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幻剑之三世情缘〖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85章: 蝴蝶梦中子规啼(三)

《幻剑之三世情缘〖全本已出版〗》

第85章 蝴蝶梦中子规啼(三)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他揉一揉作疼的太阳穴,躺了下去,闭上眼睛,想着继续小睡一会儿。可梦中带来的那一丝不安和慌乱,已如涟漪般一圈圈散开,扩大,漫过了他的心胸,不过片刻,连整个人都淹了进去,再也透不过气来,甚至分不清是现实还是梦幻了。

方岩一惊,出了一声冷汗,立时坐了起来,擦汗之际,连手都在颤抖。

望着窗外乌黑的天,方岩知道,又是一个不眠之夜了。

他摸着一件袍子,却是晚上云英给他的,披到身上,心头才觉渐渐安宁下来,便盘膝而坐,悄然练起了凝月神功。

自从与天正教冲突以后,他屡经大战,见识武功早非当日那个青州少年镖师可比,加之与舒望星许多日子朝夕相伴,有了北极公子的加意指点,他于剑术一道,增进极快。到了白杨村后,亦担心天正教会找上元儿,以谢飞蝶临走行送他的丹药为辅,昼夜加紧修习凝月神功和幻月七剑。

练了两个多月他也算可以明白,舒望星为何年纪轻轻,一身内力便已如此深不可测了。一方面固然是因为出身世家,资质绝佳,又得名师相授,根基扎实,另一方面必与借助这类增进内功的灵丹有不可分割的关系。圆月谷秘法练制的这种用来提高功力的丹药,名为千年参心丹,也不知用甚物所配,他修习两个多月,服了四颗,修习的真气便已有小成,抵得过自己之前三年的修为了。

如果此时再遇一个司马风仪,方岩几乎可以有九成以上的胜算了。

只不过,如果来的是堂主一流的高手,方岩还是没有把握。

除非他能领悟出“离恨天”。

舒望星在小嫣险被金无荐所辱后,曾将“离恨天”口诀相授。当时他笑道:“其实天泪剑法的剑意便是化自离恨天,你已掌握天泪剑法,只要好好修习凝月神功,武学根基扎实了,练成离恨天只是早晚的事。只不过……”舒望星忽然敛了笑容,叹道:“练成离恨天未必是幸运的事。悲天悯人,恨怀天地,那种沉痛,比天泪剑法更胜千百倍。”

舒望星说了这话后沉默了很久,才道:“这种武功,其实是以本身的内力,和心头的郁积之气,引发天地之间的怨怒不平之气,在极短的时间会聚附近环境中所有离恨悲愁,化为一种压倒一切的沉痛力量,击向敌人。换言之,则是以一己之力,借来天地之灵气,一时之间引为己用而已。一旦施用,如果发功者内力不足,或心志不够坚定,往往自己也会被那种沉痛之力击溃。所以即便你已悟出其中真谛,如非必要,还是不要用的好。”

但方岩练凝月神功之余,还是会想着如何去练离恨天。

因为只有练成了离恨天,才能在这风云诡谲的江湖道立足脚跟,才能保护自己想保护的人,比如,武功被制的北极,幼弱无力的元儿,还有小嫣?

方岩嗓子口一甜,一口鲜血差点喷出来。

即便凝月神功是剑尊遗留的正宗玄门武学,正常修习时走火入魔的机率极低,方岩还是练岔了气。

今夕何夕?为何心绪竟会如此不宁?

恶梦,幻象,如层波翻起,纷至沓来。

尤其是那个影子。

不是要永远那个影子埋葬在心里吗?

不是以为泪虽未流,心已成灰吗?

小嫣,小嫣,小嫣!

难道终究,只是自己在骗自己?

那个嫣然而笑的蓝色小狐妖,依旧是心中最不可触摸的一种痛,一种爱。

方岩努力平息着体内翻涌的真气,犹未恢复,已听得外面传来一阵暄闹声。

接着是一阵紧似一阵的扣门声。

白日丐帮弟子的言语神色,夜来接二连三恶梦相继,方岩心中正自不安,远远听得门外足音凌乱匆忙,生恐有人来袭,顾不得调息,提剑冲了出去。

房门一打开,一阵冷风直卷进来,扑到元儿脸上。元儿打了个寒噤,也自惊醒了。

方岩匆匆赶至外面时,众人也已惊醒,临近院门处的偏屋中住的是林如龙的弟子陈越、易朴风等人。

易朴风喝道:“外面是什么人?”

只听得一人边咳边道:“是我。”声音虽高,却中气不足,竟似受了伤一般。

众人一听这声音不由大是意外。

陈越叫了声:“师父!”已抢过去拉开了门。

踉跄而进的居然有五人之多。

当先一人嘴角犹有血迹,头发披散,柱拐而行,正是林如龙。

其后数人,亦是衣衫破碎,相扶相携,狼狈不堪。方岩细看去,全是当日曾在南宫府和振远镖局前并肩作战的熟人:鞭侠邓玉清、南宫二公子南宫寻春、妙手空空儿,最后一位,赫然是青州大侠田笑风。田笑风的眼神有些焕散,腹部犹在流血,看来竟是受伤最重的一个。

众人大惊,忙抢过去,将五人扶入屋中,林夫人披衣起来,急急找药。

几人坐定,陈越、林小凤等忙上前见礼问安。

林如龙苦笑道:“拣回了一条命,暂时没有大碍。”

忽一眼看到方岩,不由眼睛一亮,道:“小岩!”

方岩原是避在众人之后,见林如龙叫自己,只得出来应道:“总镖头,小岩在。”

田笑风、邓玉清等人都大为振奋,道:“方少侠居然在这里,看来情形还不至太坏。”

林夫人已端来一应治伤之物,几个弟子分别上前,给诸人清理伤口。因许多伤口要解开衣带包扎,云英忙将堂屋中的炭盆又点了起来,多加了许多炭,又从房间里抱来一个炭盆,熊熊烧着,才觉屋中稍有点暖意。

林夫人看林如龙肩背部俱受了伤,犹在流血,一边包扎,一边流泪道:“是什么人,能把你们伤成这样?”

林如龙道:“我们这些人,以田大侠为首,也算是青州武林的代表人物了,早已与天正教结了仇,想来这次虽逃过大难,却早晚还会受到他们报复。难得丐帮帮主武中天敢出面与天正教为敌,我们自然要尽一番心力,也算是帮人帮己了。”

方岩叹道:“原来你们是想去帮武帮主。”

田笑风道:“那是当然,想当年,我也见过武中天,正是少年英杰,豪爽潇洒,胸怀磊落,是个英雄,天正教想扳倒他,老朽不才,还是想相助一臂之力的。没想到,天巽堂新来的堂主展别离,竟是落霞居士的义子,武功更在高飞、展伊人之上。我们几人,带了部属弟子刚出青州不远,便遭到他率人一路追击。说来惭愧,我们竟丝毫无法抵挡他的秋水剑法和孤骛剑法,一直溃逃,不但弟子伤亡殆尽,连韩威和邓怀清两位兄弟都……”

田笑风低下了头。其余诸人也面有伤怀惊惧之色,邓玉清更是忍不住掉下泪来道:“可怜我兄弟的尸骨都没来得及带走。”

方岩心中沉了一沉。高飞、展伊人的武功他曾亲见。小嫣对敌高飞时使出了与龙翔九天一脉而出的七龙夺魄,方才击败了高飞。后来方岩与小嫣联手对敌展伊人,如不是舒望星及时出手,只怕已死在了秋水剑下了。即便当时小嫣未尽全力,但展伊人一招剑出,日月无光的气势方岩至今记忆犹新。如果展别离的武功还在高家夫妇二人之上,青州众侠给打得一败涂地也是意料之中的事了。

这时林如龙却又看着方岩笑道:“不过现在看到你,倒是不太担心了,有你在,即便展别离追来,大概还是可以放手一搏的。”

方岩苦笑,摸了摸鼻子道:“总镖头,恐怕您太看得起小岩了。如果这人武功尚在高夫人之上,我恐怕根本无法与之抗衡。”

南宫寻春一面披衣,一面笑道:“可我听说北极与乾坤双魔大战后失踪,你和小嫣不久也不见了,想来他们应该还和你在一道吧。”

虽然面前站着的只是方岩一人,所谓失踪的方岩,既然在这里被找到,与他关系亲厚的北极等人自然极可能也在这里。北极可以藏身青州五年而不被人发觉,那么藏在这样的小村的可能性自是也不小。

南宫寻春的想法,只怕也是林如龙等人的想法,所以几人都有些希冀的望着他。

林家几个弟子却有些茫然,林小凤道:“什么北极,谁呀?小嫣后来又找岩哥哥了么?”

……本章完结,下一章“ 孤灯未灭梦难成(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