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绝世帝宠,红颜不是祸水 [目录] > 第30章:飞蛾扑火 上

《绝世帝宠,红颜不是祸水》

第30章飞蛾扑火 上

深闺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慈宁宫的叫喊声持续了许久,接着由于母体本身的虚弱而渐渐消了下去,梁嫔处于昏迷阶段,情况十分危急,梁嫔的羊水已经破了,只是因为自身用不上力,孩子迟迟出不来。“娘娘,娘娘,您可不能这个时候昏睡过去啊,否则您和小皇子都会有危险的”到了出生的时候不出生,那么孩子就会卡在腹中,最后会窒息而死,而梁嫔也会因为打量失血而死。眼前浮现一尸两命的情景,产婆的汗水不停的滑落,她都来不及擦掉,而是双手掐着梁嫔的人中,期望着疼痛可以唤醒她来。

太皇太后站在围屏外面来回打转,不停的往里面看,只见太医和产婆不断的叫喊着梁嫔,来来回回的宫女端着盆子进进出出,一盆接着一盆的血看的人触目惊心。太皇太后脸色有些惨白,她生育过,自然知道女人生孩子是什么感觉,否则,民间也不会流传什么生儿如进鬼门关的俗语,现在她只能求生保佑,但愿能够顺利生产,是个白白胖胖的曾孙子。

锦穹站在慈宁宫外围的一处竹林旁,冰寒的气息透过竹林散发的宽阔起来,四周服侍的奴才奴婢们都不敢靠得太近,只有小李子不断走上禀报最新的消息。

“陛下,梁嫔娘娘难产”

“陛下,梁嫔娘娘大出血,已经晕了过去”

“…”小李子也是面无表情的传报着一条接着一条危急的消息,四处的宫女听了都不禁颤抖了几分,这宫中第一子,若是出了什么问题,她们的性命…所有人都有意无意的看着锦穹,想知道此时他的心思如何。

然而锦穹却从始至终没有正眼瞧过眼前的任何人,颔着首看着旁边的竹林,一副好不惬意的摸样,似乎所有的事情都与他无关,似乎梁嫔是他素不相识的人,他没有上前一步也没有退后一步,微微皱起的眉头只看着那残缺的竹叶。他本不必来,若不是她的那句话,他不可能出现在这里。

见他如此,四处的宫女们都不禁暗暗佩服,陛下果然是陛下,就是不比常人。他们因为陛下是故作镇定,哪里知道人家压根就没有把这事放在心上。

“难产?哈哈,最好是一尸两命那本宫才舒服”躺在美人卧上吃着葡萄的恰雾姬听着外面宫女的禀报,嚣张的嬉笑着。格玛见四周还有他人在,便走上前轻拍恰雾姬的肩膀,示意她要收敛。

恰雾姬这才小小的收敛起来,只是一脸的幸灾乐祸,小声的对着格玛说道“本宫猜测,这次的生产必定会死人”格玛一惊,只是跟着点点头,继续为恰雾姬按摩。恰雾姬的意思她明白,不就是说梁嫔和她肚子里的孩子一定会消失一个吗?这些,可不是她们能做主的,主要在于梁嫔到底肯不肯用上力。

化蝶端着一小碟茶点从外面走进来,脸上也带着一丝担忧之色,以至于见到谨言之后也没有敛去。谨言轻挑眉捷“化蝶,出什么事了?”从刚才到现在,化蝶消失了好一阵子了,锦穹刚离开不久她就回来了,只是魂好像还没有带回来,莫不是那边的生产出了何问题。

化蝶放下手中的茶点,点点头,担忧之色溢于言表“梁嫔娘娘生育难产,大出血还昏迷过去,现在太医和产婆急的团团转,奴婢路过时有见了一眼,宫女们来来回回端着血盆走动,不小心的还洒到了地上,场面十分恐怖”想了又想,继续说道“梁嫔娘娘八月怀胎早产已是难事,现在还遇到难产,几乎是要了她的命”毕竟同为女人,生产之时已不再是敌人之分,而是向上天祈祷别出事才好。

谨言的眼睛又是一偏,望着化蝶的眼神带着些玩闹“你娘娘我的事都没有解决多少,你到关心起别宫娘娘之事来了”

听了这话化蝶马上跪下“娘娘息怒,是奴婢多嘴了”她以为谨言生气了,毕竟梁嫔娘娘从另一个方面来看算的上的谨言的敌人了。想着又恼自己的多嘴。

“起来吧,本宫又没有生气”谨言跟着自己也站起来,然后让化蝶扶着她往外走。化蝶一愣“娘娘这是要去哪?”

谨言继续走着,声音慢慢的传来“去救梁嫔一命”她的声音很笃定,也很有自信。按照她对于古代女人生育的了解:怀胎十月,一朝分娩。但是,中国有句俗话:“生儿如进鬼门关。”短短的几个字就表达出了母亲所经历的痛苦与危险。旧时,人们习惯性地在孕妇临产的时候,找一名妇女到家里,为产妇“接生”。但这些人从来没有受过教育,更没有受过专业训练,所用的器械全是居家用品,而且不消毒,所以产妇和婴儿的死亡率比较高。而眼前碰上的,估计就是这个样子。

化蝶又是一愣,随即扶着谨言往慈宁宫走去,现在她的身子也许多多走动是好事,而轿子过于颠簸不适合谨言。化蝶背着光,看了谨言的侧脸一眼,微微一笑,心想到:娘娘的心肠果然好,虽然她不知道谨言要如何救梁嫔一命,但是按照后宫的习律,同为怀孕的妃子是绝不会去看别的妃子生产,特别是难产的妃子,因为那不仅仅是血光之灾,还会引来自己生产的麻烦。因此,后宫妃子对于别处生产一事是能避则避。而眼前的谨言,则完全是另外一种女子,她敢于跳开那个框框,深明大义之如此,化蝶佩服。

距离慈宁宫还有一小段路程,就看见里里外外形形色色的人,脸上无一不是焦急的摸样。谨言眉头微皱,女子生产本就是难事,现在光是围观的人就如此之多,将气氛拦的越发紧凑,这叫里面难产的人能生下来就奇怪。

于是甩甩自己的袖口,手摸着肚子,加快速度往前。

慈宁宫门外守着的人见新宠言妃娘娘正快速往前,连忙各个前来请安。她的事情被恰雾姬怎么一闹,几乎是整个宫中人都知道这谨言之事,知道内情的人说是谨平公主外出归来,只是被太皇太后势力一党压制了下去,不知内情的人只道是谨平公主身体恢复而来。反正不管如何,谨言带着龙种回来之事已经是满城皆知,不在是什么秘密。

“起来吧”谨言并没有多看跪下的人有谁,眼眸直直的望着前方,然后抛出一句正要往前。结果被人几个宫女拦住“娘娘,你可知梁嫔娘娘难产之事”

谨言没有回复,化蝶拦着说“娘娘当然知道,你们不必多说”

“那娘娘您还是回去吧,这里实在是不适合孕妇前来”宫女们也是好意提醒,多嘴了几句。谨言深知,轻轻的点点头,旁边的化蝶跟着说“娘娘自有娘娘的思量,你们不必多说也休要阻拦”几个宫女各自对视的看了看,然后退了两旁。

小李子又是满头大汗的跑过来,这次是直接到了锦穹的身边“陛…陛下,言妃娘娘来了…在慈宁宫门口…”

玩着竹林叶片的手指突然一停,锦穹正眼看了看内室内纷乱的人群,深沉的目光轻轻拨动没有多看一眼,接着不由分说的转身,朝着慈宁宫大门走去。

走的更深处,眼前的人群更是闹腾起来,焦急担忧几乎是挂在每个人的脸上,慈宁宫内冁然着一丝肃杀和静宁。

谨言的眉头又一次轻挑。而她轻挑的原因,就是前方漫步走来的人…

他走的不快不慢,每一步都很稳,远远的见者谨言就直直的看着,眼神也不偏移。他眉宇之间流淌着冷漠,着实有一番寒风侵肌、朔风凛冽,浑身散发着高贵清雅、器宇不凡的气度。举止之间,掩不住那一份自然散发的雍容矜贵的气度。

处众人中,似珠玉在瓦石间。

很快锦穹就漫步到了她的面前,冷冷的眼光射下来,随着而来的,还有一丝考量。“你来此作甚”他的语调很慢,嗓音还是一如既往的低沉,褐金色的眼眸对视着她,深沉之中却夹带着一丝柔意。

四周喧闹的人突然都停了下来,都看着眼前这不可思议的一幕,擦了又擦自己的眼睛,几次以为自己看错。几个宫女作花痴状…陛下这个样子…真帅啊…

谨言嘴角跟着微微勾起,眉头又是一挑,见锦穹似乎一点也不在意里面人难产的摸样,说道“救人”

“不必,你回去”锦穹拦着谨言,他不允许自己在乎的人因为这事出任何问题。何况现在梁嫔的情况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够挽回的。现在谨言怀有孕,更不可操心别的事。

谨言摇摇头,望着锦穹的眼睛闪烁着晶亮的光芒“那是你的血脉”

……本章完结,下一章“锦生锦笙”↓↓↓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