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绝世帝宠,红颜不是祸水 [目录] > 第47章:痴梦一场 下

《绝世帝宠,红颜不是祸水》

第47章痴梦一场 下

深闺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上官勋君等待着上官墨玉换好衣服出来,再见到她那有些肿起来的眼睛之后,心中有些微微异样。转一念便看见了殷离也往他这边的方向看,却隔的比较远,看的比较模糊。他站起来,说道“多谢各位光临。小妹今日二十四的生辰,作为兄长实在着急,比较她的年龄已经不小了。所以此次不单单是为了给她庆生,更是为了她挑选夫婿...”

这一番话下去,低下马上砸开了锅。谁不知道上官勋君富可敌国,名下的丝绸店遍布四国。而他的妹妹更是首屈一指的红娘,她为阴壁谨家所牵的线几乎都做到了收益翻番。比如谨平公主成为了伊珺国母,而谨慎所娶尚书之女央赢也帮助他快速掌握了将军府的日常运转。而谨傲所娶喀尔拉马干之后,喀尔拉汗对他很是器重,谨傲的前程很光明。这些,可都是上官墨玉所牵线,所以说,这个女子有才。

席间所请皆是有才之人,凡单身无不是贵族。也能看出上官勋君挑人还是比较慎重的。箫粒转过身看了一眼另一桌的男子,刚才上官墨玉的眼神就老盯着他,很明显是那个人就是殷离。同样很明显的是上官勋君在逼殷离做出选择,若是在无动于衷,那么上官墨玉别委身于他人,从此一劳永逸。这应该就是他的永远性质的解决方法。

不过,箫粒又看看上官勋君,眼眸间的视线又忽然清晰起来。他的眸色很淡,依旧带着浅浅的温雅,只是那一片舒适背后夹着刀光剑影。上官勋君能做到如此的退让,这只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殷离真的有才能,有那种可以给予他妹妹好的生活的才能。能被上官勋君如此看待,定不是凡人。

箫粒稍稍侧身,又瞄了一眼殷离。很是俊朗,举手投足之间散发着不凡的气息。他在上官勋君说完那句话之后,原本润滑的眸色很快尖锐起来,眼底透着一丝凉意。他直直的望着一个人,没有说话,再一看上官墨玉,二人果然在对视。上官墨玉浅浅的看了殷离许久,然后别过视线,她感觉到自己全身都在发凉。这次的决定是她和哥哥一起想出来的,她想自己也等不起了,若是殷离真不喜欢,那么她就不再勉强了。

吃完东西的添蓉抿了口白开水,然后朝箫粒这边看过来,小声说道“你觉得这是什么情况啊?”

“呵呵”箫粒笑了笑,感觉到这三个人的排场戏,接着说道“有好戏看了”难怪上官勋君要她准备暗述心情呢,一来是点名上官墨玉的心情,二来是催促殷离别再优柔寡断。

“各位,请安静一下”无心出来主持秩序。刚才还有些喧闹的远香堂又慢慢安静下来。

“啪”上官勋君的折扇又一次划开,眉头轻挑,却无半分言语。却把眼神投向于箫粒这边,和花流微微打了个招呼,接着编示意箫粒该开始了。

箫粒无声的允诺,她又看过去,锦穹沉默着,似乎外界没有对他照成任何影响,他时不时照顾一下锦思进食,接着就是沉默。这倒让人有些揣测陛下来的缘由。华如雪抱着锦思玩到一团去,锦思也很黏他,她只顾着逗锦思,完全没有在意外界发生了什么。也对,她是什么人啊,眼气高着呢。若锦思不是锦穹的血脉,她连锦思的一根汗毛都懒得碰。

她只是瞟过锦穹,视线又一次模糊起来。今天也不知怎么回事,如此的跌跌起起,视线忽明忽暗,让她有些担忧。一时间,本来有些色彩的眼眸又一次无神起来。不过也好,正好保证他认不出她是谁

无心又一次开口说道“选婿的没什么特定的标准,只要能打动墨玉小姐便可。在座给位都是正人君子,无论是谁成功取得小姐的欢心,公子都会同意”

四处又是一片唏嘘。

箫粒见殷离的脸色越发难看,便知道某个人的激将法用的不错。就在这时,无心说道“在这之前,请各位欣赏由杭州酒楼老板箫粒所带来的暗述心情环节,这也是公子送给小姐的礼物”说着,给位都鼓起掌来。

箫粒点点头,然后走上前去。她走的步子很慢很慢,每一步几乎都踏出了一个年华,箫粒的视线却随着她走出去的步伐越来越模糊。那股冷冽的气息传来,是她永不能忘记的味道。她有些自嘲的想,这五年来的忘记,真的忘记了吗。她以为和郭敬明所说的一样,只要一切陌生便好,却不知有些人,有些事,注定一辈子无法释怀,刻入骨髓。

接着,她发现自己的眼睛几乎没有光彩了,只能依稀的辨认出几个非常模糊的影子。但箫粒仍然保持镇定,添蓉跟在她一旁,手里抱着夕颜,也走上前。花流有些不理解箫粒的这个行为,却也很快醒悟过来,瞬间飞跃到远香堂。

锦穹感觉到一种很纯净的光芒真朝他靠近,他抬头,看见的是一张十分陌生的脸蛋。他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很熟悉的陌生,说不清,道不明。深沉的眼眸依旧带着冷风,这个女子是和医谷出来的箫粒是同一个人吗?可为什么面貌发生了改变。锦穹自问探测人的功夫不比谁差。可是箫粒出场时的面无表情,眼眸无神的光彩,让人看不清她的想法。

他不知道怎么了,只是冷冷的看着箫粒。

华如雪感觉到一缕视线的偏移,便也跟着抬起头来,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再平凡不过的脸。无半分情绪,也无半分姿色,顶多称之为清秀。这种人几乎都过不了她的眼睛,可是她的身上落有锦穹的光芒,那么她就必须正视她,把她作为自己的对手。虽然,她很不屑。

箫粒平复内心的激动,在看见锦穹探视的光芒之后她差点退缩。还好,她挺住了。眼眸的视线越发暗了起来。

添蓉平放好夕颜,那市集上面最平常的古筝,和九霄云佩一相比,完全失了色。华如雪带着点得意冷冷的哼了一声,就这种筝也好意思拿出来卖相。

她安静的坐下,全场安定下来。上官墨玉不解的看看哥哥,却发现哥哥的视线完全在这个女子身上,没有留半分给他人。究竟是什么样女子,会让哥哥这般专注。想着,她也认真起来。

花流靠在一旁,看着依旧安静的箫粒,不言不语。

指尖轻轻的划过弦面,只听见“铮”的一声,亮丽的音色马上显现出来。竟然不输于九霄环佩的音色,可见筝的主人平时有多偏爱。眼前几乎一片黑暗,不知道怎么回事。只是还要继续镇定。她轻轻的开口,将《痴梦》唱了出来

“日落孤影不能睡,藏一段心事再回味,长安城影余辉,月伴残云这种美,不完整的物是人非”她淡然的唱着,似乎所有的外来事物都不能干扰她。谨言的嗓音很特别,带点空灵的味道,越发好的诠释了这首歌。她在用心去唱,若不是如此,她无法打动众位宾客的心,更无法打动上官墨玉和殷离的心。

锦穹在她开口的第一句,深沉的金色便开始翻滚起来。他望着箫粒那无神的眼眸,看不出一丝思绪。可是为什么会有如此怀念的感觉,那种浓烈的思恋遍布全身。

上官勋君的嘴角又一次抿起来。

华如雪望着她的眼光开始第一次正视。

全场一片寂静,所有人都静静的聆听着,好怪异的曲调,却如此的柔美,如此的清新。殷离望着她,听着那声声曲调,想着某些事。

“牡丹花香醉,我不像你想的那样,凡尘里惆怅寂寞里伤,放不下人世情长,我不像你说的那样,天地也一堂要光芒万丈,哪怕是痴梦一场”唱到重点部分,上官墨玉差点又落泪,眼眶红红的,没有本分言语。她不知道哥哥为什么要如此,但不得不从人这首歌却是暗述了她的心情,她此时此刻的心情。殷离,我真的不像你想的那样,真的。

锦穹望着她的眼神越发深沉起来,冷冽的目光之中还夹带着一丝欣喜...

……本章完结,下一章“邂逅相逢”↓↓↓更精彩哦!