认为他死了。

“是!”方岩望向远远那抹淡灰的山痕,道:“大哥说,要我们好好活着;大哥说,要我照顾好师娘和元儿。”

不知为什么,他没有提到,大哥也让她照顾好小嫣。

方岩追至店门外,便看到谢飞蝶一旁的马厩中纵马而出。

这马却是住宿的客人的骑的,对陌生人并不驯服。但谢飞蝶力道极大,马儿吃痛,连连撅蹄翘臀,终究还是拗不过,一阵风似的由了谢飞蝶驾了出去。

马儿主人连声惊呼,急急追赶,哪抵着负痛的骏马去势如箭?只得一边避让,一边呼嚎。偏生这时又一道旋风转出,从他身边擦身而过。

却是方岩也夺了匹马,飞奔而出。

当然,店中又有人惊叫:“我的马,那是我的马!”

若换了以往,这等强盗行径方岩是万万做不出来的。

但这些日子以来,方岩几次走到生死边缘,几度面临生离死别,不知不觉间,世俗的对错是非,竟都看得淡了,心肠也似冷硬了许多。

比如,对小嫣。

面对这个他曾希望用一生去守护的女子,他的眼光不由变得森冷。

是否,穿过小嫣清丽绝伦的面颊,他看到的,更多是自己的大哥兼恩师的鲜血和悲痛?

还有那日白衣北极身周眩目的火光,平静的眼眸,沉着的嘱咐。

我的大哥。

我的师父。

我的恩人。

承受着最深重的痛,仍怀着最悲悯的心。

这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竟然有这样的胸情?

而世间又有什么样的感情,能敌得过这样的胸怀?

小嫣,我好憾,我好痛,我好恨!

即便我爱你自己的生命,可失去亲人的遗憾更是深入骨髓。

憾到极处,比爱更痛,比爱更恨。

我心如绞!

小嫣也追了出去,却到底没有抢马。

双明铛花了双倍的价格赔了客人的马,又花了双倍的价格买了两匹马。

小齐骑了一匹,双明铛扶了小嫣合乘一匹。

双明铛到底记挂着舒望星的话,怕小嫣重伤之余单人匹马会有事,一路扶持着她。

小嫣却望着远远的连石山,想着,被一剑贯胸的岩哥哥,才休息了两日,经得起快马颠簸么?

虽然岩哥哥这两日来从未对她有过一丝笑容。

虽然岩哥哥这两日来只丢给她冷冷的眼神,冷得带着仇恨。

虽然岩哥哥这两日来一直背对着她,丢给她一个森寒的背景。

可她的身上,还残留着三天前岩哥哥抱着她的温度。

她的面颊上,还零落着三天前岩哥哥掉下的热泪。

岩哥哥,我错了……

叔叔,你在哪里……

方岩赶到连石山,早已面色煞白,背后湿乎乎尽是冷汗。

方岩没想过一个刚刚小产过的女人还能骑那么快的马。

但庆幸的是,他总算能赶上谢飞蝶。

但两人一到连石山,便不由有些发呆。

只怕有史以来,连石山从未曾这么热闹过。

漫山遍野,影影绰绰,尽是人影。

更奇怪的是,这些人都不是普通人。

因为一眼就可以看出,这里面只有两类人,一种穿得破破烂烂,鹑衣百结,另一种却是极整齐划一的士卒装束。

方岩立刻猜到了武中天一定动用了他作为丐帮之主的权力,调了大量丐帮弟子来寻人了;可是那是士卒呢?

好在这个谜底很快解开了。

他们刚到山脚,就有人禀了武中天;他们上山没几步,武中天便在数名丐帮弟子拥护下从山上迎了过来。

与和舒望星、齐若飞等朋友在一起的模样不同,那个潇洒亲切、随意自在、甚至肯替朋友当马车夫的武中天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气度沉稳、举止有度的一派宗主。

他略带矜持地向二人问候:“舒夫人,方少侠,你们来了?”

谢飞蝶顾不得礼仪,一把握住武中天的手,道:“小武,小舒,找到小舒了吗?”

在众多弟子目光下,武中天略显尴尬,轻咳了一声,终于反握住谢飞蝶冰凉的手,轻轻拍了拍,低声道:“小谢,我们还在找。小钟也来了,带了大批官兵来帮我们找。小舒福大命大,会找到的,一定会找到的。”

谢飞蝶却缩开了武中天的手,有些失神道:“还没找到?”

方岩问道:“武帮主,难道一点线索都没有吗?”

武中天沉吟了一下,道:“我们去看看小钟那里有没有什么发现吧。”

半山腰一处地势稍平处,有桌有椅。一个身着华丽紫袍的年轻人,正坐在椅上,怔怔看着桌上之物。

武中天只带了方岩和谢飞蝶走了过去,唤道:“小钟!”

年轻人抬起眼来,那俊美如女子的面颊上,依约有泪痕点点。他也不介意人家看到他通红的眼圈,迎上前来道:“是舒嫂子么?”

谢飞蝶点头道:“小钟,你一向和小舒最好,定要将他找出来。”

年轻人回避了谢飞蝶热切明亮得叫人心酸的眼神,看向了方岩。

武中天干笑道:“这是小舒流落在外时收的弟子,他叫方岩。其实年岁和我们差不了太多,我看小舒的神态,更多是把他当小弟弟看待。”

方岩已知这年轻人便是舒望星曾提及过的长缨故友小钟了。但见他身周侍从如云,正不知该如何称呼,武中天已提醒他道:“小钟,其实是御封的中山郡王,只不过朋友之间,还是叫他当年我们相交时的名字,便如北极还是我们当年的小舒一般。”

方岩忙欲行礼,小钟已一把拖住他,叹道:“方公子不用多礼。小舒从不曾把我当过官场中人,你也不必和我来这些虚礼。几个人中,也数我年纪最轻,你也不必把我当长辈,若不见弃,叫我一声钟大哥也便是了。”

方岩便依江湖之礼相见,以大哥呼之。

小钟果然甚是喜欢,忽一转头看到谢飞蝶正走到桌边,泪光莹莹,忙走过去,强笑道:“我们找到了被压坏的马车,把里面物件收拾了出来,都在这里了。”

方岩细看,果见桌上大多是舒望星之物,甚至还有一卷完整的画轴。

谢飞蝶正将那轴画轴打开。

春光明媚。

草坪青青。

女郎鬓角斜插一朵杜鹃,目注幼童,笑魇如花。

幼童正持着一只搏浪鼓,好奇地瞪着草地上几只逐食的小鸡,稚拙可爱。

或许笔法并非绝佳,但笔意中传来的自在悠闲,安宁快乐,足以叫人见之忘忧。

大滴大滴的泪珠成串成串从谢飞蝶漆黑的眸中滑落。

……本章完结,下一章“ 两处茫茫皆不见(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