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绝世帝宠,红颜不是祸水 [目录] > 第18章:帝王无情

《绝世帝宠,红颜不是祸水》

第18章帝王无情

深闺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伊珺圣仗归来,这对于其他三国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打击。伊珺狂妄的气焰更甚从前。

锦穹骑着黑马之上,冷漠的看着一路上欢呼雀跃的百姓。他感觉自己的心更加冷了,比之从前,还有冷。后面跟着的是,是这次战争中出来很大力的莫弦,他眼眸之中不再有从前的温和,而是寒冷。这两个男人,似乎在经历一场战争之后更加强大了,只是相反的是,他们的心也更加无情了。

“恭贺王圣战归来,万岁万岁万万岁”圣战归来,宫殿之所有的姬妾都出来迎接。太皇太后摆好贺功宴,大殿上一片喜庆。因为大赦的关系,呆在牢狱之中两个月之久的倚楼也神艳出席,虽然有些憔悴,但仍挡不住看见锦穹之后那眼眸之中的喜悦之情。而身孕已达五月之久的梁嫔也在侍婢的搀扶下小心翼翼的前来赴宴。

————————

见天已黑,谨言叫惜蝶停下。黑暗之中不好摸索光线,万一在出个什么问题,她可能会崩溃。

玉瑶烧的厉害,谨言命惜蝶用毛巾和上冷水敷在玉瑶的额头之上,用醉琉璃试过了,没有什么大碍,只是玉瑶的身子太差,所以生病拖得时间要比一般人长。

“草药呢?”谨言拿下毛巾,然后换上另一条。

惜蝶到处翻了翻,然后搬出一个箱子,箱子的面上用红色的杠杠画了一横一竖,这是小姐说的画上去容易识别的记号【其实就是现在医院的标志】,打开来,惜蝶翻弄了一下,将绿色的布料拿出来,里面包的就是草药,是专门治疗人发烧用的。

谨言接过,将草药缠成一个个小圈圈,然后礽到碗里面捣碎,知道将草药汁榨出来。“呼,好了”幸好她以防万一,备用了一些草药,之前治疗发烧的药丸都服用了,现在已经没有药丸了。本来今天不拖时间就正好赶到驿站了,就可以补充货源。可是拖延了时间,现在也不得不出此下策了。

将碗里面的草药拨弄出来,只留下绿色的汁液。谨言递给落双“把这个抹到玉瑶的头上和后颈两侧”

“言姐姐,这个有用吗?”落双接过,然后奇怪的看了看碗里的药,只能顺着谨言的意思抹到玉瑶的两处地方,然后有些焦急的等待着。

“若我想的不错,过会就会退烧”玉瑶这病好的太慢了。

“希望如此呀”落双帮玉瑶捻好被角,时不时的给玉瑶换毛巾。

谨言见大家都是一副憔悴之色,有些累的叹口气。“我守夜,你们都小睡一会儿吧,等到明天天一亮就走,很快到了驿站就没事了”

惜蝶见此马上说道“还是奴婢来守夜吧,是奴婢的错,拖拉了时间”说着不容置疑的将谨言和落双拖到两边的毯子上面,斜靠着马车的门。

惜蝶的态度坚决,谨言和落双也不好多说什么,于是都微眯着眼睛,打起了瞌睡。

————————

锦穹华贵傲然的步入大殿,百官朝拜。

本来有些死气沉沉的大殿因为主人的到来而瞬间充满了活力,妃嫔们也是欣喜的看着一步步走来的锦穹。空闺不好守啊,这个个都入豺狼一般虎视眈眈。

“太奶奶,是否要告诉陛下”锦穹的妹妹锦添走近太皇太后,侧身说道。

高坐之上的太皇太后微微蹙眉,慢慢的说道“搁置”

锦添顺从的应一声不在多言。宫中少了三个得宠的妃子的事情已经是闹的人心惶惶,是太奶奶强硬的压下来的。现在哥哥回来了,事情就应该拿出来好好解决了。锦添想着,眼眸慢慢移到了一个男子的身上。

那个人笑容浅浅,温文尔雅,就是玉瑶的哥哥玉墨。他将北平的事情处理的很好,现在已经是深受锦穹看重的钦差了。

锦穹高坐位上,仰视台下的人,而位子靠他最近的,就是最近上位很快的恰妃,恰雾姬。外人传此女一入后宫过关斩将,直接成为了锦穹后宫之中最为得宠的女人之一。之一的原因,就在于谨平公主已经在一个月之久没有出现在大殿之中,若是病好,究竟谁是第一,还无从知晓。

莫弦衣着暗丽,他的旁边是刚刚迎娶的莫拉若亚公主。可惜落花有情,流水无意。莫拉若亚的任何举动都没有得到莫弦的一点回应。气氛则有些尴尬。

“陛下胜仗归来,在创神话。老臣恭贺陛下”说着,尚书举起了酒杯,然后对着锦穹微笑。确实,伊珺已经成功的在四国鼎立的形势中脱颖而出,成为新一代的战神,而伊珺也成为四国之中最为强胜的国度。

锦穹冷眼的看着他,然后饮下酒杯,算是回礼。

大臣们都不在多说,似乎陛下胜仗归来之后更加沉默了。“歌舞出场”负责宴会的几个人拍拍手,歌姬们随机而出,各个打扮的花枝招展,巧笑嫣然。

“啦...啦...啦...”音乐起,歌舞起。

美妙绝伦的舞蹈伴着音乐展现的尤为美丽。一时间,都迷入其中。自然,也有旁观者冷眼黯淡。

锦穹手那这琉璃夜光杯,看着里面的美酒,没有在意四周的热闹。

莫弦离着莫拉若亚半米,然后自顾自的借酒消愁。

玉墨表面上兴致勃勃,其实内心早就飘到北平去了,现在他成为了北平御史,专管那一块的财政情况,一想到终于可以大施拳脚,他就十分兴奋。

恰雾姬靠上来,拉住锦穹的衣袖,然后娇笑的靠过去。锦穹没有责骂,而是让开胸怀,让恰雾姬坐在他的怀中。底下的妃子都看呆了,没想到这个女人还真是她口中的对于陛下是特殊的。倚楼不爽了,早知道会搞得如今这个场面,还不如保住谨言,至少那个女子不会像现在这个一样,胆大包天。

梁嫔怀胎五月,没有任何人来主动看过她,她也知道自己太过于渺小,不配拥有陛下如此出色之人的血脉。现在有了如此之珍贵的东西,她也不再奢望什么了。手轻轻附上自己的肚子,唇边含带着微笑。

锦穹不在乎自己的怀中坐着谁,他依旧在喝酒,眼眸还是那样冰冷。恰雾姬攀坐在他的怀中,骄傲的微笑着,果然他还是爱她的,也不枉她背弃自己的国家【恰雾姬是匈奴郡主,拥有最精确的匈奴地图】和这个男人在一起。锦穹,你千万不要辜负我。

————————

“贱人,你竟然害死了朕的皇儿”龙泽尧一巴掌将南宫宁挥到了地上,怒气愤然

于简悲伤的上前,眼底却含带的幸灾乐祸之色,手轻轻附上龙泽尧的胸怀,说道“皇上不要打姐姐,姐姐一定不是有意的,是简儿自己的错,不怪任何人..”说着还带点哭腔,明显的火上浇油。

南宫宁跌坐在地上,皇后威严这一刻全无,怪就怪她的心太软,在于简要摔倒的时候拉了一把,结果给了于简反咬一口的机会。

“不要为她说情。南宫宁,你还有什么话好说”龙泽尧生气的看着南宫宁,他因为南宫宁是特殊的,是他唯一可以寄托情感的一个人,没想到,心肠会如此狠毒。

南宫宁跪着,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冷冷地冒出一句“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好,好,好。你还狡辩”龙泽尧气的脸通红“南宫宁不守妇道,害死朕的皇儿。从今日起皇后之权撤去,打入冷宫反省”

“臣妾谢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南宫宁低着头,泪慢慢溢出眼眶,皇后之印已除,这后宫,真如爹爹在时所说的,人心险恶啊。她终究还是做不到无情。

于简依旧在哭着,只是泪水之中有些兴奋。没错,是她自己害死的了孩子,不过为了权势和后位,就不得不有所牺牲。只是她不知道,为了这个后位,她即将付出更大的代价。

龙泽尧看不透台下跪着的女人,他也想不到一个如此体贴入微的人,一个就要进入他心底的女人,竟然会做出这种事情。见南宫宁离开,他看了一眼哭的一脸都是泪的于简,又说道“后印转至简妃,暂代皇后一职,处理后宫大小事务”

于简兴奋的弯下腰,跪倒道“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终于,终于她打败了南宫宁,终于她要成为阴壁的皇后了。

深闺:两更咯,亲们咖啡推荐有的都送些吧,最近闹荒。。。。555

……本章完结,下一章“暗箭难防”↓↓↓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