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绝世帝宠,红颜不是祸水 [目录] > 第41章:心灵深处

《绝世帝宠,红颜不是祸水》

第41章心灵深处

深闺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箫粒心中对于如何雄起的点子还没有着落,第二日去取了落子汤来给添蓉。虽然对于那一抹殷红的血色有些许不忍,但毕竟这是添蓉自己的选择,孩子出生也许会比死去更可悲。于此,不如让它从未出现。添蓉落了胎之后身子虚弱了许多,脸色很是苍白,需要一段时间的静养。她便出了酒楼,现在不是呆在那里原地消耗资源的时候,没有人帮得了她,一切只能靠她自己。

上了菜市,新鲜的蔬菜还沾着水渍,便被推出来叫卖,庐州的街道,也是一片繁荣。

她手挎着一个米色的小花篮,心里想着要买些菜回去。虽然箫粒还用不惯着古代的厨具,但是知道她终于学会如何生火了。没和其他穿越剧里面说的那样,纯情的女主娇生惯养,生活生的一脸的黑炭,还险些将厨房给烧了。呵呵,从这里来看,你不是纯情女主的命。

各色的蔬菜在这里也就不一一列举了,和咱们现代的菜市没啥两样,都是一个在讨价,一个在还价,商家和买客的心里战术,从来就没有变过。

来来回回逛了几条街,箫粒摸清楚了这里的地形特征,发觉大多数的人比较愿意到一个地方来消遣。那就是眼前的这个碧水亭轩。其实只不过是名字取的比较诗意而已,仔细看看也就那样,碧绿的叶子照应着碧清的水波,一个人工的花园而已。只是显然庐州城内的百姓很喜欢这惬意简单的地方,来往的人或多或少都会有所停留。

箫粒的篮子已经买了些许菜,说实话这是她第一次上古代菜市,不过用的是现代人的心理战术,却发现,其实都一样。心里暗自压底价格,不是亲戚的就好说好歹的攀上亲戚,再不然即使保证下一次领着一推小姐妹来你这里光顾,除此之外,就再去其他了。

“哗啦”碧清的水池上面漂泊来一支船,说不上华丽,也不算简陋。船上共做了三个人而已,看样子应该是夫妻,一男一女含笑着挑起水中的杂物,坐在他们之中的小女孩,扎着一对俏皮的羊角辫,呆呆的看着自己手心的珠子。箫粒一挑眉,放眼望去,女孩手心的珠子不过是很廉价的玉珠,随是如此,却也在阳光之下映照出一缕青幽色的暗影。

“妞妞,这里好看吗?”那女子收起船桨,将拉回的杂物往船后一扔,便回过身来抱着小女孩,笑着问道。

小女孩傻傻的点点头,眼神有些涣散无光,似乎找不到那个焦距的点。

箫粒心下便有了判断。这个小女孩是个残缺的人,确切的说,是个傻子。瞧那孩子无神的眼光,呆滞的表情,和安静的个性,其实也不难猜。

妞妞傻傻的抬起头,望着一切的事物,似乎永远也读不懂这些。在她的世界里面,没有任何的纷争,没有任何的烦扰,不是她不会感受,而是她即使知道那种感受,也不知如何表达出来。傻傻的她看不透身边的事物,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存在。

女子轻轻的拂去妞妞额间的一滴水珠,抱着她随着船轻摇起来。表情是如此安逸,如此平和。箫粒望着这个知足的女子,心中有些动容。

“娘,娘。”妞妞的那无神的眸子到处打转,突然汇聚起来。她那干净到有些呆滞的褐色瞳孔,就这么直直的望着箫粒,二人对视良久。妞妞突然开口道“娃娃、娃娃”

女子先是有些诧异,嘴角的笑容却从未消散过。她的手轻柔的划过水波,望着怀中的女儿,清闲的歌曲慢慢的萦绕。那是一首很怀旧的童谣,就连箫粒也在小的时候听过。

“泥娃娃,泥娃娃,一个泥娃娃,她有那眉毛,也有那眼睛眼睛不会眨”女人的嗓音有些苍老,却也沉淀出不一样的味道。这首简单的童谣,让箫粒很是感同身受。

“她有那鼻子,也有那嘴巴,嘴巴不说话”妞妞突然跟着哼了起来,稚嫩的小嘴巴吐出来的字体还咬的不纯正,一个两个字还带着些轻微的鼻音,却听的霎是动容。

箫粒望着这对母女,沉浸在她们轻柔的歌声之中,心中的水纹似乎被谁给触碰了一下。她没有发现身边停下来驻足的人越来越多,那些人,不知是在欣赏风景,还是在欣赏这风景之上的歌声。轻轻柔柔的,似乎带回了他们的曾经。

“她是个假娃娃,不是个真娃娃,她没有亲爱的爸爸,也没有妈妈”母女二人跟着唱着,妞妞唱到这句的时候,无神的眼角慢慢湿润,不知不觉的划出一行泪来。她的眼神很是无辜,很是怯弱,似乎对于这一缕眼泪的含义,还不甚理解。

女子感受到妞妞的情绪变化,嗓音阔大来,接着唱着“我作她爸爸,我作她妈妈,永远爱着她..”“哗哗”桥头桥尾的人,凡是听见的,都开始鼓掌。首先只是一两点轻微的掌声,到了后面如雨点一般阔大,占据了这个安静的碧水亭轩。

箫粒被这突如其来的的掌声给拉回现实。她稍微轻楞一下,便看着四处多了不止一倍的人数,心中有个主意慢慢衍生。再华贵再瑰丽的词藻又如何,再绵延再婉转的曲调又如何,没有融进真正的性情,一切不过是徒劳无功。她一直在想当初建立繁华的时候那点没有把握好,那点有空缺。现如今听见这二人的歌声,才知道原因所在。

“泥娃娃,泥娃娃,一个泥娃娃,她有那眉毛,也有那眼睛眼睛不会眨”船上的母女二人好像受到鼓励一般,声音慢慢变大。

如琴心一般重要,歌曲的心性也十分重要。瑰丽的曲词没有加入真心,如何打动他人。即使唱的再好听,也不过只是一去了之,不留一丝一毫的痕迹。繁华宛的歌曲几次三番的重复,却没有人在意。原因是什么。

“她有那鼻子,也有那嘴巴,嘴巴不说话”

原因就是没有歌心。没有带入真正的情感,没有让旁听者有着动容的情绪,一首歌,终究只是一首歌而已。没有人会在意你哼唱的是什么。

“她是个假娃娃,不是个真娃娃,她没有亲爱的爸爸,也没有妈妈”

相反。即使是在朴素的言语,在简单的曲调,一旦带入歌心,那么自然是艳煞旁人。能让人的灵魂产生共鸣,能让人感慨往昔岁月发生的事情,让人不由的停首驻足,那才是最打动人的歌曲。

“我作她爸爸,我作她妈妈,永远爱着她..”

就好像眼前的这一对母女一般,无神呆滞的妞妞慢慢的勾起一缕浅淡的微笑,她似乎不懂这些,但是她能感受到快乐。女子抱着她的手轻轻的握紧,眼前的二人,就好像是在用心灵唱歌。

心灵深处的歌曲,才是最最珍稀最最打动人的礼物。

箫粒突然明白了什么,转过身离去。

船上的母女还在歌唱,她们不知道自己的几句哼唱,开窍了某个人。而后,一家堪比繁华宛的的酒楼开启。这座普通的酒楼,演绎着一个天涯歌女的故事。

——————

箫粒心中已经有了想法,她终于知道繁华宛缺少什么东西了,她也有把握拿到那样东西。她不需要找很多很多的客人,不需要繁花似锦的盛名。只需要几个有钱的听众,只需要几首打动人心的歌曲足矣。

“添蓉,今天起我教你做菜”她试过了添蓉的音感,很是差劲。许是没有唱过歌曲的缘故,音腔都没有打开。所以只好在培养一事上作罢。

她想好了,这个酒楼就照着原来的套路开。不过她必须拿出十二分的精力放在酒的腌制和菜肴的色香味之上。腌制酒还好说,添蓉的厨艺不可思议的有些功底,也省去了箫粒许多功夫。只需要教会她如何使用一分的材料做出十分的菜肴便是。

而那菜谱,很简单。她只需要套尽母亲拿手菜肴便是,赣菜,川菜,粤菜,沪菜等等等,几种菜肴来回换动,好歹母亲也是五星级酒店的首席掌勺人,曾经用一道普通的凉拌黄瓜征服了父亲的她,手艺自然是了得。即使到后来二人相敬如宾,可是母亲却从未放弃传授自己厨艺。

酒楼便可一楼三用。听小曲,喝小酒,品小菜。适当的时候在接受几个客人,一切便可水到渠成。箫粒的自信许是天生,许是对于这乱世逼迫出来的成熟。可是她不在乎,所谓万事开头难,只有这头开好了,那么之后的事情自然就好办许多。她坚信只有对于一件事抱有绝对的自信,不自负,不自卑,便可马到成功。

自然,事情的发展还算顺利。不如她坎坷的几年,异常的顺利的进行起来。

——————

很抱歉哦各位,由于今天要上课并且还开家长会,因此没有更新。如此在深夜献上一更,深表歉意。

陌僾评论:额,激动死我了,谨言和锦穹是注定的吗?额,我更偏爱上官勋君这一类的诶。不过,谨言幸福就好,其他都无所谓了啦

回复:呵呵,女主孩子都有了,想逃也逃不开了。大家应该知道我坚持让女主生下孩子的原因吧,至于上官,我正在努力的把他塑造成温雅美男子,最好带点城府,最好带点柔情。直接秒杀各位,哈哈。

晨晓耘评论:锦穹,一道三千弱水只取一瓢的圣旨.谨言若要的是华如雪的命,你给不给.

回复:哈哈,大家表把女主想成那种很会杀人的人撒。适当的时候,还是要慈祥一点的好。

……本章完结,下一章“落月摇情”↓↓↓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