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绝世帝宠,红颜不是祸水 [目录] > 第20章:入门乐曲

《绝世帝宠,红颜不是祸水》

第20章入门乐曲

深闺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如流水一般的畅快的琴音缓缓划过,抚琴的女子低着头看着琴弦,一瞬间,让人移不开眼球的不再是女子的美貌,而是女子的琴艺。细嫩的白指在琴弦上来回的晃动,只看见根根细尖的弦被拨动的一直发出音来。时而缓如秋叶,飘飘洒洒的落下,时而又疾如闪电,沸沸扬扬的荡起,人的心死死的捏在根尖之上,跟随着那弦摆动着。场面安静下来,只剩下急促之中又有些缓慢的琴色。而这,不过是刚刚开始的前奏罢了。

穆凝添愣愣的看着俨然变一个人的她,危机感层层四起。

谨言含着首,指尖又突然慢了下来,终于让人看清了她来回晃动的琴弦和琴面,那是一把看不出价值的琴,琴面上有血红的蝴蝶飞舞着,红木一般的琴身特别幽静的香味,不知是琴的香味,还是这女子指尖的香味。朱唇慢慢的动了一下“莫言”接着前缓过去,慢慢开始...

指尖又开始来回的滑动,越来越快,像似要划断琴弦一般。只听见弦乐不断碰撞的声音,然后又慢慢松懈下来。悠悠扬扬的琴音这才慢慢划开,犹如女子细腻的情感一样,音阶来回的穿梭,听者犹如置身于烟花三月的扬州,烟花飘飘洒洒的落下,轻轻扬扬得在空中飞舞着,突然吹来一阵暖风,本要落下的烟花又突然飞起,在这美得不似人间的扬州上空,不断的飞舞着...

到最后琴声一停,似乎又没有停。所有的人都沉浸在这温柔的琴音之中,听之后的感觉好舒服,好暖心。

“啪”蝴蝶怪娘突然扬起了手,赞赏的眼光落在了谨言的身上。这女子的技艺就如她的外貌一般,让人琢磨不透,又不得不被吸引,看来这回暗香的招募,却是引来了真正的高手。

接着此起彼伏的掌声如同雷动,来奋力的掌音无不透露着鼓掌人的倾慕之情。

穆凝添没有鼓掌,只是痴痴的望着血蝶的琴面,她刚刚好像看见蝴蝶了,看见飞舞的红色蝴蝶了。在她的面前飞来飞去,时不时落在她的肩上亲吻她的衣裳。

掌声慢慢平缓,又一次安静下来。蝴蝶怪娘看着正在收拾东西的谨言,手执着的毛笔轻轻一落,在莫言的名字上面画了一个圈。

楼台之上的暗香隔着纱往下看,目光锁定在谨言的身上,摩擦着的手指突然一送,如清灵般干净的嗓音突然冒出来“怪娘,我要见莫言”

蝴蝶怪娘接到指令点点头,传唤旁边的侍女,低声说了几句。侍女微微倾身,然后退下。

———————

南宫宁靠在水池的旁边,手指轻轻的拨动着水,一大一小的水纹随着她的指尖慢慢荡漾出来。池中的鱼儿还在不停的吐着泡泡,已经没有她来之初时的憔悴,在她精心的照顾之下,鱼儿慢慢的恢复了生机。

鱼慢慢的浮上水面,吐着泡泡的小嘴巴轻轻的贴在南宫宁的手指上面,然后又吐出小泡泡。

“鱼啊鱼,你是不是在关心我啊”南宫宁任由着小鱼儿的胡闹,看着鱼的大眼睛,慢慢的自言自语。入这冷宫已经快半月了,饮食起居都还过得去,其实也没有真正的体会到艰苦。只是她有些累,现在的她早上起来不在梳妆,任由着头发凌乱,好看的衣服全都收了起来,她几乎每天都穿着白色的纱裙来回的在这冷宫晃动,慢慢的日子从最初的幽静变得有些无聊。

“好久没有出去走动了。鱼啊,总是带在这里会不会觉得孤独啊”南宫宁看着水中的鱼,依旧在吐着泡泡的鱼用那双无辜的大眼睛看着南宫宁,像是要滴出水来的样子。眼眸之中写满了不解。

外面的消息传来传去,这几天似乎又要办喜事了,阴壁的长公主要嫁人了,嫁的是草原之王蒙和西的儿子蒙和谦。锣鼓打了漫天响,喜庆的纸条贴满了整个皇宫。就连她这个处在冷宫的人,都能时不时听见喜鹊的叫唤声。大家都称之为祥瑞,算算日子,该就是今天办喜事了吧。那么,蒙古草原上面的人应该都来了。皇帝真会笼络人心啊,见那伊珺的丞相莫弦迎娶了蒙古郡主莫拉若亚,如今也早早的把长公主龙泽檀湘推了出去,这利益,总是充斥在皇宫之中,外人看的有多么耀眼辉煌,地位多么崇高,身份多么富贵,却不知这背后的无奈和辛酸。

手指轻轻晃动了一下,小鱼又吐着小泡泡,小嘴巴离开了南宫宁得指尖。只是还是浮在水面,不知是在呼吸空气还是在等待着南宫宁。

“有必要让某些人知道你还活着,还存在不是吗?鱼啊鱼,不可以当井底之蛙,特别是在这皇宫里面,更加不可以”南宫宁收起手,用手帕轻轻的擦拭着指尖。

那鱼看着南宫宁半响,又吐着泡泡游到下面去。

“走动一下,也顺便开开眼界,呼吸点人气”她不想浪费大好年华在这冷宫之中,就算能远离纷争,可她才不要当常伴青灯的尼姑呢!

———————

谨言沿着台阶一级一级的往上,心很平静没有一丝紧张。早经历了不少风风雨雨的她,已经能够沉着的应对一下了。清香扑鼻,她知道暗香小筑的主人,暗香就在前面不远的阁楼之上。只是不解,为什么这个暗香想见自己,难道她露出了什么破绽?

暗香依靠在栏杆上,粉纱罩出了她的全身,风不断的吹着,纱却没有被吹开过。看见暗香的那一刻,谨言依旧在心底赞叹着,美人就是美人,比之那次游街有过之而无不及啊。

靠在栏杆上的佳人慢慢转身,看着一步一步上来的谨言,眉梢轻轻一挑。“莫言,哦,不对,谨言,你来我这要做什么?”暗香手依靠着下颈,纱后的眼眸直直的看着她。

“你怎么知道我是谨言”被识破的谨言也不惊慌,只是微笑的看着她。也是自信的看着她。

“当年册封之时,四国的美人都到了,那个时候的你还是阴壁的第一美人不是吗?按理来说,我们是见过面的”暗香慢慢的说着,慵懒的眼神落在谨言的身上。

谨言的记忆袭来,那是之前的谨言的记忆,十六年的记忆中的一个华丽的插曲。按照女子的习惯,一般被封为第一美人之后,是不会轻易的出现或者和其他国都的美人碰面,更别说是姐妹什么的了。女人如此,美人更是如此。既然同为美人,有何必互相攀比。

也是天下女子最为嫉妒的那天,四国的美人全部出现在京城之内,文人雅士堆满京城,那一次的轰动,该是史无前例的。四美齐聚,罕见。

“不错,那个时候的伊珺缺席了不是吗?”笑颜盈盈,两个美得精致的女子,对视着。

阁楼上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深闺:没有帅哥的出现,我们的美人们都寂寞了,是该出现一些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莫尔胡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