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幻剑之三世情缘〖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92章: 淡云疏月自有情(一)

《幻剑之三世情缘〖全本已出版〗》

第92章 淡云疏月自有情(一)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云英极贤惠,自将伤者照顾得好好的。方岩不用多操心,不几日伤势便已平复。待要带元儿独自离开,又怕天正教再度来袭,南宫寻春等受伤不敌,甚是犹豫。

田笑风看出他心思,道:“方少侠,你还是先带元儿走吧。元儿目标太大,天正教必欲得之而甘心。而你走了,天正教的注意力必转移到你身上,未必有精力对付我们。再在这里磨蹭下去,天正教必又会有高手来袭,到时我们事小,伤了元儿可就太对不住北极了。”

方岩知道他所说的在理,遂去和林如龙说。

林如龙这些日子已苍老甚多。他看着自己少年清冷的面容,叹息道:“你自然应该走。只是我有个不情之请。”

方岩道:“总镖头,有事请讲。”

林如龙道:“我夫人娘家一脉,只剩云英这点血脉了,我想请你把她带走。”

方岩一惊,道:“可小岩尚不知将元儿送至月神身畔后该去何方,何况前路又是危机重重,只怕一路照顾不了她。”

林如龙目注他道:“那么,小岩,你可不可以告诉我,现在我叫她去哪里会比较安全?”

方岩无语。林如龙已与天正教结下梁子,如有机会,天正教必会穷追猛打,斩草除根。

何况他已有承诺。他对林小凤承诺,他会照顾云英。如果云英不嫁人,那她便是他一辈子的责任了。

责任虽重,可那是他从小一起长大的林小凤的最后托付。何况……他捏了捏自己身披的棉袄。很是温暖。这世间,到底还有一个云英时刻牵挂着他,惦念着他。

方岩去找云英。

云英正在小河边把冰破开,浣着几个大男人的衣物。

她的手冻得通红,头发草草挽着,包着块青布帕子,穿着短裙,打扮得与普通村姑没甚两样;只是浣着那些沉重的棉袄之际,柔美的容貌会浮起些与众不同的坚毅之色。

方岩看了半响,卷起裤角走过去,挑那最厚重的棉衣浣洗起来。

云英拉住他,道:“这不是男人做的事。”

方岩道:“这也不该是你做的事啊!”

云英虽是自幼失了父母,依傍在姨父母身畔,一般地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并未受过委屈,何曾在这凛冽寒风中浣过衣裳?

云英眼中转过暖暖的泪光,转而笑道:“好啊,那岩哥哥就帮我洗衣裳吧。”

两人在河边木制的踏脚上,背靠背浣着衣裳。

一时,方岩问道:“英儿,我要带元儿走了。你跟我走吗?”

云英顿住了手,身体僵了一僵,然后她回过头,抱住了方岩,湿re的泪水沾到了方岩的面颊。

方岩一迟疑,终于回身拥住了那朴素而温暖的娇躯。

无人理会的衣裳随着河水欲漂走,却被寒冰挡着,终于只在触手可及的一小片河水里,飘荡摇曳。

不远处的村庄家家正忙着打扫,有等不及的人家开始把红红的对联往门上比划。

方岩才想起,还有三四天,就过年了。

方岩没有在小村庄里过年。

小村庄并不是他的家,也不是林如龙、田笑风的家,别人的欢快,仿佛更会映出他们的寂寞和伤痛。

方岩带了云英、元儿走时,只有田笑风、南宫寻春送了出来。

正要告别之际,南宫寻春忽然叫住方岩。

方岩看向南宫寻春。

南宫寻春低头寻思片刻,才道:“其实我早想跟你说了。你在江湖走动时,请帮留意一下我姐姐。”

方岩讶然道:“南宫大小姐?她不在南宫府么?”

南宫寻春道:“自那日她跟从你们去了振远镖局后,再没回来过。”

方岩道:“可是,南宫大小姐当时留在了振远镖局,没有和我们一路呀。”

田笑风道:“一直到我们埋葬三绝的时候她都在,可后来,不知什么时候,她便不见了。以当时的情形,不可能是被天正教或别的什么人抓走的。”

南宫寻春苦笑道:“方兄弟,或许你不知道,我姐姐七年前曾被北极公子救过,还和他在一起相处过很多日子,只是……”

他没有说下去,可方岩自然明白。有谢飞蝶在,连北极自幼一起长大的双明铛都被远远挡在了北极之外,何况是南宫踏雪?

南宫寻春轻轻噫叹:“北极断情崖出事后,姐姐足有一个月把自己关在房中不肯吃东西。等肯出房门时,整个人都变了,不爱笑,极少说话,不知让我们担了多少心。这次北极突然现身,姐姐随即失踪,我实在没办法不把两件事联想起来。”

方岩也算明白,为何向求自保的南宫寻春会舍了家中身心俱伤的老父,也要赶到丐帮去的缘故了。他希望能接近圆月谷,接近与北极亲近的人,以求找出南宫踏雪来。

他立即点头道:“南宫兄放心,我必然留意令姐去向。”

田笑风也与他别道:“小岩,以你武功,若遇到天正教堂主一流的高手,还是避退三舍为好。你的离恨天,似乎,似乎还差几分火候。”北极所施展出的离恨天,天地三绝联手都未必能敌,可方岩却连一个展别离都敌不过,显是差得极远。

方岩苦笑道:“我所用的,何曾是真正的离恨天?只是偶然间灵光闪起,得到了离恨天的部分精髓罢了,虽比天泪剑法略高明些,离真正的离恨天,却还差得远。”

田笑风点头叹道:“可以想见,你以后的成就,可以为整个青州争光了。”

方岩一笑而别,心头却是一片茫然。

把元儿送到月神身边后,他该何去何从?留在圆月谷,还是浪迹天涯?亦或是遁迹山林?

他知道自己已算是北极的弟子,圆月谷的弟子。如果北极舒望星在,必然会安排他入谷,从此有舒望星的地方,就是他的家。可舒望星早失踪了,那个素未谋面的月神,神秘莫测的月神,会把他当圆月谷弟子么?会让他依着舒望星的吩咐,守着元儿么?会让他继续寻找舒望星么?

……本章完结,下一章“ 淡云疏月自有情(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