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绝世帝宠,红颜不是祸水 [目录] > 第17章:不堪回首

《绝世帝宠,红颜不是祸水》

第17章不堪回首

深闺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惜蝶的叫喊声引得马车上的落双、玉瑶和谨言一震。谨言扬眉,惜蝶如此稳重的一个人,该是不会有什么东西吓到她的,怎么会...落双急忙想下去,结果被谨言扯住“你在这照顾玉瑶,我下去。有什么危险也好顾及”玉瑶烧的彻底,也烧的糊涂,现在神智都是迷迷糊糊的。而刚才那一叫,反倒是让她清醒了些。“玉瑶虚弱的吓人,绝对不可以离开她半步”

落双知道情况有些冲突,于是慎重的点点头。

谨言也就安心的下了马车。惜蝶走的地方不远,很快她就找到了,走近,被眼前的景象也是吓的不轻。

一个健壮的男子倒在草丛之外,全身都泛着血丝,把灰色的土地印成了红土。他的气孔都留着血,眼珠子瞪着老大,好像是看见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一般。奇怪的是他的嘴巴闭的很紧,没有一丝松懈。尽管如此可怕,但她还是辨认出这个倒在地上死相可怕的人就是老马。

老马穿的青墨色的布衣已经被刀剑划的破烂,全是模糊的血肉。血,衬得的吓人。惜蝶叫完之后镇定了许多,只是面色有些虚青。谨言走前一步,用掉在地上的树枝拨开老马的衣服,看见了一个怪异的符号。那是拨开血肉之后用血拼成的,是很诡异的圆圈缠绕在一起纠成一个蛇行,看的更加瘆人。惜蝶也走上前,脸色就越加惨白了。

没有注意到身后惜蝶的变化,谨言认真的看着那个蛇行。“奇怪,怎么这么眼熟”她感觉这个东西她好像见多,但是又有些不记得了...

惜蝶眼眸中多种情绪快速变化,她忽然记起了什么,记起之后脸色基本就没有了人色。惨白的叫人不敢直视。

“对了,我看过这个东西。就是在毒噬上面描绘的一样,是蛇阎门,是毒门之中最大的一个帮派”

蛇阎门,是江湖上影响力最远,实力势力最大的一个帮派。善用毒杀人,阎门中的镇门之宝就是江湖第一毒药蝎饮。而他们门派做事最大的特点就是杀人之后会留下记号,也就是门派的标志。因为蛇阎门足够强大,杀人之后绝不会诬陷要他人身上。所谓强龙难压的地头蛇,蛇阎门的后家庞大的可怕,因此在江湖上蛇形已久。

想要这里,谨言的眉头皱的厉害。这个蛇阎门根据书上记载的,是一个帮规严谨,门庭森严的门派,口号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不知道老马什么时候惹上这个可怕的门派,竟然在这个时候下了杀手。

谨言有些忧虑的转过身,她只是在内心庆幸这是老马的事,不是她们惹的事才好。否则,后面存活率就会大大减少。她抬头,看见了惜蝶几乎要绝望的眼神。不详之照在她心中衍生。

“惜蝶,镇定”谨言上前拉住几乎要晕倒的惜蝶,担忧的问道。

惜蝶晕晕乎乎的看了一眼谨言,听到那一声之后慢慢舒缓下来。带到精神恢复了一些,脸色红润了一些才缓过来。见此,谨言不安的问道“怎么了?”

惜蝶看着谨言,娓娓道来心中之事。

惜蝶原是阴壁小户农家的女儿,虽然日子过得艰苦,但是由于父慈母爱,生活也过得快乐。只是那天,小惜蝶在给阿娘送食物的时候迷了路,结果误闯了蛇阎门的门第,人还没见到一个,就被打昏了。醒来时惜蝶被吊在一个很高的黑水池里面。她害怕的叫喊,可是只有水的声音,其他的什么都没有。就在她万念俱灰之时,一个冰冷的声音在她的上空说了一句话“绳子每一时辰会下降半米,若是在五个时辰之内你还没有想到解决的办法,那么你就等着被蛇吃掉吧”小惜蝶听完之后,脸色迅速变了,她感觉水中有影子在晃动。不是一条,而是许多条水蛇,在水中喷着青绿色的毒液..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小惜蝶哭着问着。很久很久那人才回答“这是对于误闯蛇阎门的处罚”那个时候,小惜蝶就明白,蛇阎门有多可怕..

惜蝶惨白着脸回忆着往事一幕幕,每说一个字,脸就惨白一分。

“奴婢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出来的,只是记得在绳子下降了四次之后,奴婢抓住了一个类似于钢铁之类的东西,刚碰到就昏迷了。等到在醒过来..”

小惜蝶被送到阎蛇门的分舵之中的一个分级,在那里她受进压榨,每天都要做事,做完事之后就是练功,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小小的她一句怨言也不能说。而那一身算的上上层的武功就是那个时候练就出来的。后来在分级的一次任务之中,小惜蝶逃跑了。她不认得那里的所有人和路,可是被磨练出来的坚强个性让她没有屈服。在一次抓小偷被人赞扬之后她就被谨老爷接进了将军府,让她作了府中体质较差的二小姐的贴身侍婢。

那个时候,惜蝶才知道自己身在阴壁,而那蛇阎门,是江湖上最可怕的一个组织。一想要自己是在那生长起来的人,惜蝶就后怕。她曾回到了家乡,可是父母因为自己的失踪终日忧虑,最终还是病死了。惜蝶恨蛇阎门,就是那个地方,毁了自己的一切。可是那又如何,惜蝶深知一人力量小,是不可能与之抗衡的。只能接受命运的安排,进入将军府。还好二小姐本性纯良,待他十分好,也让惜蝶感受到了温暖。

后来惜蝶在帮二小姐办置物品时看见了一面破损的泥土墙上的标号,那是蛇阎门的专属标号,一旦出现,就是杀戮。惜蝶害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蛇阎门的门规第一条就是服从,进去的人没有一个能够逃出来的,都是服从上级下达的命令。惜蝶也算是开创了先例了。这对于蛇阎门来说,是绝对的耻辱,于是全城下达指令寻找惜蝶,然后当场送命。后来就有了现在的谨言的进入。于是拖着她的谋智,她随着小姐和亲离开了阴壁,因为就没事了,没想到现在还是找上门来。

“那是蛇阎门的标志,也是专用来杀戮的标志,终究还是追了上来。奴婢不想拖累小姐,所以..”惜蝶惨白着一张脸,上面有无尽的悲痛和怨恨。

“惜蝶,胡说什么”谨言不高兴的看着惜蝶“你既然是我带出来的,那么就是我的人,怎么可以任由他人欺负。就算是蛇阎门也不行”

“小姐..”惜蝶含着泪水看着谨言。

“蛇阎门最惯用的伎俩就是下毒,不会正面交锋。我们小心一点就可以了”谨言拉住惜蝶,想着这个女子的遭遇又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这些年来,真是苦了你了”落双如此,玉瑶如此,现在的惜蝶也是如此。这究竟是个什么世道,怎么都把人往绝路上逼啊。

惜蝶不在说话,只是慢慢的啜泣着。她感动于谨言的不离不弃,也感激于谨言的句句真心。她这辈子最幸运的事情就是遇见了小姐。之前的小姐,和现在的小姐,都是她所感激的。“可是..小姐,奴婢怕因为奴婢,而导致你们被牵连,蛇阎门的毒都是剧毒,一旦沾染上绝不可活命”【蛇阎门只做毒药,不做解药】

“傻丫头,忘记你小姐我有什么了”无所谓的笑笑,将手扬起来,上面的醉琉璃在有些暗的月色之中,发着暗绿色的光芒。

谨言是不会让自己身边的人受到一点伤害的。她侧首看着有些发呆的惜蝶,不禁的感慨,虽然往事不堪回首,可是毕竟是活过的证据,在怎么挥洒,都不会消失。最好的,就是直面惨淡的人生,战胜它。

……本章完结,下一章“帝王无情”↓↓↓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