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绝世帝宠,红颜不是祸水 [目录] > 第31章:锦生锦笙

《绝世帝宠,红颜不是祸水》

第31章锦生锦笙

深闺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谨言回望了一眼梁嫔,然后转过身又是严肃的吩咐道“化蝶,去帮我准备好接生三样宝”这是古代农家的俗语,接生三样宝指的就是一把剪刀、一盆热水、一块脐带布。化蝶跟着点点头,又往外走去,没走几步,产婆突然叫道“诶,化蝶姑娘,我已经准备了”说着,从后方的桌子上面拿出这几样东西。

谨言看着点点头,然后说“把那块撒布抱在手上,然后放在白醋上面熏一会儿,接着就可以开始接生了”她又慢慢坐下,然后指挥道。已然是从刚才的慌乱之中走了出来,最先定好神。也许是受了她的影响,接生婆也慢慢定下来,然后结果已经消毒了的手布,把它抱在自己的手上,然后双手开始附上出来的那双小脚,一点一点轻轻的抽拉。

巨大的疼痛又一次袭来,梁嫔开始挣扎起来,脸色扭动的厉害,她的双手死死的攥紧被单,然后叫喊着“啊...啊...”谨言眉头微皱,定定神,跟着喊道“用力,使出你吃奶的劲来,既然那么痛就把那痛从肚子里面提出来!!!”似乎是她的话起了效果,梁嫔跟着用力,她想把痛一点一点从肚子里面逼出来,痛苦地喊叫,两只手乱抓,垫的被褥都蹬得乱七八糟的了。

谨言撵着眉头,将梁嫔十分痛苦的表情,不禁自己也有些后怕。她记得表姐曾说过,在民间有这样的顺口溜:“大肚婆难过鬼门关,一脚在阳间,一脚在阴间”。那些接生婆就像鬼门关前一位门卫,产妇的生命就“捏”在她们手中。而现在,梁嫔的生命就捏在了她的手里,可惜已经救不出了。

有些黯然的低着头,然后跟着说道“接生婆,不用管母体伤害如何,做好你本分之事,保孩子安然”

本来还有些许怠慢的产婆听了这话,跟着点点头,然后开始加大拉的力度,化蝶跟着推梁嫔的腹部,一前一后一用力,孩子大半身子就跟着出来了。

接生婆见此一边稳住梁嫔,一边轻压梁嫔的肚子,大声地叫着“用力,用力!快要出来了!”

然而梁嫔却似没有力了一般,突然听了喊声,彻底的昏迷过去。

见此情形,谨言知道梁嫔的最后一分力气也用完了,可孩子还没有完全生出来,于是叫喊道“别管了直接把手伸进去!”接生婆听了,自是知道谨言所说,抬头见梁嫔全身没了生气,于是狠狠的一咬牙,双手伸进去,轻轻地托住婴儿的头,均匀地用力往外拉...终于,梁嫔最后痛苦的大叫,一股羊水涌了出来,婴儿的头也就慢慢地滑了出来。

“哇..哇...哇”有力的哭声传来,婴儿大哭着,是个女孩。梁嫔本来满脸大汗突然变得消失不见,斜斜地歪着头,汗水、泪花和疲乏的微笑一齐涌现在她显得有些苍白的脸上,终于...终于生出来了...

站在外面的人竖起耳朵仔细聆听,听到娃娃的哭声之后都送了一口气,太皇太后连忙上前询问男女,见站在门口的宫女回报说是女儿,顿时大失所望的甩甩袖子,然后转身离去。众人见此,也就散开。锦穹望着那闭合的门帘,眼神一直未变,从开始到结束,波澜不惊的眼神之中没有任何颤动,好像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听着来人回报说是个女孩,也跟着点点头,本想走上前去,突然听见一个声音,于是转过身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竹林处的华光随之而散。

他的耳力很好,自然是听见了里面的交谈,也知道孩子出生后梁嫔就要死去。可是成大事者是不会在意这些,那是梁嫔自己的选择,怪不了任何人。“照顾好言贵妃”留下这一句话,然后远去。

化蝶连忙把消毒之后的剪刀递上去,接生婆歪歪的抱着孩子,一剪刀下去把脐带剪断。那孩子浑身是血,脸像是皱成一团,也看不出是什么摸样,自觉得是一个小白球,然后哇哇的哭着。用棉絮包好,抱着孩子的接生婆看着谨言。围屏之外的太医突然一声惊呼“不好,梁嫔娘娘脉象迅速衰落下去”

谨言点点头,小心的接过孩子,这孩子好小,特别小,她感觉自己的一只手就能抱住这个孩子的头,不禁有些感慨生命的脆弱。然后慢慢的走到梁嫔头的位置,见孩子斜过来,让虚弱之际的梁嫔看了看,笑着说道“是个女孩,长得很像陛下”说实话,她是真看不出这孩子有多像他,眼前的就是一团毛球,但这既然是梁嫔所愿,自己也不好多说什么。

梁嫔顺着她的目光看去,苍白的嘴角轻轻勾起一缕微笑,那是她的孩子,留着她和陛下的血肉的孩子。她想伸出手去接那个孩子,可是伸到一半,突然身子一抽搐,手就直直的掉落下去。她的眼神就些茫然,这才想起来谨言所说的只能保一失一。

“梁嫔,我尽力了”谨言有些不敢看梁嫔此刻的眼神,是那么绝望,那么脆弱。按照她的猜测,梁嫔活不过半个钟,这也是她给梁嫔的承诺,混着白醋的消毒水的味道扑鼻而来,熏的梁嫔又轻轻的挣开眼睛。谨言沉默之后,又恢复过来,夹杂着一丝喜悦的语气说道“给你的孩子取个名字吧”

梁嫔跟着一楞,嘴角微微动了动。通过那个嘴型,谨言明白她的意思是叫陛下来取。于是轻轻摇头,那个没心没肺的人怎么可能会取名字,上前将孩子放在梁嫔头的旁边,轻声轻语“你的人生不该出现太多的别人了,你总要自己确定一件事吧”

一语惊醒梦中人,谨言微弱的一句话道破了梁嫔这些年来的苦楚,没错,她的人生确实出现了太多的别人了,入宫时为了爹爹,入宫后为了陛下,就连现在她也是为了孩子,似乎从来都没有为了自己决定一件事。想到这些,拨弄着她十七年的心弦突然就断了,一种从未有过的舒坦慢慢倾入全身。一直在号脉的太医又接着喊道“不好,衰落速度又在加快”

谨言将耳朵凑上前,听着梁嫔的话“娘...娘...这...孩子..就...托付给...你...了...希望娘...娘能够..好好待她...”梁嫔的脸色越发惨白起来,气息也慢慢消亡下去。谨言知道梁嫔的大限将至,一定坚忍着的眼神突然颤抖了几下,红了眼眶。

梁嫔的嘴唇又接着驽动最后两下,她的眼神突然亮丽起来,仿佛那两个用尽了她一生的力气...

“锦...生...”说完这两个字之后,她的目光迅速涣散,气息迅速消失,张开的唇瓣在最后一下停住,只是那涣散的眼眸之中流淌着的是丝丝奋然...

“哇哇哇...”怀中的婴儿突然哭的越发厉害起来,展现她那顽强的生命力的同时,又似乎在宣泄着什么。她的生命,是堆积在母亲的生命之上的。

“娘娘去了...”太医收起医袋,将梁嫔的手放回原处,然后说道。

眼泪悄然落了下来,一股热气直接冲着眼眸。谨言有些呆滞的抱着孩子,锦生...怀中的锦生是梁嫔最后一丝希望,她的名字也是梁嫔的第一次和最后一次的骄傲。“锦生锦笙..锦笙,以后你就叫锦笙”谨言突然说道。

梁笙默箫夜夜笛,泪洒原野无人惜。

狂风落尽深红色,终是飞蛾扑火去。

梁嫔故。

——————

深闺:给大家理理某人自创的妃嫔阶级

皇后—贵妃—妃—嫔—贵人—美人—宫人—采女。

……本章完结,下一章“仍有余香”↓↓↓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