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绝世帝宠,红颜不是祸水 [目录] > 第36章:年之新事

《绝世帝宠,红颜不是祸水》

第36章年之新事

深闺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惜蝶从地上起身,她见谨言的表情很是冷漠,也不敢多言。顺从的去取了衣裳和发饰来,一双巧手在谨言的脸颊给头发上随意编织几下,便把她那苍白的脸色给掩盖了去。

镜子前,又是一副绝代佳人的摸样。

谨言未看铜镜中的自己一眼,她不想对着镜子骂人,所以就索性闭上眼睛,什么也不看。瑞雪皇后,哼,你是想提醒一下我吗?放心,她不会忘记的。

外面的独孤紫等了大概一盏茶的时间,她这才从里面出来。独孤紫虽心气高,但不是什么不识理的人,自然是知道什么人不该惹的,也没有半句怨言。就站在那里看着谨言慢慢走出来。

“妹妹等就了吧。赶紧落座”谨言摆手,命了奴婢们扶她落座。她对于独孤紫这一件免费帮人擦地的衣服没有任何感觉。

独孤紫点点头,整理好自己的衣裳,然后坐下来。表情甚是自然。她穿了一件淡紫色的甩尾长裙,摆尾拖的十分长,似乎有意无意的在挑弄着什么。“娘娘刚刚诞下麟儿,还在守月之中。一定要多添补些补品,娘娘消瘦了许多”独孤紫戴好自己的面具,开始假仁假义的嘘寒问暖起来。

“劳妹妹费心了”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的谨言呆呆的回道,她没有看任何人,眼睛一直平视着前方,让一直打量着她心思的独孤紫有些苦恼起来。“你来这是有何事?”半响,谨言问道。

独孤紫这才回过神来,自己竟然看着谨言看的楞了,不过她的脸色怎么那么难看,就好像受到了什么巨大的打击一样。独孤紫心下暗自揣测着,但是没有表露出什么。如今谨言诞下双生儿,已经是后宫大喜,就连太皇太后都因为高兴而好了病。只是不见那对双生子,想来是路上耽搁了。如今宫中最有威势的人,谨言当之无愧“还是半月就是初一了,宫中的年货要慢慢的置办起来。陛下带着娘娘微服的时候嫔妾就先接手了,现在娘娘回来了,这些事情也要交给娘娘手上。嫔妾将年货的清单一并带来了...”

说着,她转身正要吩咐奴婢上前那清单。却被谨言拦住。

“不用了,你既然已经接手了,就一直接手下去吧。这置办年货的事宜就全权交给你了”谨言说道。心里突然跟着一动,原来就快除夕了。那么马上就要过年了吧。记得上一年回她是在马车上度过的【就是在去暗夜的路上】,所以根本就没有发觉到了初一。还是去了暗香小筑识得年历才发觉的。当时还大呼可惜,而今,怕是什么也不能引得她的兴趣了。

“娘娘,嫔妾若是在担待只怕会惹后宫之人猜疑。何况按宫规来看也是不可的”独孤紫心里一紧,连忙回话道。她有些不明白谨言究竟想要做什么。她感觉谨言好像变了很多,到底变了什么呢?她自己也说不清楚。

“无须管流言蜚语。本宫还要守月,身子还十分虚弱。这些琐碎的事宜你就帮本宫做吧”谨言眼神有些迷离,她彻底不想管后宫的闲事了。从前若是为了他,她也许还能拼了力。而现在,她要为了谁呢?

独孤紫见谨言的表情十分认真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以为她真的是很虚弱,无法做这些事情。自然是不在托辞“既然娘娘如此劳累。那么嫔妾自当为娘娘解忧。往后每日嫔妾都会将年货的进展程度带来给娘娘述说”能拿到宫中的大权自然是好,她也正好趁着这次年货的机会奠定一下自己在六宫之中的地位。不管谨言是因为什么原因而如此,有好处她便拿去。

谨言挥挥手“不用了。你直接把凤印拿走,以后要盖章什么的自己处理就好”说着不顾惜蝶的反对,起身,去里面取凤印。这一出,搞得独孤紫是彻底无语了。这是怎么回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将凤印拿起,那金銮色中夹着些许碧绿的凤印完好无损。谨言好不在意的将它放在独孤紫的面前。

“你把这个拿走。以后也不用来谨花阁了。”以后这里就没有人了,你来这里也没有什么用处了。谨言扯扯嘴角,想要露出和善一点的面容,却发觉自己已经没有气力在去微笑了。

“娘娘万万不可啊。嫔妾怎敢手此物。若是陛下怪罪下来,嫔妾是在担当不起”独孤紫怎么可能会收下,连忙跪在地上,推辞的说道。心中的疑惑更甚,究竟谨言是怎么了。难道不愿当皇后了吗?

谨言见独孤紫当真一副誓死不收的摸样,也不逼迫“你若是不愿,便算了。没什么事就下去吧。我累了”她有些累的往后靠了靠,也没有叫独孤紫起来,而是直接让她下去。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谨言是真的不想管这些事情了。

独孤紫抬起头还想说什么,却见谨言眼睛已经微闭,有气无力的摸样。便不再多说,“那么嫔妾就告退了,娘娘好好休养”她行了个礼,便退了下去。回去的路上不住的奇怪,她所做所为不过都是为了凤印,可为何现在谨言不愿管了,自己离那东西只有一步之遥,为何还惧怕起来。

后宫之中勾心斗角惯了,哪天你的仇人将你一直想要抢夺的东西奉送给你,你会是什么感觉?独孤紫就是这种感觉。

“屏退这些人,陪我去走走”谨言在独孤紫退去之后,又睁开了眼睛。身旁的惜蝶自然知道她在和自己说话,于是点点头“奴婢遵命”她也不知道谨言究竟是怎么想的,没有提起一句之前的事情,也正是如此,让惜蝶不安生。

——————

秋末的风景有些凄凉。谨花阁外面的小路两旁种了许多枫树。金红色的枫叶落了一地,映入眼帘的,便是这样一片金色的美景。宫中过除夕,大伙儿都开始忙活起来。事情太多太杂乱,也是检验一个宫门定力的时候了,绝对不能出什么乱子。因此路上除了五米一个的侍卫,并没有巧遇那些妃嫔。

谨言倒也落的轻松。

惜蝶扶着她慢慢往前走去。扶着的是左右,而谨言戴醉琉璃的手,是右手。

“好凄凉的美丽”她停了下来,一片飘来飘去的枫叶落在了她的肩头,谨言一愣,便拿过了枫叶,放在手心里打量。枫叶最美丽的时候,就是从树上掉落的时候,那是火红色的枫叶,也是燃烧着生命来展现美丽的枫叶。这些叶子,终究也只能活过一个夏天。

谨言微微叹息,又接着走去。惜蝶感觉到了谨言过于低落的情绪,不敢多说什么,牵着她继续往前走。

然而冤家路窄,这一次却蹊跷的遇上了久不相见的恰雾姬。

俨然恰雾姬的心情也不是很好,见着她的时候表情微微变了一些,但没有绕路,而是迎面走了过来。谨言停下来看恰雾姬,看着这个女子,就好像在看自己一样。

“嫔妾给皇后娘娘吉祥,娘娘万福”恰雾姬第一次守礼,这让谨言小小的惊讶不少。却看着恰雾姬的眼眶有些泛红,眼睛也有些红肿,似乎是哭过了。于是上前扶了她起来,她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但是她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你怎么哭了?”谨言问道。

恰雾姬也楞了一楞,看着谨言的眼眸虽然还有些敌意,但是已经不如当初的那么深了。她没有回答,身旁跟着的格玛担心皇后会因为恰雾姬的失礼而责罚她,连忙开口回答“回皇后娘娘,主子是在伤心匈奴之事”

心又跟着轻颤,关于匈奴的..又想起了恰雾颜。若是如此,恰雾姬也算是自己半个妹妹了。谨言摇摇头,接着问道“匈奴发生了什么事?”

格玛似乎在回想,但是想到之后,眼睛也红了。嗓音有些嘶哑“陛下刚下了一道圣旨,不再对匈奴施行等待政策,而是顺他者昌,逆他者亡。反抗者当场处决”

恰雾姬又跟着哭起来,只是她忍住了眼泪没有落下,水花在眼眶之中来回打转。

“都是你,若不是,陛下怎么会如此绝情。谨言,你害了我们匈奴部落,谨言,你不得好死”恰雾姬跟着就要上前来,她的眼眸开始发狠,似乎要鱼死网破。手掐上了谨言的脖子,正准备用力。

惜蝶连忙和格玛一起制止,这才避免了一场灾祸。

格玛扯着恰雾姬,不让她上前。

恰雾姬却是不甘的喊叫着“谨言,你会为你害死的性命付出代价!”恰雾姬喊叫着,被格玛挡住了嘴唇,一旁看守的侍卫连忙上前,将她带走。

谨言的眼神无神,望着恰雾姬的远去。就好像望着自己的下场一般。

若她是恰雾颜,那么就是害了自己国家的叛徒。

她,原来比恰雾姬还要狠毒。

……本章完结,下一章“他人衣裳”↓↓↓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