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绝世帝宠,红颜不是祸水 [目录] > 第21章:莫尔胡言

《绝世帝宠,红颜不是祸水》

第21章莫尔胡言

深闺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云淡风轻,一切似乎来的那么自然。就好像现在,她和他双目对视,也是那么自然

“你..你是…”手指着三王爷,谨言半天半天说不出话来。

三王爷淡漠的收起手,慢慢的抬起头,只是眼神不在谨言面前,而是直接晃过,看着宫门,冷冷的声音打破了尴尬的静谧“紧张什么”还是很冷,没有一丝感情。

谨言这才回过神来“没有..只是..我们好像不认识”

“本王没有说过和你认识”三王爷看着宫门的视线收了收,又是慢慢的掠过谨言。

“可是,你怎么知道我怀孕了呢?”谨言手撑着下巴,呆呆的看着他,看着那张普通的脸上面的眼睛,一双让她着迷的眼睛。

三王爷没有回答她,而是从怀中亮出了腰牌,这个时候离着他们不远的侍卫走了过来,见到他连忙点头哈腰“参见三王爷”

“开门吧”收起腰牌,表情冷的似冰山。

“是”侍卫也不多说,挥了挥手,宫门大开。里面红木色的城墙包围的没有一丝泄露,看不到里面的摸样。而这个时候,不远处的马车也缓缓的停到了三王爷的身边,架马车的人耷拉个脑袋看了看,从马上跳了下来“爷,是要跟着进去还是在这里等爷出来”这人张得也是一脸白净的摸样,给谨言的感觉有些柔弱,穿着一件墨白色的衬衣,有些文弱的不像是驾马车的人。

三王爷转个身,看着正在原地打转转的谨言,眼眸之中的一丝深意划过“把那位姑娘送回家”

“遵命”那人弯弯腰,接着爬上马,他没有问是要送回哪里,因为谨言的脸上戴着的粉纱就是身份的象征,那是暗香独有的标志。

“若是没有做到..”暗夜锦的语调欲言又止,显然是不想多废话。

“小的明白”那人也很适宜的接话,身为三王爷的门人,在那样一个门规人如令的地方,他自然是明白后果是什么。

暗夜锦不在多说,由着宫门正要往里面走去。突然前面的路被谨言给挡住。谨言横着手跨他面前,一脸渴求“帅哥,带我这个乡下人都宫里去看看呗”他面无表情,悠悠的一句“宫中没有什么值得你看的,多看看你的周围”然后直接转过谨言,走进了侍卫之中。

“诶..”谨言还想走,却被侍卫给拦住了。呼,谨言看着三王爷远去的身影,有些无语的唉了口气,这遇见的都是一群什么人呐。

“姑娘,姑娘”

等到谨言回过神来,马车已经在她的身后,谨言跟着回过身“你是?”

“小的是奉爷的命令,送姑娘回家”

回家?这个人在说什么啊“什么爷啊,我怎么不认识”谨言的防范意思涌了上来。

那人急忙说道“小的名叫淡,是三王爷的门人”

可是她和他又不熟,刚才叫他带她去宫中都不带,真是小气的要死的怪人“不用了,我和你们王爷非亲非故得,送个什么劲”说着要转身走人,结果还没有走出一步,却被淡一手揽过腰间,然后上了马车。

“喂,你知道你这叫什么吗”谨言不甘心的要下马车,可是淡狠狠一甩马鞭,马车便飞速的奔跑起来“你这叫非法禁锢他人自由..”

淡又是一甩马鞭,接着说道“姑娘还是好好坐着吧,这马车开的急,不要有什么闪失才好“

被他这么一提醒,谨言这才想起自己怀有身孕的肚子,于是连忙坐正身子,不甘心的瞪着淡。

————————

莫尔简两兄弟在南宫宁不冷不热的指示之下,终于还是顺利的走出了御花园,接着就有巡逻的宫女主动为他们领路,只是这两兄弟的魂,似乎还没有回过来。

宫殿之中,热闹非凡。

龙泽尧高坐台位之上,两排是按照品级排列的妃嫔和官员。自然,现在还在执掌后宫之权的于简是最靠近龙泽尧的。而那新宠宁嫔则在她之下,可能是因为最近的雨露独施的原因,宁嫔显得神采飞扬,面色红润,巧笑嫣然,没有一丝拘谨。相比之下的于简则有些冷漠,她没有和任何人说一句话,只是呆呆的看着自己手中的杯子,摇晃着杯子中的酒,没有一丝表情。

蒙古人也慢慢的迎了进来,他们中间的是此次要娶亲的蒙古族人,也就是四大家族之一戴蛮庆族的执掌人,戴蛮庆,习见。习见身上穿着红色的毛皮衣服,脸上的表情说不上是快乐,也说不上是不快乐。这一场商业婚姻,也不知是好是坏。只是在现在来看,新娘面无表情,新郎无所谓。

“各位友邦都落座吧”高座之上的龙泽尧轻轻的招招手,示意蒙古族人都坐下。他的眼眸中夹杂着看不懂的深沉,没有一丝多余的感情流露,稳重的气息遍布全身,短短几个月,他已经完全适应了皇帝的位子。

戴蛮庆的族人最先找到地方坐下,然后手抬起作揖,恭维的说道“不知陛下能否让新娘出来,让我们这些蒙古亲戚都看看,这阴壁圣朝的公主是出落的何种摸样?”看来是要看自己的媳妇满不满意了。忘了说,两地联姻,新郎新娘都没有见过面。龙泽檀香没有反抗,在接到圣旨之后只问了一句“是皇帝哥哥的意思吗?”得到肯定的回答之后,檀香的眼眸暗了暗,铺在眼眸之上的迷雾也渐渐散开“好,那我一定会坐到最好”送旨的公公则是很欣慰的笑了笑“公主果然是个明事理的人”檀香接过圣旨,起身,轻轻的说了一句“不是为了事理,而是为了皇帝哥哥”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可以让她坐任何违背她意愿的事情,就连当初的父皇让她出嫁她都没有同意,但只有他,龙泽尧,她不想承认的哥哥,说的任何一句她都会放在心里,并且坐到最好。

她最爱的人给她挑选的婚姻…

龙泽尧嘴角微微翘“既然众位都如此之急,那么朕也不藏着掩着了,来人啊,请公主上来”

“是”

这个时候,莫尔简两兄弟才缓缓的进入大殿之内,见其他的人都坐好来,急忙行礼,走到属于自己的区域坐下。两个人在见到高座之上金碧辉煌的龙泽尧之后,迅速回过了神来。

“你们两个,都哪去了,怎么现在才来?”莫尔简的族长,也就是他们的父亲暗暗的责怪道。

仇擒马上接话“没有去哪,就在附近晃荡了一下”

“皇宫太大,迷路了”仇鹰很朴实的说着,然后拿起放在桌前的一盘葡萄摘下几颗往嘴里送。

“这里不比草原,你们给我守点规矩,可不准在乱跑了”族长语重心长的说着。

两兄弟点点头。

“皇帝为什么不把神仙姐姐也叫上来呢?”仇鹰吃着葡萄,环顾了一番大殿之中的女人,没有找到在御花园偶遇的那一位冰美人。

仇擒顺着他得目光也看了看,接着摇摇头“中原有一句话不是说可远观不可亵玩焉吗,也许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仇鹰又接着吞了几个葡萄,见其他族的人都在交头接耳的说着什么,唯有戴蛮庆,习见一直都淡然的喝着酒,似乎身着的红衣和身后焦急等待新娘的亲戚没有一丝关系,置身事外。神绪又不知不觉的绕到了南宫宁的身上,在他得脑海里面,还一直保留着那个冷冷的冰美人,如此蛮横的语调,倒是不像中原女子那般圆滑,和他们蒙古族的女子倒是有些相像,直来直去,一点也不藏着掩着。

“莫尔简,仇鹰。在想什么事情想得如此入迷”龙泽尧看着进来之后不停环顾着他后宫那些女人的仇鹰,嘴角勾了勾“难不成爱上了哪个中原姑娘?”

这一句话落下,本来有些喧闹的大殿安静下来,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仇鹰的身上。

莫尔简族长也跟着看了看自己那个不省心的儿子,附和的说着“仇鹰到了已婚的年龄但一直未娶,难不成..”

仇鹰连忙推脱道“不是,不是,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哦”龙泽尧饶有深意的看了看他,一个主意在心中落下,这人的表情很明显就是在想着那个姑娘,他是不会看错的。摸不准这次还能多成一个。“你可说说刚才在想什么?”后宫里面的那些女人,他看上谁他便给谁,都是一些无聊的女人罢了。

仇擒没来得及挡住仇鹰的那张嘴巴,仇鹰已经说了出来“神仙姐姐”

“哈哈”哄堂大笑,什么神仙姐姐啊,亏他还是蒙古男儿,说的怎么和文绉绉的人一样。

挑眉“神仙姐姐,可是在朕的皇宫看见的…”

“没错…”

于简的表情突然变化,酒杯紧紧的捏在手心..

宁嫔也认真的听着,没有那个美丽的女人愿意帅哥在她的面前说着谁谁谁像个神仙姐姐,她如此,众女人皆如此。

……本章完结,下一章“因人密训”↓↓↓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