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绝世帝宠,红颜不是祸水 [目录] > 第32章:仍有余香

《绝世帝宠,红颜不是祸水》

第32章仍有余香

深闺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回了宫,龙泽尧稍作歇息,便命人换了衣服,安抚了一阵南宫宁,临走是还偷偷在南宫宁的脸颊一吻,在南宫宁海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很快的退去。龙泽尧笑着点了点南宫宁的脸蛋,然后离开。南宫宁斜倚在东宫的门帘上,眼眸直直的盯着龙泽尧的背影,直到那一抹金色的龙印彻底消失,她才会过神来。转过身,这才走回去。

龙泽尧并没有留宿东宫,因为礼部突然传来消息,说是科举名单已经列了出来,要陛下去圈前三甲。

她刚刚是怎么了...南宫宁席坐在东宫的凉亭里,手摸着自己的脸颊,竟然有些热热的发烫,在龙泽尧吻上来的那一刹那,有一种触电般的感觉直通她的心脏,而且很暖,很热。她出冷宫之时就曾告诫过自己,决不能在陷入帝王之情中,否则日后会在意被情意所蒙蔽双眼,受制于人。可如今,为什么龙泽尧一个微妙的动作,一句随意的话语,就能激起她心中的浪花千层...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四处夜深,能够听见青蛙在水底发出的懒叫声,正直盛夏的阴壁,蝉鸣声合着蛙声打破四处的幽静,也迎来了盛夏的气息。南宫宁手中拿着羽扇,拒绝了宫女的帮助,手随着心态慢慢的晃起,有一下,没一下的。

“才人”南宫宁又沉思了一会儿,喊了才人过来。

才人本在室内为南宫宁点上熏香,听到她的喊声,便把手中的活交给一旁打扫的丫鬟,然后走了出来。才人一身宫服,不算上乘,却也是市井所寻不到的款式。她淡妆素抹,眼角的笑脸也多了起来,虽是丫鬟们的姑姑,但和东宫的丫鬟们都打的火热,比在冷宫的时候要好得多,于是又在心中感谢了南宫宁一番。“娘娘,找奴婢来有什么事吗?”才人顺着走过去,然后行了个宫礼。

南宫宁看了看,问道“今早本宫命你送去的和田玉做的如何?”

“已经送来了,司玉局的动作很快,知道是娘娘要的便停下了手中的事物,加紧开切了和田玉。按照娘娘的要求,做了一对手镯,余下的玉石做了指环。就放在书房里,奴婢这就去取”于是才人转身,正准备往室内走去,却被南宫宁喝住。

“不用了”站起来,她轻轻的拂动着身子,然后拿着羽扇又动了动自己的头发。接着往内室走去。才人又倾身,然后跟着南宫宁往前走。

纯红色的和田玉被打磨之后发出更加耀眼的红火色,东宫灯点的多,也就照的室内比较亮,被打好的玉镯横摆在实木上,光泽度非常亮丽,红色合着一丝浅白色相交,为手镯更添一分美丽。南宫宁拿起来,仔细的看了看,接着满意的点点头。手镯的旁边还放着一个指环,由于是割剩后的玉石,被打破之后,颜色稍稍发生了改变,因为留下的那一头并没有留下太多红色,只有浅浅的白色和丝丝红色相交,缠绕在一起之后,竟然透出浅浅的粉色光泽。

将指环套在自己的手指上面试了试,见还不错,南宫宁拿了下来。然后转过身,看着才人,眼前的人办事效率非常高,也十分听话,因为和田玉不是什么凡石,为了防止宫人偷换玉石,送去的丫鬟要在旁边守着,每一个工序都必须过眼,而才人竟然在司玉局待了一整日,没有传唤别的丫鬟,一丝也不假手他人。对于才人的满意,是越发涌上心头。

“这个玉环,你帮本宫收着,明日送去若客殿,给莫尔简,仇擒。就说这个指环名叫余香,取至予人玫瑰手有余香之意”南宫宁将玉环递给才人,才人点点头便接过。南宫宁能看出来仇擒对于那名叫贝英雅的女子有一丝动心,她虽拿着和田玉有急事,但不能彻底剥夺别人的定情之物,所以便想到用余下的玉石做一个指环,交给仇擒。想必回到草原之后,那女子见到仇擒打磨成随身之物,一定会很开心。至少...这比随身带着块大的和田玉强许多吧。

想到这,南宫宁笑着又说道“才人,你可有为自己的名字烦恼过?”

才人一愣,回道“名字取之父母,奴婢并无任何烦恼。只是...”她稍稍皱眉,见南宫宁示意她说下去,于是又开口“奴婢虽然不觉得这有什么,但是总是会被别宫的宫女们误会,奴婢也是尽量少去才女所住的宫殿,不然惹出什么乱子...”她虽然不在意名字,但是越发在这后宫生活下去,就越发发现自己的名字有问题,所以也烦恼过一阵子。

听着才人所说,南宫宁点点头,她之前就想过,看来是时候为她换个名字了。于是想了想,见才人嘴角都是淡妆素抹,于是轻笑着说道“从今天你就不叫才人了,本宫给你个新名字。淡妆浓抹总相宜,就叫淡妆”

“淡妆谢娘娘赐名”淡妆感激的跪下,后宫宫女之中,能被主子亲自赐名字的少之又少,若是出现了,则表示这个宫女很受服侍的主子重视,那么自然在宫女之中的地位会提高很多。南宫宁赐名,其实是为了帮她上升一个台阶。

“好了,去帮本宫准备洗浴之物”

淡妆随即点点头,从地上站起来,往浴池走去。一个后宫的宫女,最幸运的便是能够服饰一个好主子。她,才人,不对,现在是淡妆,有个好主子。想到这里,捏着浴盆的手又紧了紧,笑容不减半分。

龙泽尧圈画完前三甲之后,随意的用完膳,便挥手让所有人都出去。呆在御书房,看着手中的两个香囊,一个是紫檀色,一个是青墨色,一个是南宫宁,一个是他的。里面的香料是静默大师自己配置的,并没有什么名贵的花料,只是几种香花掺杂在一起,调成一种淡淡的草香,没有花香的浓郁,反而更加卿染。龙泽尧又闻了闻,那个紫檀色香囊里面还有一种香味,是橙花香。那是放在南宫宁怀中后染上的香味,和草香一起环绕,味道却更加清新。

闭上眼睛,龙泽尧仿佛还能看见山野间南宫宁那一抹清爽的微笑,不掺杂任何深宫的怨愤,在自然之中更加自然清新的微笑。那是他没有见过的,南宫宁呆在他的身边少说也快一年了,然而究竟哪个才是真正的她他也不知道,不知道那个永远宽容的女子眼角之中是否将他放入心底,不知道那个夹杂着不舍的女子微笑之中是否将他列入心间。思绪仿佛在回拨,传来的声音却越来越肯定。

“宁儿,你的香囊给朕做什么?”龙泽尧奇怪的看着南宫宁,手中出现了两个香囊。

南宫宁笑着合起龙泽尧的手腕“静默大师配花料不以花妖冶出名,不以花香浓烈出名,不以花贵重出名,唯独以静心二字出名。香囊的香气可以帮助陛下顺通心智,在陛下心烦意乱之时闻此香,会舒服很多。臣妾一介女流,托陛下之福才能在后宫华贵落根,实在没有什么烦心事。反倒是陛下,统领一国,处理的事务多只有多,往往事倍功半之时会心烦,所以臣妾的香囊也给陛下。愿陛下永保康健”她的一番话说得很柔,很轻,却溢满着希望之意。

飘进龙泽尧的心里,微微触动涟漪。

收起手中的香囊,将他放在御书房的桌子一旁。闻着那沁人的香气,顿时思绪清晰很多,于是打开奏章,慢慢的批阅起来。

“陛下,宁嫔娘娘请您过去”外面的人通报道。

龙泽尧看的正入迷之时,被这声音打扰,有些嫌恶的皱皱眉头。“朕在御书房之时,除了皇后任何沾染后宫的消息都别传上来”接着又继续批阅。

通报的人闻此眼色一变,若是换做昨日,陛下早就从御书房出来去寻宁嫔娘娘了。没想到才同皇后娘娘出去半日,就变化如此之大,不愧是皇后娘娘,能够轻易的改变陛下的想法。看来以后他们要...于是给下面的人递了个眼色,回绝了宫女香儿。

皇后隆宠的消息因为龙泽尧的一句话,又要引起后宫的一阵强风。只是那风中,一股清香不知不觉已经深入,卷在风中,挑起后宫的风波。

手执着笔,在一封又一封奏章上面游刃有余的挥洒着。龙泽尧是第一次心静下来,一直批阅到深夜都不觉疲倦。回过头看时,奏章上面的批阅条理清晰,且个个挑中要点,不知是自己去寺庙一次有长进了,还是那沉寂的香味帮助了他,总之,南宫宁这名字,又一次深深的刻入龙泽尧的心中。

香囊相靠的依偎着,紫檀色的香囊之中夹杂着一张纸条,纸条上面用秀娟的字眼写着一行字,青,与之于蓝,而青于蓝。即使包封的严密,空气之中,仍有余香在飘荡。

……本章完结,下一章“强大背后”↓↓↓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