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幻剑之三世情缘〖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84章: 蝴蝶梦中子规啼(二)

《幻剑之三世情缘〖全本已出版〗》

第84章 蝴蝶梦中子规啼(二)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小嫣已经十五岁,未出谷之际,或许还是懵懂少女,情窦未开。但出谷之后屡经风雨,又和方岩几度生死相依,早已有了一番少女心思。后来险被金无荐所辱,叶惊鸥救了她,临走之际那深深一吻,已让小嫣明白了他的心意。

只是,小嫣不知道,那么快,他们便有机会相处了那么久,甚至比与方岩在一起日子还多出了数倍。

叶惊鸥早知乾坤堂主要出手,并不放心小嫣一行,悄然蹑踪其后,却深知二魔武功极高,不敢现身,直到舒望星舍命与乾坤双魔一博,几乎扫平了半座连石山,他立脚不住,悄然远遁。其后一度曾失去了小嫣的踪迹,直到看见小嫣跟着方岩上山,在方岩和谢飞蝶的冷落中流泪,挣扎。

小嫣伤心下山之际已在发高烧,晕倒之后叶惊鸥立刻带了她到自己无意间发现的一个别有洞天的幽谷中救治。

当她叫岩哥哥的时候,有一双岩哥哥的手紧紧握住她,哦,岩哥哥已来了,两人正一起在青州城骑着紫骝马;当她叫叔叔时,有一个叔叔的肩膀温柔地抱着她,宛如当年北极决战前夕温柔地抱着她下山。

天很高,风筝放得很远,叔叔握着她的手,笑着说,松开吧,让它自由的飞。

水很清,穿着一身清爽布袍的方岩正在对岸笑,笑得极纯净,让她忍不住心动,忍不住轻轻吻一吻他的唇。

美丽的小妖狐,还从来没吻过岩哥哥呢……

可意识稍清时,只有淡绿色的窗帘被阳光洒成一种半透明的淡黄色,薄醉了般在窗口拂动。

把自己抱在怀里的,紧紧握着自己手的,永远是那个月夜里沉默而优雅的蓝衣少年。

他注视自己的目光,永远是那么心疼而怜惜。

如果方岩在连石山上肯回头看她一眼,肯这般心疼而怜惜地看她一眼,她一定不会倒下去,她会陪方岩走下去,找下去,到天荒,到地老。

小嫣心头绞痛,忍不住捂住了胸口,泪水在眼眸里打转。

叶惊鸥依旧那样看着她,心疼而怜惜,无奈而悲伤。

“小嫣,小嫣,嫣,我怎样帮你?请你告诉我,我怎样帮你!”

“帮我忘了他!”怀中的红衣少女面白如纸。“我一定要忘了他。我受不了了,我的心好痛,好痛啊。”红衣少女跪倒在地,痛哭失声。

“好!我帮你忘了他。”少年站到少女面前,静静说道:“从此刻起,天地人寰都已灭绝,天上人间只有这一方小小的地方,容纳着我们两个小小的人。这小小的地方,就叫忘忧谷,隔开世间一切忧虑。这世间也只有我们两个人,我们一起在忘忧谷里断绝世事,相依相随,一直到老了,然后一起死去。”

少年扶起少女泪流满面的面颊,道:“你说,可好?”

小嫣惘然,道:“天地人寰一起灭绝,世间只剩你我?一起老去,一起死去?”

叶惊鸥道:“是。即便天绝地灭,只要我们活着,便好好的活下去。到老,到死。”

小嫣惨笑:“是,我的世界早到坍塌了。”

计擒北极,本是她最骄傲的事,结果却害死了叔叔,该如何面对家中亲人?情根已深种,可看似温和的岩哥哥却随着叔叔的死心肠铁硬,如此倔强的他怎肯再理睬她;出身高贵,却险遭了禽兽的玷污,怎不叫她羞辱欲死?骄傲,自尊,爱情,亲情如断线的珍珠,一不小心已全掉入沟渠污水中,再也找不出来。

抛开吧,抛开一切。不然这日子怎么过得下去?

小嫣含着泪珠静静看着那双眼,黑黑的瞳,夹带着一些蓝,仿佛大海的颜色,深而浓,浓得化不开。然后她道:“好!”

我要忘了方岩。

我不想这样永远痛下去。

叶惊鸥救了我两次,又救过叔叔和岩哥哥……不,不要提方岩!

我只是要报我自己的恩。

既然已经活过来了,我便不想死去。

所以我一定要忘了岩哥哥。

我便在这小小与世隔绝的幽谷中住下去,和叶大哥相扶相持,一生一世。

叶大哥,想必才是那个永远给她肩膀依靠、永远守护着她、永远有着最纯净的心和信仰的人。

从此再没有过去,没有痛,也没有梦,没有北极,没有方岩……

方岩!小嫣的心口又被什么狠狠掐住,几乎喘不过气来。

叶惊鸥紧抱着怀中的女子,快乐中夹杂着些担忧。

我也愿意舍了师父,舍了兄弟,舍了自己的抱负,只与你一世相守。只是,你真能和我相守一世么?圆月谷的广寒仙子哦!

花非花,雾非雾,

夜半来,天明去。

来如**不多时,

去似朝云无觅处。

说对,谁对?说错,谁错?

人生本如梦一场,今日梦中又做梦。

方岩蓦地从梦中惊醒,叫了声“小嫣”,已是满头冷汗。

元儿揉着眼睛爬起来,道:“岩哥哥,到了练功时间了吗?”

方岩看着乌黑的窗户,摇了摇头,道:“元儿,继续睡吧,我只是做了个梦。”

元儿又钻进了暖乎乎的被窝,道:“我有时也做梦。以前在家的时候,总是梦到有什么鬼呀怪的来抓我,我吓得乱叫乱踢被。然后爹爹和妈妈会叫醒我,我醒着时爹爹都把我抱在怀里。来这里以后做梦次数少多了,可每次都是梦到爹爹妈妈来接我。岩哥哥,你说我爹爹追坏人追哪去了?怎的还不来接元儿呀!”

元儿喃喃说着,其实也不要人回答,不久又发出了均匀的呼吸。

方岩帮他掖好被,抱住了头,回想刚刚到底做的什么梦,居然一点印象也没有了。但他还记得自己最后叫了一声小嫣。

我梦到小嫣了吗?

她还好吗?

哦,何必想她!

这么美丽聪明的女子,还怕没有人千宠万怜么?

方岩摸摸心口,还在隐隐作痛。

多半还是在梦中与人交手吧,对方一定是一拳打在自己心口上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蝴蝶梦中子规啼(三)”↓↓↓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