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绝世帝宠,红颜不是祸水 [目录] > 第35章:伴君出游 - 12 -

《绝世帝宠,红颜不是祸水》

第35章伴君出游 - 12 -

深闺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不是金线?林涵有些疑虑的看着一直埋着头剪剪裁裁的谨言,手中惊险的金边丝线,还有凤凰的图样,心中暗暗有些惊讶。那一闪一闪的不是金线是什么,若是用的金线,即使这件衣服如何的艳压群芳她也是绝对不会穿出去的。林涵心中还是有些惊疑,见谨言并没有再多说什么,也不问,静坐着等待。

随着手中的图样慢慢收入嫁衣之中,丝线缝制的技术一看便知是上乘,霎时完美的镶嵌入嫁衣之中。随着裙摆的慢慢收尾,谨言的工作也做完了,手中的龙凤嫁衣霎时闪亮的展现在林涵的眼前,似乎这件嫁衣的出现,不过是为了吸收众人惊羡的目光。

金边绣成的花纹由袖口往上,一直穿过颈脖处,由大至小的散发着金色的光芒。红色,一大片妖冶的红色,混着金色越发的夺人眼球,胸前泼洒着细碎的绢花,混搭的色泽迷人眼球,胸前以小波浪的形似微微展开。前后各绣着的翱翔天际的凤凰用比较模糊的边印,被镶嵌在嫁衣的红色之中。结果谨言巧手的绣制,那对凤凰变成了金色的鸳鸯,凤凰的眼眸变成了鸳鸯的眼眸,霎时奇特。旖旎的长尾随之摆开,顺着嫁衣的围边,拖得一地,青色的雀纹和彩色的锦边作摆尾。

好一件龙凤鸳鸯嫁衣。

林涵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件摊开的嫁衣,众位侍女也跟着有些惊讶,漂亮,她们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华美的嫁衣。这件比之前被抢走的那件,简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顿时燃起了对于谨言的崇拜之情。林涵很感动于谨言裁掉了自己的衣服,为她添置新的嫁衣。只是,那金边...

“你不过是橘红混着米黄色折射出来的颜色,不是金色。所以,你也不用担忧大逆不道”还不待林涵反问,谨言便信心满满的说道。接着还微微扭扭自己的指尖,轻轻的舒展。好久没有做嫁衣了,特别是古代的嫁衣,费了她不少劲。不过终于是做出来了。看着自己修制完好的嫁衣,谨言都不禁暗叹自己宝刀未老。上面的凤凰不是谁都能用的,所以她只能稍加改造,把那凤凰变成鸳鸯,这样一笔却无疑点睛之笔,更添特别。

那双浅眸一动也不动的盯着嫁衣,林涵看了许久,这才赞叹的说道“小姐的能力林涵真是佩服,实在是解了我的燃眉之急”侍女接过嫁衣,平摆在林涵的面前,她的手慢慢摸上嫁衣的绣料,好娴熟的功底,好高超的镶绣。

“无须多谢,我也有目的的不是”谨言摊开自己的手,又坐了下来。

化蝶和墨蝶随着捡起地上洒落的衣服,已经被剪的凌乱不堪,乱七八糟。一件衣服的华美注定其他衣服的黯然。

林涵知道谨言的所指,随即点点头,算是允诺。她是讲信之人,既然谨言如此帮助她,她也绝不会食言。外面的侍女突然走进来,忧心忡忡的说道“小姐,要快点,马上到吉时了”侍女刚走进来,见着那嫁衣眼色一亮,小姐的嫁衣不是被舒家的小姐给强行买走了吗?那这是什么。

“别欣赏了,快换上去吧。舒铭情可是穿着你的那件嫁衣在大厅晃荡哦!”谨言好心的提醒道。

听见舒铭情这三个字,林涵的眸色微微一暗,然后燃起熊熊斗志。这件嫁衣,足矣让她在舒铭情面前傲然一回。舒铭情仗着自己的官宦之女,一次又一次的辱骂对待她,若不是李逸的阻止,估计舒铭情早就暗地里整死她了。这次嫁衣她实在太过分了。说着,马上吩咐侍女帮她换上新绣的嫁衣。

谨言看见了林涵眼中的一丝不快,便知这个女子和舒铭情的关系,估计也好不到哪去。现在自己也差不多收工了,于是正准备离去。却见林涵换上嫁衣之后,脸色有些不对。怎么回事?原因就在于她的妆面是按照嫁衣的样式来搭配的,现在换了嫁衣,自然妆面也要跟着换,否则会有些不伦不类。可是化妆的姑娘早就离开了,现在到哪里去找个人来帮她画新娘妆呢?

林涵又开始忧心起来。

谨言暗自一笑,化蝶扶着她慢慢走上前。“林姑娘,你又欠我一次哦”带着点俏皮的话语,谨言吩咐墨蝶帮她卸妆,接着拿起画笔,慢慢的勾勒起来。她是按照小烟熏的方式,带着点现代的眼影和眼线,顿时整个人妖媚许多。化妆完毕之后,林涵震惊于铜镜之中自己的摸样,那还是她吗?那个长相多次被舒铭情嘲笑的素净女子吗?如此精致的面容,是她...

“女人一生最美的时候,应该留在大婚之日,不是吗?”谨言轻轻的推了推发呆的林涵,巧笑嫣然“去吧,你的幸福在等着你呢?”侍女走上前,暗叹于谨言的化妆技术,也没想到自家的小姐其实如此的漂亮。然后服侍着她起身,含好薄荷叶之后,正准备往外走去。

林涵突然转过身,眼神坚定,看着谨言说道“林涵定不负于姑娘所托”

——————

谨言姗姗来迟,入座的同时就靠着锦穹有些懒散的打起瞌睡来。她刚才的精力都用完了,现在真的有些累了。锦穹望着怀中突然出现的谨言,也不惊讶,而是张开自己的臂膀,将谨言完全带入自己的怀中,小心的护着她的身子,犹如在照看一件珍宝一般。四处的女子固然羡慕,但见谨言怀有身孕,也不在多死瞪,毕竟人家是明媒正娶的夫人,还有孕,她们又凭什么不舒服呢?

锦穹低着头,在谨言的额前轻落一吻,接着冷凉的嗓音在谨言的头上传出“累了?”

“恩”谨言不愿多说,只是窝在锦穹的怀中,呼吸均匀的慢慢陷入沉睡。她本来还想看看自己的作品引来的反应的,可是无奈怀孕嗜睡,所以并没有坚持太久,依附着那坚毅的臂膀,安心的闭上眼眸。

腰间的手的力道扣的不松不紧,他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了,刚才还有些厌恶的情绪在谨言的突然到来,变得宁静许多。怀中这个女子,究竟拥有怎么样的魔力?锦穹又看了谨言许久,便听见四处的人一声惊呼。他知道那个披着她的杰作的人出现了,于是环住怀中人,顺着众人的目光望去。

带着点娇羞的林涵慢慢出现在众人眼前,斜城的习俗中,新娘是不需要带着完全封闭的红帕的。林涵带着的是浅粉色透纱,那精致的妆容,那尖细的眼线,无不颠倒众人。就连一直想要看好戏的舒铭情,都有一刹那的惊讶。那还是林涵吗?还是那个长的一般般,喜欢装优雅的女人嘛?眼前这个女人简直就像是脱胎换骨一般,惊艳四座。她身上的嫁衣又是从哪里来的?奇怪,那嫁衣不是自己身上的这件吗?那林涵身上的那件更加耀眼,更加别致的嫁衣是哪里来的。她有些气恼的望着夺人眼球的林涵,不甘心的跺跺脚。

最最不可思议的该是李逸了,他已经有三日没有见到涵儿了,没想到仅仅几日不见,他的涵儿竟然像是变了一副摸样,如此的勾人心魄。

林涵收获了众人惊艳的目光,同时还有舒铭情的不甘,高堂满意的微笑。心中暗压下喜悦,她的婚礼,终于还是圆满的开始了。这一切,都到感激那个女人。说着眼神四处张望,最后在主桌的男子怀中看到刚才帮助自己的女子,她似乎很累,在睡觉。而那个男子。不知为何,她偷偷打量了锦穹一眼,俊俏不羁,傲然非凡,眉眼坚毅,轮廓别致,散发不让人靠近的威严之气,好个贵气横生之人。那男子看着怀中女子的目光,却特别的柔和。柔和的连她都能看见。

心下微微一笑,果然猜的不错,这样一个七窍玲珑心的女子,怎会甘愿委身于凡人。也只有如此之人,才配的上如此的姑娘。

不在打量,林涵把所有的目光专注在一步步朝着自己走来的男子。李逸,后半生就交给你了。

舒铭情恼怒的同时,更添一丝不甘和苦痛。自己心心念念十六年的男子,现在竟然要娶别的女人了...狠狠的咬住自己的嘴唇,不让眼泪落下。四处的人见她恬不知耻的穿着一身红,自然不愿与子攀谈。李老爷和李夫人也不是随意的看了一眼,并没有多说什么。

“送入洞房”

随着一声嘹亮的喊声,面若桃花的林涵被媒婆送入了洞房。

手里金鹦鹉,胸前绣凤凰。偷眼暗形相。不如从嫁与,作鸳鸯。

……本章完结,下一章“年之新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