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绝世帝宠,红颜不是祸水 [目录] > 第38章:一弦一柱

《绝世帝宠,红颜不是祸水》

第38章一弦一柱

深闺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听着上官勋君的一席话,谨言有些诧异,将乌维单于的手掌别开。小声问道“他的话是什么意思?”

乌维单于冷峻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似乎还在回想刚才匈奴发生的事,谨言发问后的数秒,才慢慢回过神来。于是回答道“意思就是说,你要想启用玉琉璃,就必须真心诚意的爱一个人才行。”

“爱人和启用玉琉璃有什么关系?”

他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玉琉璃一共有两只,一龙一凤。你爹也曾经说过这个东西的由来,你自己回想一下”乌维单于似乎不愿过多解释关于玉琉璃的事情,只是淡漠的提了几句,便让谨言自己去想。

谨言顺着他的思路开始倒带,滤去了烦心事,回到了最初,最初的那些时光。

——————取自上卷第六章龙泽清香

清香拿下戴在手上的玉扳指,还拿下谨誓手上的,对着阳光,发出黑色的光芒,这对玉扳指名玉琉璃,雕刻着龙的那个扳指叫琉璃醉,雕刻着凤的那个扳指叫醉琉璃。玉琉璃不单单只是玉扳指怎么简单,带上他得一对男女会收到所有人的祝福,他们的爱情会长长久久下去。玉琉璃用特殊的材料制成,到了晚上会发出墨绿色的光,比之夜明珠更胜一筹是因为玉琉璃还可以让人平心静气,识别毒药。只要有毒药靠近或者持有者身体受到创伤,墨绿色就会变成紫色,最后不治之症就变成了黑色。

———————

眼泪跟着就落了下来,她不知道为什么,反正就是控制不住自己。那是一年以前的事情了,也是这场旅行的最开始,最开始发生的所有事情。谨言微微抽泣起来。她终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一直视值为珍宝的玉琉璃,竟然就是那个害了自己的东西。

你们所有的算计,不都是为了它吗?玉琉璃,你又凭什么说要给人带来幸福啊。

乌维单于见谨言如此,便知道她是想起了过去发生过的那些事。心中微微叹口气,那她应该也知道了自己是恰雾颜的事实了。你回想起了这些,对匈奴,是好还是坏呢?“玉琉璃所承带着的每一对男女的爱情故事,所以要想解开玉琉璃的秘密,必须如此。启用玉琉璃的圣女必须心存有爱,必须是为了所爱之人,然后一只手拿着醉琉璃,一只手拿着琉璃醉,两只扳指相撞。这个时候会散发出一道绿光,就表示圣女启用完成。接着玉琉璃就会破碎,然后消失不见。出现在圣女手里的,便是一颗龙眼大小的琉璃丸。玉琉璃能够侦察百毒,那么琉璃丸便可以解开百毒,使死去的人起死回生”

谨言楞住了,细细回味着他的话。等于就是说,只要自己能够启用玉琉璃。而琉璃丸则是升级版,前者能试毒,后者解毒。难怪锦穹有那么多次机会都没有拿走,难怪他对她那么好,原来不过是想让她爱上他而已。谁定下的这破规矩,难不成她还要充满爱意的将琉璃丸拿出来,然后让锦穹救活华如雪,然后在一脚把自己踹开。太扯了。

而且,太不公平了。

她沉默。

乌维单于也不说话,匈奴的事情弄的他心力交瘁,既然恰雾颜是导火线,那么就让她彻底烧到尾吧。锦穹,将来的某日,你会为你当初所做的决定而后悔的。

锦穹负手而立,冰寒的目光飘向远方。他的耳力不必乌维单于差,即使乌维单于在说话的时候特意加了道屏障,但能挡住自己又怎么能挡的住谨言的呢?“你还是来了”如果说,他是故意不打扰她,故意让她知道这些的,你又会怎么想呢?有些事情,说不出口又必须让那人知道,就借助第三个人吧。

——————

大概到了申时【15~17时】左右,谨言一个人站在山顶的草丛里想了许久,她望着那一望无垠的天空,望着那飘渺虚幻的山景,沉默,还是沉默。

任谁受了如此打击都无法回神。当初穿越来的时候,她花了二十四个小时才把心态调节好。如此呢,她又要花多久时间才能帮心口上的伤养好呢?愈合了,但愿就别留疤了。终于,她转过身来,看着乌维单于若有所思的眼光,并没有说话。

她走上前去,透过乌维单于的身子,斜眼望去。华如雪的冰棺已经融化了,他们在山顶上搭建了一个隔板,将华如雪的身子平放在隔板上面。她额前的蝴蝶金饰已经被取下来,头发披散开来。华如雪在慢慢接受阳光的温暖“这叫做回魂”乌维单于突然说道。

“华如雪早在十年前就该死了,锦穹却强行用自己的命牵制住她的命,将她的魂魄通过血蛊绑在她的身体上,她的血液全部停滞。现在只有接受七星连珠照射下来的光芒,才能将她的魂魄给唤醒。而在此之前,她只有服下琉璃丸才能唤醒自己的心。所以,他们会赶在入夜戌时之前,威逼你拿出琉璃丸。这一切,自然要看你的态度了。”

原来自己手上握着华如雪的命。她是生是死,就在自己的一念之间。想到这里,谨言有些悲哀的笑了。锦穹手中,不也握着自己儿子的命吗...

华如雪额前的凤凰印记闪闪发光,让人移不开视线。山顶上面只剩下锦穹和上官勋君两人,俨然谨傲已经被他给带走了。美名其曰的去劝导谨言。

“她不见了”谨傲突然从下坡跳出来。喊道。

上官勋君折扇轻摇,他身上衣服又换了,那绿色的墨竹由水中到了山上,根根竖立着,好不精神。他的朱唇轻摇,然后慢慢开口“她不是已经来了吗?”

锦穹敛眸,也朝着他望着的那个方向看去。

这话刚落,谨言便随着出现在三个人的视线之中。她身后的乌维单于跳开几步,一副旁观者清的摸样。他想让谨言自己的抉择。这是她惹出来的事情。

——————

“你们一直在找寻的东西,可是这个?”谨言突然说道,双手捏着的正是醉琉璃和琉璃醉。两个玉扳指就掐在她的手中,在这个万丈之上的山顶,显得有些脆弱。

谨傲上前一步,喊道“颜儿,你在做什么。从那里下来。”见着谨言站在一块巨大的石头上方,谨傲有些担忧的喊道。锦穹的眼眸再一次变色,寒意越发深了。他望着谨言手中的玉琉璃,在意的不是两个玉扳指是否会碎,而是那两个本该是健康的幽绿色的玉扳指,竟然变成了淡紫色。这说明什么...这说明谨言的生命再在慢慢衰微。

谨言这才注意到自己手中的玉琉璃,竟然在悄然变色。脸色微变。那幽绿色的色泽竟然在变成了浅紫色,她体内有毒素。又或者她的生命正在慢慢消耗。

也好。谨言勾起嘴角。反正她这一次就是来鱼死网破的。她没打算活着回去。现在醉琉璃发觉了自己的问题,那么索性就这样吧。

“锦穹,还记得我们第一次相遇吗?”谨言笑的望着他,眉眼完成月牙,却是一片凄凉。上了妆没有的卸去的谨言,已经看不出那张分外憔悴的脸色。只有那双颊上的浅浅泪痕,还能依稀辨认。

锦穹的脸色一暗,金线的眼眸穿透过所有,直直的来到谨言的身旁。那样专注的目光,不参杂任何算计,认真的望着她,就好像天地之间只有她一个一样。

二人的思绪,慢慢回到了最初。

——————

梦中的Fairytale评论:眼泪哗啦啦地往下掉,看得我难过死了,请问最后是喜剧还是悲剧啊,我不是很喜欢悲剧的说!!

回答:虽然深闺标签上说的是正剧,并没有表示此文是喜是悲。但是深闺强烈表示讨厌看悲剧,此文会随着后面的情节慢慢发展,深闺会给出一个最佳的结局。

yinqingang8183评论:既然是报复为什么非得留在宫里让自己难受,女主那么聪明完全可以去别的国家,帮助人家征服伊珺。不喜欢看女人之间斗,没意思。

回答:亲的见解很独特哦。放心吧,深闺是不可能让女主还窝在宫中憋屈的。只是后面的路,会稍微的曲折些了。

道路两旁评论:作者大大是打算虐死女主吗。。。。

回答:额,怎么说呢。有这么一点趋势,不过到后面一定是会峰回路转的。女主不是最聪明的,落入男主的棋盘上也不是她自愿的。自然要在古代开辟一条属于自己的长路,而不是一直走在别人的影子底下。

作者:用简奥斯汀描述《傲慢与偏见》的言语来说,那就是每个人都会有美满的结局,只是过程会遭受些磨难。

……本章完结,下一章“还君明珠”↓↓↓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