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幻剑之三世情缘〖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89章: 旧仇新悲恨相继(一)

《幻剑之三世情缘〖全本已出版〗》

第89章 旧仇新悲恨相继(一)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等雪停的时候,林如龙、田笑风、南宫寻春继续出发,到丐帮去相助武中天。

不同的是,除了已经故去和背叛的,他们的身后,多了林如龙的六名弟子和两个姑娘。方岩没说一句话,却牵了马跟在他们身后。马上,坐着小小的孩儿,披着厚厚的棉袄,小脸被风吹得通红。

他也想带了元儿悄悄上路,尽量不惹人注意。但空空儿既是天正教卧底,元儿身份已暴露,天正教的追杀必将如影随形,想来也是免不了冲突了。以方岩一人之力,要与天正教不知几许的追杀相斗,未免太过自不量力。既如此,还不如立刻到丐帮与武中天会合,然后联络月神,想来圆月谷定会全力保护舒家的这点血脉。

林小凤等藏身之地亦是如此,身份已露,另投别处已是不及,除了同去丐帮,他们再没有出路了。

到了镇上,林如龙等重金买了马匹,好代步而行。好在几日休养,众人伤势皆已无大碍,骑马是不成问题了。

趁他们选马匹时,方岩走到一向与他联络的丐帮弟子面前,笑了一笑,又扔给他一个银锞子,道:“帮我传个话?”

丐帮弟子惊讶抬头。

方岩道:“你传话给你们武帮主,就说妙剑方岩正从这里出发,到丐帮总舵去找他。方岩的身边,带着一个五岁的男孩。”

方岩没看丐帮弟子的表情,转身走开。

小嫣当日太过自负,甚至不屑向圆月谷求援,以致酿成大错。他不想重蹈覆辙。他希望武中天能尽快得到消息,尽快通知圆月谷,尽快来保护元儿。北极的最后一点血脉,绝不能出任何差错。

出镇不久,诸人便见有人在暗中跟踪。林如龙、田笑风立时出手,制住了来人。但讯问来讯问去,只是受命监视他们行踪的天正教低级弟子而已,对于天正教的具体追踪计划,来的是哪些人,却是一问三不知。

南宫寻春问得不耐烦了,信手一剑,已将那人结果。

若换在平时,以诸人在江湖的地位,无论如何是不屑处死一个无还手之力的低等弟子的。可目下众人初经大劫,心中杀意正盛,连云英都没显出半丝同情之意来。

众人知道天正教必不会放过自己,一边担忧,一边飞马而行。

行了半日,方岩摸着元儿小手冰凉,怕元儿冻着,用毯子紧紧裹了元儿,缚在自己胸前。元儿却在毯子里低声道:“岩哥哥,我不冷。你看看林姐姐和云姐姐冷不冷。”

林小凤和云英虽是出身江湖,却自幼被娇养在镖局之中,虽是练武,却不曾在江湖间走动过,此时中毒初愈,一路疾行,早已面色苍白,看似支持不住了。

正要想着要不要提醒田笑风等略事休息,忽前方微微一声弦响,随即一阵马嘶,雪尘扬起,带着兵刃划空的锐响,前面数骑纷纷倒地。

而最前面的人,正是一行人中武功最高的田笑风、林如龙,他们久经激战,反应极快,马匹一被绊马索绊倒,立刻人向后翻去,同时提醒后来之人:“小心,退后!”

南宫寻春闻声从马上掠起,顺带拉起后来之人的领口,倒飞出去,恰恰躲过前方划空而来的飞剑。

稍后的诸弟子和云英姐妹已有准备,先后跃下马来,向路侧滚去。

只有最后的方岩,眸光一凝,奋马前行。

临近绊马索,右手一捏,长剑已出,剑气从直直划过,挑断绳索,然后继续上挑,将那飞剑飞快一拨,竟让飞剑转了一个方向,向一旁树丛飞去。

树丛一阵乱晃,然后一个白衣的影子飞出立到众人面前,淡淡而笑。

那白衣男子年纪不甚大,面貌俊秀,长发披肩,只用一条抹额缚着,抹额上是双龙戏珠的图案,而那珠子是真正的宝珠,足有拇指大小。

但田笑风、林如龙一见他俊秀的面容,却似见了鬼一般,面上闪过愤恨与无奈。

男子看着众人,笑了一笑,道:“我原来只想顺手拦一拦你们算了,你们执意要送死,也由得你们去飞蛾扑火。却不想你们居然能帮我钓一条大鱼来。”

他的面容忽然冷冽,横剑指着方岩,道:“你就是方岩,北极的弟子?舒景嫣的情人?”

方岩做梦也没想到有人居然把舒景嫣的情人和北极的弟子一样当作了他的头衔,不由气恨,他缓缓解下元儿,推到田笑风身后,然后将剑指向男子,道:“你是,高夫人的哥哥,展别离?”

展别离听到他的话,面色居然是一般的气恨无奈,怒道:“我是展伊人的保护者。我最大的错误就是把他交给了高飞那个混蛋,害了伊人一生!这笔血债,我要圆月谷倾谷来偿!”

方岩冷声一笑,道:“要圆月谷倾谷来偿?展堂主,说话休要闪了舌头!”

展别离狂笑道:“你不信?那我就拿你来第一个开刀!然后是北极的儿子!我要把他手脚都剁掉,眼睛挖掉,舌头耳朵割掉,然后扔到酒缸里,送给月神,让他尝尝醉乳猪。”

林小凤脸色苍白,道:“你这个疯子!”

云英却只蹲下身去,将元儿紧紧护在怀里。

元儿却瞪着那盛气凌人的仇敌,高声道:“你做不到!我爹爹不会让人伤到我!我妈妈会把你剁碎喂狗!我伯伯也会拆了你的骨头!拆了你一家人的骨头!”

展别离狂笑道:“好个可爱的孩子,听说北极是个很懂礼数的人,想来一定继承了罗刹魔女的脾气了。我倒不忍杀你了,不如就只剁了你的手脚,放到猪圈里去养吧。看看你这张可爱的嘴在猪粪里能说出什么样的话来!”

元儿不觉有惊怕之色,口中却还道:“我不怕,我才不怕呢,你是个大坏蛋!”

南宫寻春冷笑道:“还是个没人要的大坏蛋!怪不得展家小姐看都不看你一眼。”

他年长方岩几岁,见展别离如此看重义父之女,料得必有些缘故,故意出言相激。

……本章完结,下一章“ 旧仇新悲恨相继(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