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幻剑之三世情缘〖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87章: 孤灯未灭梦难成(二)

《幻剑之三世情缘〖全本已出版〗》

第87章 孤灯未灭梦难成(二)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方岩淡然道:“圆月谷和天水宫不是已经在帮忙了么?”

林如龙道:“可小岩,圆月谷先后失去了北极、广寒二宫宫主,只怕势力已大大折损,能多一个人帮忙是好的。何况你的武功是北极嫡传,相助圆月谷也是应该的呀。”

方岩沉默片刻道:“我要去找我的师父北极大哥,不会去插手这些事的。这里地处偏僻,你们不如也在这里养伤吧,别去插手那些江湖是非了。”

诸人再不料他的反应竟如此冷淡,不由相视吃惊。

田笑风皱眉道:“方少侠,当日北极面对天地三绝时说得很清楚,他虽离谷多年,却还是圆月谷的北极宫之主,不会容忍任何人损害圆月谷分毫。你身为他的弟子,难道不该尽一份责任吗?”

他的声调虽不高,但口吻却甚是严厉,隐隐有几分责怪方岩忘恩负义之意。

林如龙看着方岩,目光也甚是严肃。面临危险,他虽会将家人弟子安排得好好的,自己却不肯退缩半步,因为这是作为一个江湖人最起码的骨气。

元儿抬头看着方岩,眼睛里极是渴盼。尽管说起来圆月谷才是他真正的根,可在他五岁的孩童心里,有父母的地方,才是他的家。

方岩看着元儿片刻,然后带着元儿,慢慢拉开门,走了出去。

走到门外时,他顿了一下身子,道:“其实,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

方岩带上门,拉着元儿,头也不回走了。

剩下一屋子人,在猜度着,方岩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林小凤嘟囔道:“这次见面岩哥哥变了许多呢,话也少了,人也奇奇怪怪的。”

云英只低着头,看着裙上的泪斑和血渍,沉默。

这时已经快四更了,众人只得找了床铺,凑和着胡乱睡了一会儿,天便已经亮了。起身看时,方岩已经备好了行李,正在装着马鞍,元儿小尾巴似的跟在他身后,用一把大刷子刷着马身上的灰尘。

陈越、田枫几个师兄弟忙走过去,道:“方兄弟,这么快便走了?”

方岩目光清亮,淡淡一笑道:“是,人这一生,总有些事要做的,躲也躲不过去。”

云英远远望着,泪水莹然。

林小凤在一旁看着,撅着嘴低声道:“姐姐,你素日的心思,算是白用了。”

云英强笑道:“我能有什么心思呀,我们几个自幼一起长大,不是一直如兄弟姐妹一般吗?”

林小凤轻叹道:“姐姐,你觉得他还是那个对我们斯斯文文却亲近温和的岩哥哥吗?”

云英道:“他,他近来心事重了一点。”

林小凤似自语一般道:“只是心事重一点么?可我怎觉得他已经换了一个人似的?他从来没说过他是北极的弟子,可他现在分明已是圆月谷的弟子了,哪里还是我们振远镖局的镖师?”

林如龙听得风声,蹒跚走出,叹道:“小凤,别乱说了。他如此年轻,却在短短数月间历尽人间生死悲欢,同时失去了最信赖的师长和最心爱的女子,心中所承受的打击只怕不是我们所能想象的。”

林小凤却不知所指,问道:“岩哥哥最喜欢的,不是咱们那个小狐妖吗?”

林如龙苦笑道:“小嫣便是圆月谷的大小姐舒景嫣,便是她引出了北极……”

林小凤、云英听林如龙把她们离开后方岩的遭遇简单告诉了一遍,不由心惊,云英看方岩的目光,更是掩饰不住的担忧。她迟疑道:“那北极和小嫣,他们究竟出了什么事呢?”

林如龙低声道:“北极多半已遭不幸了。江湖传言,便是因为原因,谢飞蝶才会斥责小嫣,赶走了她。这小嫣离开连石山时据说也有伤在身。月神找他们叔侄已经找了两个多月了,一点音讯都没有。”

这时林夫人也走了出来,唤道:“小岩,先来吃了早饭再收拾吧。大家都在等你呢。”她已知再留不住这倔强的少年了。

方岩应了一声,携了元儿,走入堂屋。

云英看着方岩越走越近,神思一阵恍惚,脚下一软,差点摔倒在地。

林小凤忙扶住他,道:“姐姐,怎么了?”

云英道:“我,我头有些晕。”

林小凤正诧异间,忽觉自己也是一阵晕眩。

这时屋里传来有人急急呼唤的声音:“爷爷,怎么了?爷爷?”

林如龙、林小凤忙赶进去看时,只见林夫人的两个甥儿正扶着林夫人之父,慢慢放倒在椅子上。老人抱着头,瞪着眼睛,张着嘴巴欲说什么,却已说不出来。

林夫人叫了声:“爹!”扑向前去,脚下却已无力,软软倒了下来。

她两个年轻的甥儿同样相继倒下。

田笑风眸光一寒,陡然叫道:“有人下毒!”

南宫寻春失声道:“这里地处偏僻,天正教如何这么快便能找来?何况我们尚未及吃早饭,对手在哪里下毒?”

田笑风道:“如果是良药无医来了,即便是空气,也可能成为下毒的媒介。现在是北风,北风正劲。”

话犹未了,陈越已冲进来,叫道:“大叔大婶们在厨房里昏倒了!”

他未说完,林如龙已喝道:“快坐下运功驱毒!”

方岩一见屋,便见此情形,忙一推元儿,道:“快屏住呼吸,以春风化雨心法吸字诀,内视丹田,稳住心神,凭他什么动静都别理,我去找解药。”

元儿稚嫩的眉宇闪过一丝慌乱,但很快镇定下来,听话地运起功来。

其余众人见老人不一会便没了动静,知毒药极烈,也一时也顾不得他人了,各各闭气运功抵挡着毒性。

方岩方才赶至院中,便见几个陌生人站在院中,见他出来,大是诧异,一个胖子笑道:“居然还有个没倒下的。”

另一个黑衣汉子冷笑道:“秋堂主的‘北风烈’,虽有酸冷之感,不能做到完全无色无味,但若和在这冬日的寒风中,效果却好得很,连田笑风、林如龙这样的老狐狸都识不出来。”

方岩拔剑一指胖子,道:“你是秋良药的弟子?快拿解药来!”

胖子笑道:“这是谁家的孩子呀?你叫我们给解药便给解药么?”

……本章完结,下一章“ 孤灯未灭梦难成(三)”↓↓↓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