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绝世帝宠,红颜不是祸水 [目录] > 第40章:若她离去

《绝世帝宠,红颜不是祸水》

第40章若她离去

深闺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漫步朝偏殿走去,一路上盛开的橙花和木槿芳香四溢。红粉的花瓣和白嫩的花枝,越发的纯美起来。锦穹望着那大片的花海,心里估算着是到了花开的季节了。温和的眼眸夹着丝丝愁绪,透出了这个王者从未有过的脆弱。却只是短短一瞬,又恢复了最初的冰冷。恍如那一瞬的柔弱,从未出现。

偏殿虽然很久无人步入,但是依旧打扫的十分干净。殿内殿外收拾的十分井井有条,这些都要拜墨蝶等人所赐,现下后宫无人,她们一方面要照顾三个孩子,一方面还要维持后宫无人的局面。惜蝶被派去掌管繁华宛,那本是谨言手中的东西,却随着五年前的那一起祸患烟消云散。然而陛下却发话了“见不到她的尸首,朕绝不相信言儿已死”那一缕坚韧的话语如今还在耳边徘徊。

陛下应该算是决定了吧。

决定了,要等下去。等待她愿意回来,愿意来原谅他。

墨蝶和化蝶二人看看对方,轻轻的摇摇头,带着锦思往后院走去。花都开了,木槿花养了那么多年,一直未肯绽放,五年后的今日,既然绽放了花苞。她不敢质疑什么,却也觉得欣慰。陛下心心念念了那么久,总算开了。

是不是开花了,人就会回来了。谁知道呢。

锦穹见到锦尘的时候,白发苍苍的他已经苍老的不行了。垂做在偏殿的椅子上,浑浊的烟雾和红丝早已爬上眼眸,却挡不住一点锐利的光芒。一别五年,他也很久没有再见到锦尘了,在望见他的时候,心中不禁有些感叹。时光易逝,再怎么不愿,有些人还是老去了。岁月,怕是最不讲情面的东西。

“五年不见,你倒是越发爽朗了”锦尘乐呵呵的抿了口大红袍,对于这上好的茶饮微微赞叹。接着放下茶几,看着锦穹说道。

不错。面前的人虽然经历了那么多事,却好像没有一点被打败的摸样。

镂空金边的龙袍环绕,墨黑的鞋底雕刻着龙纹印。他的袖口整齐的别在腕边,黑曜石篆刻的纽扣闪着妖冶的光芒。黑色的发丝竖起,高昂的龙饰垂挂在额前。鹰睫一般孔武的眉须勾勒在额下。那双淡若无人的金色瞳孔,一直以来的浓雾却渐渐拨开,还是一望无际的深沉,看不透的复杂思绪之中却穿插着真实的情感。鼻翼高昂,鼻形钩状,唇色淡而无色,却更添一丝味道。

锦穹,还是一如既往的耀眼。就好像她曾经描述过的“你是唯一一个能比下太阳的男子”

“锦尘来此,就为说这些?”锦穹坐下,对于锦尘的感叹也跟着点点头。从前锦尘和这皇宫有些过节,便在未踏进过着宫殿。因此那日言儿入药,也是他带着她去了医谷,并没有想着打破他的底线。却不料今日他会踏入宫门。这到让他有些惊讶。金眸微敛,看着锦尘越发疑惑起来。

锦尘知道锦穹心里在想什么,安然的屡屡自己的胡须。本来该是落地的长须,应着做事不便,因此被箫粒拿着剪刀修剪了去。现在胡须只能勉强挨着下巴,这到让平时喜欢屡胡须装老成的锦尘有些怪异起来。“我来这里,只为了说一句话。但是你必须保证,其他的不准多问,我也无可奉告。”他的言语很坚定,眼前这个侄儿将箫粒害的如此,万不可让他轻易得到。锦穹,还是吃掉苦头的好。

锦穹见他的言语有些严肃,便也跟着摆正态度起来。“说”这个字咬的十分坚定,也十分沉重。凭着他的心性和手腕,对于锦尘接下来的话,大概也差不多清楚。但是即使如此,他的尾音还是有些颤抖。五年了,一千八百二十五天,在没有得到她的尸首时,他都没有相信言儿已死。然后心中虽存侥幸,却不敢奢望。毕竟那是相思崖,从那里而下,后果如何,他自然是知道的。

绕绕自己的头皮,锦尘感觉到了锦穹那隐忍不发的情绪。心中仍是轻微叹气,若不是知道箫粒再也不能放下,总是站在竹林高处望着蓝天白云发呆,他便知道这二人的红线太坚韧,这一生怕是无法折断了。再见到锦穹之时,他便又更加确定了这个想法。

苍老的皱纹汇聚到一起,然后轻轻打开,吐出了三个字“她没死”

“彭”锦穹手中的茶杯再一次宣告终结。茶杯的碎瓷化开了锦穹的手指,猩红的血慢慢的流淌出来。然而锦穹却毫不在意,那三个字来回的在他心中摇晃,她没死,她果然没死,她没死...仅仅三个字,竟让锦穹有些酸意。之所以会如此,因为他相信锦尘,锦尘从未撒谎,不是确定的事情,不会来相告。

言儿。

言儿。

言儿。

你没死,没死...

锦穹虽然一直认为的谨言没死,却也处于半信半疑之中。如今从锦尘口中吐出来的,必然是事实了。那么,言儿,你又在哪里呢?心中一番挣扎,却没有问出来。他知道锦尘的心性,既然说了无可奉告,那么必然不会多说一字。言儿,你在哪里?过的如何?还在恨我吗?

不过,你没死。就好。

他不知道自己的柔意早已透出了眼眸,那一抹温润的深情沾着阳春三月的净水,流淌在锦尘面前,意外的惊艳起来。锦穹不知道,自己如今的这幅眉眼,怕是比之太阳耀眼,比之月亮妖魅了。果然,箫粒的存在对于他,很重要。

锦尘也不在拖拉,收了收自己的绣袍,然后又抿了几口红袍,直至茶水见底。二人在未说过一句话。

锦穹完全陷入了自己的思绪之中,指尖的血流的干净,凝结在指肤上。

“我走了”锦尘随意的说了一句,便头也不回的往外走去。锦穹也没有挽留,心中凝聚着谨言没死的消息,久久不愿平定。

你既然没死,为何不出现。

五年了,还不肯原谅他吗?

锦穹的手慢慢握成一个拳形。傲然之气随之而来,不管言儿是否愿意见到他,但是他确定的人,便再不会改变。

“炎”

“在”

“彻查”

“是”

她不愿见他,那么他去见她好了。

若她离去,再会有期。

——————

曾听人说过:每一段爱情都是一场艰辛的旅程。

歌词里面曾唱过:隔壁的奶奶说爱情就是这个模样,愈煮愈浓越凉越淡的玉米浓汤,但是没有佐料就永远没有那个味道。

很多人可能会觉得可气,会想着这个不好就换一个呗。女主角又不是非谁不可。然而有些人应该是会明白的。爱情,本就是一场在挫折之中前行的旅程。爱是很特别的东西,不是说换就能换的。有的人,也许为了一个爱字,粉身碎骨,却终不后悔。

谨言和锦穹,设定的是两个生于富贵却多灾多难的的人。也许他们之间早就该一刀两断,一了百了。然后我为他们系上的红线,用的是金刚石,坚韧不断。

许多亲都希望谨言能够起来然后找个更好的,一脚踹开锦穹。但这不是我的本意,我想写出的,是关于爱情的坚韧。想让大家知道,爱情的强大力量,即使粉身碎骨,即使相隔天涯,永不香断。

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

——————

Cute丶凉音:大爱深闺!太好看了的。她会不会报复景穹和华如雪乜?上官的命运是什么额。期待哦。深闺要加油哦,永远支持你的~~~

回答:箫粒是抱着这种心态坚强起来,至于会如何,还要看锦穹怎么去应对了。上官是本文之中设定的最无害的一角色,他的出现算是原了我心中的一个梦吧,很温文尔雅,很干净却不失商场的气魄。如果可以,我希望给他好的结局。

……本章完结,下一章“心灵深处”↓↓↓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