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幻剑之三世情缘〖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88章: 孤灯未灭梦难成(三)

《幻剑之三世情缘〖全本已出版〗》

第88章 孤灯未灭梦难成(三)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方岩只觉自己也微微有些晕眩,不敢和对手罗嗦,一招“宣城织毯”,天泪剑法如水银泻地,瞬时间那夺目寒光,如一川急水,汹涌而出。

几人虽是戒备,却也不料方岩一出手便是对数人同时出招,一齐怒喝,各各执兵器相敌。

田笑风、林如龙几人功力颇高,虽各有重伤在身,但见方岩以众敌寡,忙强压毒性,奔出相助。

鞭侠邓玉清对敌之人正是那个胖子,他知这胖子身上必有解药,银鞭如飞蛇横空,步步紧逼,顿时将那胖子的气势全然压了下去。

空空儿正在他一旁,叫道:“邓大哥,这人是秋良药弟子,我来帮你擒他!”

他的轻功原是一绝,左兜右晃,居然从自己对手身畔脱开,飞到邓玉清旁,从旁夹击那胖子。

那胖子想来以学毒为主,武学并不甚精,顿时芨芨可危。

邓玉清心神一振,道:“好,我们先捉了他……”忽然心口一冷,一低头,一只判官笔又插在胸口。

他望着暗算他的人,怒叫一声,将银鞭甩了出去。

那人身材灵巧,轻功极佳,飘然闪过,正是当年他们兄弟救过的神偷妙手空空儿。

邓玉清最后残留的一点清明神智还听得空空儿在叫道:“弟兄们,小心那个少年,他是妙剑方岩!里面还有个小孩,是北极的独子,捉活的大大有用。”

田笑风、林如龙等人大怒。

方岩目光陡地寒冷如冰,剑光一变,杀气蔓延,似灵含煞,变幻莫测,横扫之处,已然伤了一人,再变招,又伤一人,再变招,直夺空空儿,大开大阖之处,直欲将空空儿凌空劈作两断。空空儿仗着身形变化迅速,勉强躲开,袖边衣衫已被截去一大片。

这是方岩所学的第三套圆月谷剑法,却是圆月谷嫡传弟子才能学的幻月七剑。

刁诡莫测,杀气纵横,偏又大气磅礴。

舒望星因嫌它刁钻太过,煞气太重,很少用它,但深知从青州一路走去危机重重,方才传了方岩,对敌乾坤双魔时方岩初练,对手又极强,未能发挥太大作用,但对付眼前这些堂主以下职位的天正教弟子却也绰绰有余。空空儿杀了邓玉清早激怒了众人,方岩杀意大盛,幻月七剑威力倍增,更是一路披糜。

田笑风、林如龙亦是拼命而博,连运功驱毒都顾不得了。

空空儿、黑衣汉子、胖子,不想众人中毒之后还能如此神勇,俱是大惊。胖子首先叫道:“我们先退!”

几人匆忙退去。

方岩哪里肯舍,长剑翻飞,如长虹飞天,纵横交错,生生逼住胖子和黑衣汉子。只有空空儿轻功绝佳,早了一步,方才得以脱身。

胖子和黑衣汉子只觉四面是剑影,剑风如北风割面,犹未反应过来,便中了数剑,倒在地上。

方岩的剑上从来不曾有如此深刻的肃杀之气。

他剑指胖子,冷然道:“交出解药,立刻。”

胖子捂着伤口嗫嚅道:“我,我没带在身上。”

方岩剑一挥,黑衣汉子一条手臂飞出,鲜血喷了胖子一脸。黑衣汉子惨叫,在地上打起了滚。

方岩再道:“交出解药。”

胖子擦着脸上的血,没有作声。

方岩剑花再抖,黑衣汉子另一条手臂掉下,然后是一条大腿。

黑衣汉子叫道:“你,你杀了我。”

方岩眼都不眨,一剑又剁向胖子的左臂。

胖子叫道:“有解药!”

他哆嗦着摸出一个瓷瓶,道:“服上一粒,只要还有一口气,就能救下来。”

方岩细闻了一闻,交给田笑风,道:“田大侠,你看他有没有耍花招?”

田笑风毫不犹豫扔了一粒到嘴中,道:“这分辨的方法可不是最简单的?”

胖子颤栗道:“不敢骗你们!你们快分给大家吧。只怕,只怕许多人都来不及了。”

林如龙脸色大变,冲进了屋里。

方岩却冲出了屋外。

当两人都回到院中时,脸色都变得异常难看。

田笑风知道不妙,拿出解药道:“快分给大家,我的毒性好象正在消退。”

林如龙自己服了一粒,又倒出了许多粒,塞到方岩手中道:“快帮忙分给邻居们。家里的我来分。”

方岩先行取出一粒,塞入元儿口中,才道:“不用了。不会武功的,都已经没有气息了。”

田笑风寒声道:“好厉害的北风烈!”

方岩已走入屋中,扫了一眼屋子中的人,忽然回手一剑。

剑光飞闪处,剑气划过,胖子和黑衣汉子,已是一刀两断。

这一招,用的却是刀法,正是当年谢飞蝶屠戮那些已无还手之力的强盗时用的。方岩曾被那一刀的残忍惊得昏死过去,但这一刻他用起这招来随心应手,连眼睛都不曾眨一下。

只为这个村子。有一大群孩子奔跑着堆雪人的村子,在一夕之间,已变作了死村。原先这个村子居住的居民,居然没有一个得以幸免。

林如龙颤抖着身子,抱着自己的妻子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除了他自己武功稍高些的弟子们,其余所有的人,都死了。

方岩本来打算立刻走的,终究没有走成。他要帮着林如龙,处理这个村子上有始以来最大的丧事。

陈越、易朴风、田枫等虽是活下来,但服了解药后并未能立刻恢复,更别提云英、林小凤了。她们姐妹躺了三天才能起床,而起床后才知道还有几个活着的人。

方岩唯一庆幸的是,元儿居然没事,他服了药不久便恢复过来了。他自己更几乎不曾受到北风烈的伤害。

看来圆月谷的心法本身就有着较强的抵御外毒的能力,而方岩受北风烈影响最轻,可能也与三个月前曾服过天一圣水有关。

又下雪了。

方岩看那北风萧萧,大朵大朵的雪花,炫如满天乱舞的琼瑶,又似春末风下遥落的无边梨花,夺目之中,有种清幽的美丽,无声传递着丝丝缕缕的哀伤。

那是满天冰冻的泪花。

为着小村庄里百余条无辜的鲜活生命,在刹那失去;为着如母亲着关爱着弟子的林夫人,再不能给大家一个温暖的微笑;为着在原野中奔跑的少男少女,永远失去的欢笑。

当漫天的素白,终于覆去了坟冢上最后一点黄土时,方岩忽然身心俱疲,倦乏得连林小凤和云英的哭泣声都遥远起来。

生命如此的脆弱,脆弱得叫人无法正视,可作为死者的亲友,却不能不去正视。意难平,恨相继!

……本章完结,下一章“ 旧仇新悲恨相继(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