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绝世帝宠,红颜不是祸水 [目录] > 第29章:多情空了

《绝世帝宠,红颜不是祸水》

第29章多情空了

深闺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谨言没有对锦穹行礼,而是站着等待着锦穹的到来。大着肚子的她有很多不便,所以就得到了锦穹的一道口谕,怀孕期间可以免去这些礼节。见他走了进来,谨言于是问道“怎么有时间过来了。你不是很忙吗?”

锦穹绕过她,坐了下来。桌子上面还放着一杯茶,那是谨言饮过了的。没有说话,他直接拿起了杯子,谨言还没有来得及阻止,他就对着谨言的饮痕喝了下去,将剩余在杯中的茶水一饮而尽。谨言无奈的叹口气“陛下来臣妾这里就是为了喝茶的?”

“天色已晚”闷着头锦穹突然说道,手冷冷的扇了扇,几个奴婢就搬着一个桌子慢慢走了进来,上面摆满了美食佳肴。那桌子上面绘着龙腾的线条,精致的桌面可以识别出这是锦穹宫殿里面的餐桌。

谨言一愣,抬头四处看了看,果然光线暗了很多,不知不觉已经到晚上了。然后正过头看向餐桌,失笑的看了许久“为什么不直接叫臣妾过去呢?”

“你不便多走”暗着脸的锦穹慢慢的回答,袖口轻轻一挥,有些凌乱的袍子就被他顺整齐。几个奴婢口不多言,然后拿起筷子开始在盘子之中布食。锦穹不需要试毒的奴才,因为他从来不吃别人动过之后的食物。

她又是一阵轻笑,然后在餐桌前面坐下,拿起筷子正准备开始吃。

“奴婢告退”几个奴婢布完食之后,自觉的退了退,然后往外走去。“东西就放在这,以后朕的膳食直接布在这里”冷着脸的锦穹又突然说道。

谨言一愣,这是要做什么?

“是”几个奴婢转过身,然后行了个礼,又接着往外走去。

谨言放下手中的筷子,见四周的奴婢都撤了出去,于是询问道“你这是要干嘛?”持着筷子还是摆出一副冷若冰霜摸样的锦穹吃了几口,回道“你需要补身体”他所指的是谨言那瘦到不行的腰身,怀孕女子一般都会比平时胖很多,会显得有些富态。而谨言也不知怎么回事,不但没有胖,还反倒比以前瘦了许多。

“那就直接把我接到你那去呗,何必还把你的桌子搬过来”谨言也跟着吃了几口,又问道。

“你需要清静”许久锦穹回道,然后不再多说话。

谨言望着锦穹那张低沉的脸,然后笑了笑。他的温柔从来都不是口中的,而是直接做出来,直接让她感受到了另一层温柔。她就这样直直的望着锦穹,这还算是头一次近距离的打量他,几乎连那细细的头发丝他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锦穹低着头,夹起食物一个接着一个往嘴巴里送。细长的眉毛,高挑的鼻梁,尖细的下颚,黑金色的深邃眼眸,如曜石般澄亮耀眼,闪着凛然的英锐之气,在看似平静的眼波下暗藏着锐利如膺般的眼神,配在一张端正刚强、宛如雕琢般轮廓深邃的英俊脸庞上,更显气势逼人.举手投足在在都流露出浑然天成的帝王霸气。这种人,无论搁在哪里,都注定被人仰视。

“看够了就吃饭”谨言还没有来得及收回眼神,就听见低着头的锦穹突然抛出一句。顿时脸红耳赤,头一次偷看,没想到是这样的结果。于是收回眼神,然后吃起东西来。

前些日子害喜害的特别厉害,现在要好的多,只要少吃油腻的东西,基本上饮食正常,就是比较偏爱酸的东西,就是吃饭,也要放些酸梅在旁边。而她眼前的这些食物,也许是特别制定好了的,没有一盘是沾染油腻的,靠近她的食物,有醋溜白菜、酸辣汤、酸菜蛎子砂锅等等等等,顿时胃口大开,也不顾自己面前坐着的是君王,而自己的身份是妃子,直接吃起来。

又过了许久,等到谨言终于搁下筷子的时候,对面的人早就已经吃完了。锦穹拿着什么东西在批阅,看来这几个月堆积的奏章不是一天两天能够看完的。谨言微微伸个懒腰,门口的小李子伸个脑袋进来瞧了瞧,见二人都吃完了,于是吩咐奴婢进来收拾干净。

还是前面几个布置菜肴的宫女,她们的手脚很麻利,低着头一句话不说,然后开始收拾东西。也许是应了锦穹的吩咐,她们并没有把桌子端回去,而是撤掉食物之后在大厅里面找了个差不多的位置摆放好。

谨言看了几眼,然后走到锦穹身边去。将随身携带的酸梅拿出一颗来放进嘴巴,嚼了嚼,发出享受的声音。含着酸梅的壳,谨言含糊的说道“都说酸儿辣女,是不是我怀的是儿子呢?”又想了想,做到锦穹的旁边“陛下是喜欢男孩还是女孩?”

过了许久,冰冷的回答“无论男女,一视同仁”

谨言又笑了,她喜欢锦穹诚实的回答。然后摆正身子,口里还含着酸梅,她突然想起了下午在这里遇见的那个匈奴人,于是对着空气问道“你究竟是谁呢?”她可不想打扰工作中的锦穹,否则待会那里批阅错了就要怪她了。

“乌维单于”锦穹突然抬起头,眼神直直的看着谨言,然后说出了一个名字。谨言先是一愣,然后马上回过神来,她知道单于这个姓氏,那是匈奴首领、统帅的名字。当时老师介绍的是中国人对着这个词的理解,单于被理解为"像天子一样广大的首领"。那是匈奴的最高统率者。

“陛下为什么把匈奴首领放在宫中呢?”既然锦穹的回答不含糊,谨言也只要会以最简洁的话语。乌维单于,好耳熟的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过…这个人的身上给她的感觉特别的熟悉,就好像相交多年的老朋友一样。可是,为什么她一点都想不起来了,又或者说,在谨言的十六年记忆里面,想不起这个人来。

锦穹的眼神还是一如既往的深沉,看不出一丝情绪,只是那闪闪发光的金色好像是要把谨言吞噬。他看着谨言,也没有展露别的表情,冰冷的语气也是一如既往,然后开口“控制住乌维单于,才能控制住匈奴整片地域”所谓请贼先擒王,估计就是这样意思。

“哦”不知道为什么,谨言感觉锦穹望着她的眼神中有几分质疑和考察的目光,他是想看到什么吗?难道锦穹知道了什么?谨言忙着转过头,望向锦穹“那为何臣妾感觉…”话还没有说完,就听见外面的人突然喊了一句“陛下,梁嫔娘娘要生了”

锦穹纹丝未动,而是继续用看着谨言的眼睛,好像要看出什么。

谨言微微送了一口气,这消息来得可真及时,然后摇摇锦穹得手“陛下快去啊”锦穹没有动,冷冷的说“朕去也帮不了忙”

见他的态度如此,谨言的眼珠又连着晃了晃,然后笑着说道“陛下就当为臣妾孩子出生之前做个演练总行了吧”无论如何,要哄骗锦穹过去,这女人生孩子可是大事,丈夫都不在身边的话,孩子就很难出生了。现在是关乎一个女子生命的大事,自然与吃醋那些事情要远离。

听了她的话,锦穹有些微微动摇。握着锦穹的手,谨言又晃了晃。“陛下快去”

站在门口通报的宫女都快急死了,一直不停的喊着“陛下,陛下”

锦穹又看了看谨言,往外走去。

……本章完结,下一章“飞蛾扑火 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