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绝世帝宠,红颜不是祸水 [目录] > 第42章:落月摇情

《绝世帝宠,红颜不是祸水》

第42章落月摇情

深闺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爱情会让人伤心,可是它那么美丽,让我怎么舍得转开眼睛。

——————

一缕冷漠的金眸瞬间穿过,几番转折之后打在了最远处的壁画之上。那壁画是按照主人的要求人工壁面上制作的画,雕刻的石头用的是紫玉,看见人只会称叹。三年前在荆州发现的价值不菲的大块紫玉原来在这里。

那么大块的紫玉竟然雕刻成一位衣抉飘飘的女子摸样,实在让人称奇。紫玉在阳光之下照射了水晶的摸样,闪闪发光的人形却是丝毫不动。标致的瓜子脸,眼波流离,颊挂浅红,乌黑如丝,发脂如雪,巧笑嫣然。紫玉的身体更显一丝妖冶,然而最最精工的便是那双眼睛,纯黑色的眼眸用的是黑曜石,看那出品之后的摸样可谓是人人称道,着眼睛该是最花心思的一处,妖娆的竟有些活了。

那紫玉之上雕刻的壁画之中的人物,不是别人,正是五年前消失不见的瑞雪皇后。

锦穹搁下手中的政事,撇过头,便看见了那伫立在莲花池中心的壁画。那双妖娆的眼眸直直的望着他,就好像在传递情意一般【阳光折射之后产生的幻觉】。锦穹不知觉的站起身来,到了最外围的天台处,负手而立,看着那池中心的壁画上的人儿,神色越发冷然,沉寂不语。

那骁勇的鼻翼微微昂起,锐利的眉毛轻微的皱起,双肩上的金边鳞片闪着金色的光芒。锦穹一如既往的沉默,在没有人看见的地方,一直沉默着。人前的他也许还是那个嗜血冷漠狂妄的君王,然后人后,所有人都看不见的他,却是如此的哀伤。那清雅的柔光随着盯着壁画的久远越发的吞噬去冷漠,他望着那抹消散的微笑,越发的沉默起来。

最初的他并不明白情意究竟是何感觉,也从未想过要去触碰。十五年前和华如雪的那一桩事情不过是逢场作戏罢了,他也曾经暗下誓言绝对不会触碰一丝一毫的情。却没有想到有些东西来的迅猛,十五年前他挡住天下第一美人的柔情攻势,十年后却没有挡住那个聪敏女子的双双蜜意。他从来都没有想过,最后竟然会败在谨言的身上。

他久久的沉默着。

有些人要学会慢慢成长,很多事便都是智商很高,情商却十分底下。锦穹玩惯了城府,也用透了心机,面对与周边人的利用和暗算,已经能够坦然处之。但是他却忘记了这个世界还有一种东西的存在,那就是真心。夹着爱的真心逼向着他,来的措手不及。他还没有来得及收心,就已然被捆住。

锦穹总是会想着,时间若是从来,他万万不会去草原,万万不会收了阴壁的和亲公主。虽然他知道这有多么不切实际,这种想法多么不适合他。即使他能理智的抛开这些悲伤,抛开这些哀愁。他甚至知道这样做不对,这样想太阴柔,他还能知道若让他人知道了他的心思的后果。可是他不愿,他已经五年不见那个人了,五年的时间也许能改变很多,可是他从一开始就知道,有些事情,一辈子也改变不了。

言儿...

“主子”暗处的炎突然开口,单膝跪地,十分顺从。

他没有敛去望着壁画的眸子,只是轻恩了一声,并无任何言语。

炎自然是知道主子在想什么,也不多奇怪,便低着头回答道“十五日之前,从医谷出来了一位女子,可是打扮十分的简朴,年龄适中,长相清秀,并且还有些柔弱,并不是当年那个妖娆无双的主母”他按照锦穹的命令,很快便联系上了在医谷附近的暗卫。可是由于主子对于医谷并没有设置太多的眼线,只能辨认出那个女子大致的摸样,其他一概不知。

锦穹也不问他们有没有查到那女子前去的方向。他手中掐着的棋子,安插在那里他是再清楚不过。医谷是眼线最薄弱的一个地方,他竟没有想到言儿会被当时在崖下收拾草药的凡尘带走,竟没有想过去医谷暗访,也导致了如今的错失。“有谁亲眼见到了那女子的摸样?”

炎想了想,回答道“白在那值守,曾有过一面之缘。他已经将那女子的摸样给描摹出来”说着,炎从衣袖之中抽拿出一纸卷子,递给锦穹。

冰霜的气息随之而来,锦穹的眼眸越发冷厉起来。言儿曾经说过他是由于血蛊才如此寒冷,如今血蛊一破,他才知道,根本不是由于谁。而是这心中与生俱来的寒冷,而他也是到现如今才慢慢发现,言儿是唯一一个可以给自己带来温暖的人。可惜时间,早已错开“启动蛇阎门的搜索部门,从主城开始一一往下查,只要一发现有新的人从外面进入,便马上对照画像的摸样,一直到找到她为此。”

“是”炎随之消失。

握着卷纸的手心微微颤动,锦穹打开卷子。却发现那上面是一个完全不认得的女子的摸样,很是清秀普通的一张脸,似乎没有任何明显特征,那双眼睛无神之中还带着些疲惫,根本看不出一丝灵动的情绪。手指攥紧纸头,锦穹的表情越发冷漠起来,没有任何情绪外露的他看着纸条上面的陌生女子,心中却燃起一丝希望,不过如何,只要有一丝线索,他便不会放弃。

“来人”

“在”外面的侍卫马上走了进来。

“把这幅纸卷交给宫廷画师,照样画千幅”

“遵命”侍卫接过纸卷,又快速的往外走去。

外面壁画上的人儿,闪着灵动妖冶的光芒。

——————

他的衣袖素雅,永不散去的竹身漂没出深绿的色泽。依旧温雅的人儿,和煦的气息随之而来。精致的面容上面永远是一副慵懒之色,尽管经历了五年前那场变故,他似乎从来都没有变过。手中的折伞依旧在来回晃动,将他的发丝吹的十分轻挑。

这几年上官勋君更是加大了在四国的产业积累量,几乎是走遍了天下的他在每一个地方都开设了一家绸缎店,或大或小。他在安插眼线,他也在寻找一个人。

……本章完结,下一章“苦心孤诣 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