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绝世帝宠,红颜不是祸水 [目录] > 第26章:兜兜转转

《绝世帝宠,红颜不是祸水》

第26章兜兜转转

深闺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陛下回宫”不知是哪位公公扯着嗓子的一喊,所有的目光都锁定在大殿只前慢慢靠近的身影。

玉墨守候在大殿之前,等待锦穹的到来。而恰雾姬也在最快的速度得到消息来到了偏殿等待。梁嫔待在慈宁宫养胎,太皇太后代她去迎接陛下。

阴暗着一张俊俏的脸,眉头紧锁从来就没有舒展过,深沉的眼眸散发着让人折服的狂妄,一身浩然冷寒,锦穹带着一支队伍由正门入,直接进入了大殿。而文武百官也再次守候多时。

“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随着各位的跪下问安,锦穹也落座在大殿的高坐之上。板着一张俊脸,冷冷的说了句“起来吧”大臣们也都习惯了锦穹这异如常人的叫法,也就不多说什么,都站了起来。

“玉墨,朕交给你的事做得如何?”

玉墨上前“回禀陛下,兰州一块的鼠疫问题已经等到了控制,调解的药方也发了下去。匈奴之事也按照陛下的吩咐交给了若将军处理。若将军也以到了匈奴那里收复地域”

锦穹满意的点点头“恩,若副将”

“臣在”上前说话的此人是若将军的弟弟,因为二人天赋上乘,无奈职位只有一个,所以就按照辈份来分了正将军和副将军两个职位。这位,也是之前提过的娶了蝴蝶的人。

“加紧操练兵马,必要时多几场实战演练”

“臣遵旨”若副将再拜,然后走回去。

锦穹看着地下有些疑惑的文官,不再多说。四国之战不可避免,现在就等谁来做这个领头羊了。或者说,找个借口。

————————

“陛下,您终于回来了”恰雾姬见锦穹从大殿中走出来,连忙靠上去,带着浓重的思念直接逼向锦穹。“臣妾好想你哦”手扯着锦穹的衣袍,撒娇道。

锦穹没有回应恰雾姬,而是直接走过她,往里面走去。

恰雾姬也不在意,他知道锦穹属于那种不在意的人,所以也就继续厚着脸皮贴上去。

走进偏殿,锦穹宣来了管事嬷嬷和分配宫殿的天然掌宫。锦穹的眼眸已经散发着丝丝阴沉的光芒,只是夹杂着一丝兴奋。

“参加陛下”二人异口同声的行了一个礼,然后等待着陛下的下文。

“整理好言贵妃的寝宫,还有,把朕的锦衣卫都拨出来”

“奴婢遵命”二人又再一次异口同声的回答道。然后一句话都不多问的退了下去,这就是经过训练之后的人,不多说一句话,不多问一件事。上面说的事情,不管难易,照办不误。

站在门口的恰雾姬一楞,什么言贵妃?难道陛下所说的是谨言,就是那个来自阴壁的谨平公主?突然一缕凉意由两肩夹生,一股危机意识在眼眸之中形成。她看着锦穹面无表情的样子,他喝着茶然后看着这几个月来所批阅的奏折,并没有看一眼恰雾姬。

————————

来到皇宫门前已经是离开墨地的两天之后,而这也是作为孕妇的谨言可以接受的最快路程。莫弦给守门的人亮了亮令牌,守门的人立马点头哈腰的打开大门,然后恭敬的请队伍进去。天呐,那个人手里拿的不是陛下的身牌吗?那个可是见任何人如同见陛下的最高令牌了。

莫弦在偏门出口地方停下,接下来的路根据宫中规矩只能走着去。下了马,也让后面跟着的队伍回到自己原来的地方,然后带着玉瑶和大腹便便的谨言沿着偏门直走。

谨言看着着陌生多了的环境,有些唏嘘和感慨。没想到兜兜转转,走了那么多圈,还是没有绕出去,还是绕了回来。“莫弦,玉瑶还要回碧瑶宫吗?”

“不用了,陛下说可以让我直接带回去,前提是把你安然送回来”莫弦笑着转过头说道。

玉瑶低着头不言,虽然不知道会和莫拉若亚发生怎样的争执,虽然当初为了这事和弦大吵了一架,可是那毕竟是自己想着念着很久的愿望,听着莫弦怎么说,心里有一丝甜蜜滑落。

谨言撇撇嘴“你打算拿玉瑶和莫拉若亚怎么办”

莫弦一愣,然后释然的回答“我想好了,我毕竟不爱她,更不想因为自己断送了那个蒙古公主的终身,所以我会和公主谈论,让公主以厌倦我的名义离开。这样也能保证蒙古草原的面子”看似是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可是全十分难办。

“谁知道你做的做得到”谨言一语点破,然后对玉瑶说“你记住我说过的吗?”那个关于死心塌地的办法,她希望玉瑶能够真正领悟到其中的精髓,然后运用出来。到那个时候,莫弦会毫不犹豫的带着她远离这些是是非非。

玉瑶点点头,她知道,谨言说的她都知道,只是她不知道自己做的做不到。

“好了,就送我到这里吧,你也会殿吧,还有莫弦,你最好把玉瑶栓在身边,不然玉瑶收到莫拉若亚一点点伤害你都会有麻烦的”谨言威胁道。

莫弦笑着点点头。

“前面是哪里?”谨言别过脑袋往前看去。

“哦,前面是偏殿。现在时间刚好是早朝下来的时间,陛下现在可能就在哪里”莫弦看来看回答道。

谨言点点头“哦,那就这样”然后挺着自己的肚子,往前走去。

“言姐姐,还是让宫女送你过去吧”说着,玉瑶准备招呼路过的宫女。谨言摆摆手“我又不是残疾瘫痪,至于吗,就这么一段路,不会有事的”然后头也不回的往前走去。

玉瑶在看看,谨言确实慢慢的朝偏殿走去,然后叹口气“弦,走吧”莫弦点点头,揽着她离开。

“陛下到底怎么了?”恰雾姬蹲在偏殿门外,看着没有理过他的锦穹。然后用染着花楹的指甲点点自己的脑袋,算了,现在也不是打扰他的时候。等他批完在来。站起来,拍拍自己身上的灰尘,往外走去。

那边好像就是偏殿了,谨言看着远远的一座楼阁自言自语道。

“那是谁?”恰雾姬警惕的看着一个绝美女子一步步靠近。

————————

“奴婢【奴才】参见皇后娘娘”被‘请’来的阳公公和梅掌宫被狠狠的扔在地上。

阳公公颤巍巍的看着高台之上的南宫宁,一股寒意袭来。

“你们可知本宫叫你们来什么事吗?”看着自己的指甲的南宫宁慢悠悠的看口。

“奴才...奴才不知”阳公公低着头回答。

“奴婢不知”梅掌宫比较淡定的开口。

才人展开自己的清单“东宫的宫女人数是这些没错,可是你竟然把简罪妃身边的宫女都调派到娘娘身边,你什么居心啊你”

梅掌宫依旧淡定“人事局就是这样安排的,娘娘宫中的侍女因为简罪妃的口谕已经远不遣散到了各宫,所以无法调配回来。而宫中奴婢人数本就不多,各宫娘娘瓜分一下就所剩无几了。所以只能能够调配就调配,奴婢并不知道娘娘会排斥简罪妃身边的宫女”这一话说的大义泯然,却在暗暗的批评讽刺南宫宁没有度量。

才人也不回说,又问道阳公公“这侍寝的名次又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宁嫔为有一连五日的侍寝日”

阳公公埋着头回答道“这是陛下的吩咐,奴才也只是按照陛下的口谕办事。而...而且宁嫔娘娘身怀有孕,身为宫中第一胎,自然是要陛下的龙气多调养调养”好一个责任推卸,阳公公表面看似简单但内心的城府又怎会比别人差。

南宫宁这才体会到宫中人城府有多深,各个都不是好对付的。于是摆摆手,叫才人继续点单,然后摆正身子,缓缓开口...她要好好对付一下这群势利鬼。

……本章完结,下一章“风波不断”↓↓↓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