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幻剑之三世情缘〖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94章: 淡云疏月自有情(三)

《幻剑之三世情缘〖全本已出版〗》

第94章 淡云疏月自有情(三)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方岩虽不见他面上有何哀戚之色,见得如此,知道月神必然也甚伤怀,只不肯露出半丝痕迹来。不知道他对北极和小嫣的境遇了解多少,见了方岩,居然也不询问。

正猜度之际,却见月神微微一皱眉,抬眼看向门外。

门是关着的,自然看不见什么。方岩凝神听了半天,才觉已有数人走近。

渐渐更近了,听得有人议论道:

“那里有灯,一定有人在。”

“我们过去瞧瞧,说不准便是方岩带了舒家的小崽子呢。那咱们可便建了大功了。”

“不要托大,最近好生古怪,盯着方岩的人陆续失踪,想来他身畔一定有高人保护。何况妙剑方岩本人实力也不弱。”

方岩便知必是天正教的追兵了,心中暗暗叫愧。月神既在此处等着,必然早知他的行踪,叫人保护于他了,可笑自己竟从未发觉。

思想之际,几人已到门外,叫道:“有人在吗?开门!”

方岩已听出来者有七人之多,也不敢做主,等着月神发话。

月神只是懒懒提着银碗,而碗中已空,酒坛已碎。

“开门!”门外之人不耐烦了,砰地踢开门。

一人叫道:“是方岩,方岩在这里!”

另外六人纷涌而进,正要动手吆喝,忽觉一道冷剑般的目光刺来,直刺痛得心里一颤,方才注意到了月神。

为首那人不知月神身份来历,但料定必非凡人,遂向前道:“在下天兑堂堂主萧南风,奉教主之命来拿仇人,不知阁下何人?如能给天正教几分薄面,萧某必铭记于心。”

月神低头看着手中的银碗,一言不发。

萧南风不耐道:“天正教只是不想与阁下为敌而已,还请阁下不要以为天正教很好欺侮。”

月神终于说话了,却只一个字:“滚。”

萧南风脸色大变,忽然扬手,数十枚乌光闪闪的暗器已然飞到月神面前。

小屋甚小,不易腾挪,况且又已塞入了这么多人,早已满满当当,月神该用什么办法避过这数十枚暗器?

如果换了方岩,一定会以剑相击。可这么小的地方,即便能将暗器全部打落,也很可能会误伤自己人。

月神没有避。他的袖轻轻一挥,数十枚暗器已悄然无踪,仿佛消失在空气里。而月神的袖依旧完好,袖中有些苍白的手正若无其事玩弄着手中的银碗。

萧南风震惊。然后听得月神吐出了两个字:“出去。”

仅仅两字,却重逾千斤,直压到几人心头。

萧南风沉吟,而他手下已经开始退了。

因为月神的气势。纵然未曾出手,他那居高临下、傲视天下的气势已可逼得无人敢与之抗衡。

萧南风同样倍感压迫,然后他也不禁开始退却。

他的六名属下已退到屋外,突然闷哼一声,全倒了下去。

萧南风大惊,才见他们胸口全多了一枚他刚才发出的暗器,流出一丝黑血来。而月神懒懒舒展开袖子,将其余的暗器尽丢到地上,道:“我不杀你。留你活口,转告皇甫青云,不要忘了初八到阳驾山找我。我已经和秋良药说了,再和你说一遍,如果你们的教主不想整个天正教为他陪葬,就请他将江湖上的所有血腥,浓缩到我和他两个人之间来。”

萧南风的脸上忽然显出恐怖来,吃吃道:“你,你是月神!”他忽然掉过头来,狂奔而去。

月神手一挥,小屋的门已带上。依旧一屋子四个人,围着一桌吃剩的饭菜,宁静祥和,仿佛刚才那一幕,根本不曾发生过。

方岩才知月神不在小屋中杀他们,只为不肯这小屋中沾上血腥而已。

他更知道了,原来月神已经约战了皇甫青云,就在离此不远的阳驾山。看来,由天正教引起的腥风血雨,已经快结束了。

月神却在皱眉沉思。

他在想什么呢?方岩自是猜不透。来袭的这些人武功虽是一流,可月神显是没放在眼里;初八的阳驾山之战,看来早已定下,也不致让月神皱眉;可月神现在在烦恼什么呢?

如果是北极这般忧虑,方岩必会前去询问有何原因,能否帮忙;换了月神,方岩却不敢多说一句了。一个连北极都敬仰如神的人,他又能帮什么忙呢?

元儿却将手指抚向了月神的眉头。他俊美的面容已微有皱纹,尤其眉间那川字的纹路,极深,透着说不出的沧桑和悲凉。

月神深黑的眉挑动一下,反手握住元儿的小手,微笑道:“元儿,伯伯是不是老了?”

元儿摇摇头,道:“没有,伯伯是最好看的,和爹爹一般的好看。不过爹爹脸上没有这个……皱纹。”

月神低头,道:“哦,他还年轻,比我足足小了十四岁,自然不会有皱纹。”

元儿道:“可他们说我爹爹失踪了,还说他生死不明。我想我爹爹。”

月神注视着元儿,稚气秀美的小脸一脸真诚无邪,宛如当年的小望星,心头一痛,摇了摇头道:“他不会有事的。我会找他,直到找到他。我会让他回圆月谷,永远陪着元儿。”

元儿道:“还有我妈妈,我也要我的妈妈。”

月神眼中一丝寒光一闪而逝,淡淡应道:“是么,好啊。”

方岩捕捉到了那丝寒光,然后沉吟,终于开口道:“谷主,弟子斗胆,希望到时能让师娘和我大哥……我师父一起回圆月谷去。”

月神凌利的眼神蓦地在方岩脸上扫过。元儿尚是年幼无知的年龄,他自是可以随意应下他不解事的请求。可方岩,久历风雨,早知进退之据,居然敢干涉起素来无人敢干涉的圆月谷主的家事么?

方岩静静站着,直视着月神的眼睛,毫无怯意。他敬重月神,可同样敬重北极。他无法忍耐北极受到任何委屈,哪怕这委屈是连北极都敬俱有加的月神所造成。潜意识中,他对北极的尊重甚至胜过了自己的性命,并认定一个如舒望星这般神仙一流的人物理应得到幸福。

月神眼中的锐利之气渐渐散去,而疲倦之意随之加深。终于,月神垂下眼帘,倦怠道:“如能找回他,自然……随他怎的。”

方岩眼前疲倦伤神得不堪的男子,忽然有些感动。月神,到底也是个有血有肉的人呀,他对北极,绝非无情。爱之深,责之切,北极错爱,想来他心中亦极难受。

云英开始收拾桌上碗筷,正欲端了出去清洗,月神叫道:“且慢。”

云英忙道:“谷主有何吩咐?”

月神淡然道:“呆会自然有人收拾,你搁这里吧。先跟我走。”

月神抱起元儿,道:“走吧。”

元儿奇道:“我们今天不住这里吗?外面冷得很。”

……本章完结,下一章“ 夜来紫薇透寒香(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