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绝世帝宠,红颜不是祸水 [目录] > 第28章:身世疑虑

《绝世帝宠,红颜不是祸水》

第28章身世疑虑

深闺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他穿的衣服很怪异,和这里的宫人穿着的都不一样,用较粗厚的毛布做的左衽大袖短上衣和肥管裤。不过谨言认得那个服装,是裤褶服,裤,不同于当时中国汉族的裤子,是有当的.褶是一种很短的上衣,袖窄,并配革带.

这个人的头发是髡发,就是剃掉一些头发,只露头皮,剩余头发扎辫.但即使如此,也掩饰不住这个人身上的光华,气质非凡,眼眸如星,狂野的穿着却搭配着那张不可思议的外貌,眼前的这个人竟让人移不开眼睛。谨言暗暗打量着眼前这个人,他的穿着无庸置疑,身份是匈奴人。只是为什么这里会出现匈奴人?

那个人看谨言的眼神十分的轻蔑,就好像看见了什么不该看见的东西,脏了他的眼睛。谨言被看的有些奇怪,走上前去,哪知道那个男子见她上前之后就更加厌恶,连连退了几步,最后由窗口飞身而去。

即使是这样,这个人的情绪也只是在转瞬之间消散,然后又恢复成初见的那副摸样,只是给人的感觉很冰冷。翻身而去,动作十分麻利,不带一点拖拉,也不带一点留恋。

奇怪?这个人是谁,给她的感觉是那样熟悉。谨言摸摸自己的脸,难不成是自己脸上粘了脏东西。化蝶见此走过来,轻轻的顺过谨言的发丝,然后揉按谨言的双肩“娘娘,怎么了?”

谨言收起疑问的眼神,然后轻语“你可有看见刚才的那个人?”

见谨言回问,化蝶楞了楞,接着回答道“娘娘说的那个相貌出众的人吧。那个是匈奴国的人,具体什么身份奴婢也不太清楚。只知道这个人是陛下硬压下来留在宫中的。听说此人武功高强,在匈奴国的时候就已经是出众的武士。平时神出鬼没,只会在恰姬娘娘的宫殿里待上许久,然后又会不见”化蝶的脸上浮现出一层诡异的光芒,她眼里这种匈奴国的人,本就不该出现在伊珺,匈奴各个都不是好惹的。

锦穹硬把人留下,那么这个人的身上一定会有什么出彩的地方吸引他,或者说有什么地方可以为他所用。谨言轻轻晃了晃额前的刘海,刘海由原来的稀稀疏疏变得稍微整齐了一些。她永远都猜不透锦穹的心思,即使现在怀了他的孩子,可是感觉离他还是很远。她不知道锦穹一天到晚在忙些什么,不知道锦穹到底有多少身份,也不知道他手里到底握着多大的权力。除了知道他是伊珺之王这个天下都知道的身份,其他的几乎是一无所知。

谨言这才明白过来,原来她对于锦穹的了解真的少之又少。锦穹重来都是一副冷若冰霜的摸样,对待任何人都不泄露出自己的情绪。然后它却敢肯定,锦穹不是个简单的人物,单看她无论去到哪里,都会被锦穹轻易抓住就可以得出结论。

化蝶见谨言想事想的有些出神,也不敢打扰,而是撤退四周的奴婢,然后关上门走了出去。

刚才那个人…对了,她怎么忘记了谨言给了她的骄傲里面还包含着一部分记忆,她自己想一想也许能够得出结论也说不定。于是也不在乎周边的人多人少,撑着自己的脑袋,闭上眼睛开始仔细搜寻起来。

渐渐的…透过那个男子的穿着….那个男子的服饰….眼前的一幕幕模糊的画面渐渐清晰起来….

那是一片绿野茫茫的大草原,牛羊牧马在这片草原之上自由生长。找不到半点沙漠的痕迹。山上,长着参天的大树;地上,铺满可供人食用的绿葱。潺潺溪水中多玉石,白者如雪,黄者如蜡,红者如朱,黑者如墨,绿者如翡翠。外族人前往就犹如从热带沙漠一下子进入了雨林一般,凉爽非凡。

就是这样一个与世隔绝的地域,也是这样一个天时地利人和的地域,那满山郁郁葱葱的树林正映衬着这里的名字,葱岭。

“啊…”谨言突然小声的惊呼,葱岭?为什么在谨言的记忆之中会有这个名字,她记得以前在上关于匈奴的历史课的时候,书本上曾经这样介绍过匈奴最早定居的地域:东至辽河,西越葱岭,北抵贝加尔湖,南达长城,历史上第一个草原游牧帝国。天,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谨言的记忆里面会出现这幅画面….

她还想继续想下去,可是猛然从里面退出来之后就再也抓不住那根心弦,接着无论她怎么重复,出现的都是一片茫茫的白雾,一片朦胧的景象,她看不见任何的东西。“呼”有些放弃的谨言放下手来,相对于之前的轻松,她开始严谨起来,她有点怀疑这个谨言的身世究竟是什么样的。谨誓当时只是说她是皇族私生女龙泽清香的女儿,其他的原因就再也没有多说。

现在想想到也觉得奇怪,按照历史上面皇帝的威严,一般是不会出现私生女不想认的。皇帝那个种马的,即使会抛弃马本身,也会带走有着自己血缘的儿女。只是却从未公开承认过龙泽清香的身份,只是在宫中有所流传,即使安上了龙泽这一复姓,也从来都没有得到过一个公主该有权力和地位。

“这就不应该了啊”越想越奇怪,她以前不是很在意的东西,现在回想起来还是怪异。还珠格格里面乾隆一听着和夏雨荷的女儿马上就照单全收,哪里还管人家是何种身份地位的啊。想到这里,谨言倒是越发觉得不对劲起来。总不能说她娘的娘身份不能公开出来,所以…

“参见陛下”外面的人通报,谨言马上从自己的思绪之中走出来,然后勾起微笑走上前。

——————

盛装打扮的南宫宁犹如镀了一层金的百花王牡丹的化身,顿时吸引住了所有人的目光。莫尔简.仇鹰看见南宫宁缓缓走过来,眼眸之下的都是惊艳。然后兴奋的喊道“神仙姐姐”一旁的仇擒本来还在惊艳当中,被自己的弟弟这么一喊,马上就回过神来,然后狠狠的撞了撞仇鹰“注意措辞”他们也没有想到当日为他们指路不带路的神仙姐姐,竟然就是这阴壁的尧宁皇后。

南宫宁也是含带着微笑慢慢往前,她喜欢仇鹰的性格,真正吸收到了蒙古草原上面那种爽快自由的味道。还是个童真未去的孩子,会开心的点头微笑,也会高兴的大喊大闹,在他的眼里没有尊贵之分,口中的话语也是不分场合随着心意说出,这种自由的草原个性,是她一生都无法奢求的。南宫宁此生,就见过两种这样个性的人,其一是眼前这个大喊神仙姐姐的孩子,其二就是已经远去他国的故人。

仇鹰没有在意仇擒的谨示,而是继续喊着,见南宫宁走的近了,就迎上去,手扯着南宫宁的裙摆,然后笑着说“我总算又见到姐姐了”笑的十分灿烂,十分真实。

“仇鹰!!”仇擒见此连忙走上前,扯过仇鹰,然后满脸抱歉的说道“娘娘请见谅,我这弟弟撒野惯了…”

“无碍”南宫宁轻轻的回了句,然后坐下,再一次勾起微笑“你们都坐下吧,在本宫面前不用那么拘谨,就当时一次叙旧罢了”

仇鹰用手顶顶仇擒“听见没,哥,神仙姐姐都说没事了”然后坐在南宫宁的对面,含着一双俏皮的双眸,可爱的瞪着南宫宁。

仇擒摇摇头,然后也跟着落座。

“本宫找你们来有两个原因,其一实是为了和你们聊天,其二是有求于你们”南宫宁一点也不拖延,直接说明自己的来意。仇鹰喜欢南宫宁这性格,很快就回答道“神仙姐姐有什么麻烦就直接说,我一定鼎力相助”仇擒也跟着点点头“娘娘有什么难事要用到我们的”

“你们可知和田玉这一品种”表面上是询问,其实内心是肯定。南宫宁在丞相府时就听说过,只要是上等的玉镯,大部分用的都是和田玉手镯,而和田玉手镯之中,和田玉籽料属于上上的品种,而那日被安宁拿去的是白玉籽料,是和田玉之中最佳的品种。她记得那是蒙古使者上献的和田玉。

而她也查过,和田玉大部分布在西起喀什地区塔什库尔干县之东的安大力塔格及阿拉孜山,中经和田地区南部的桑株塔格、铁克里克塔格、柳什塔格,东至且末县南阿尔金山北翼的肃拉穆宁塔格。这些领域之中,桑株塔格、铁克里克塔格、柳什塔格这三个地方是莫尔简的统治的区域,因此向眼前这两个要和田玉,应该是能成功的。

果然,仇鹰笑了笑“我还以为是什么事呢?原来姐姐是想要和田玉啊,有是有,可是都在塔格里面,姐姐若是不急着要,下次我给姐姐带来就行了”

南宫宁摇摇头,太久了。蒙古一去一回,就要花费太多时间,她等不及“有没有现成的?”

“现成的…?”仇擒和仇鹰努力回想中。

【这一章含带了很多史料的东西哦!亲们觉得不错就留点东西鼓励鼓励深闺哈】

……本章完结,下一章“多情空了”↓↓↓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